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95 忍耐已久初尝甜头,所以舍不得一口气吃光
  195 忍耐已久初尝甜头,所以舍不得一口气吃光

  早上五点多,天还只是朦朦胧胧亮的时候,陆景乔便醒了过来。

  黎湘窝在他怀中,正安静熟睡。

  陆景乔动作很轻地起身来,没有惊动黎湘。

  他下楼洗漱换了衣服,随后才又上楼来。黎湘依旧安静地躺在那里。

  陆景乔走上前来,拿过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关了机,随后将一张字条放在了她的手机底下,

  等黎湘在明亮的晨光之中醒过来的时候,陆景乔已经离开了。

  她伸出手去摸到自己的手机,却意外地摸到了那张字条,拿起来一看,是陆景乔凌厉的笔迹——

  “好好休息,我下班就过来。”

  黎湘看完这几个字,便准备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谁知道按下电源键,手机屏幕却没有亮起来。

  关机了?

  她疑惑地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片刻,目光才又渐渐回落到那张纸条上。

  简简单单几个字,此时此刻看来,却仿佛是别具深意。

  他带她来这里,关掉她的手机,叫她好好休息,而自己则毫不介意地奔波在市区与兰博山那条一百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上——

  他知道她做过什么,他似乎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这么了解她了?

  ……

  傍晚时分,陆景乔抵达山庄的时候,立刻就有工作人员给他指了黎湘所在的方向——湖泊。

  陆景乔走到沿湖栈道上的时候,脚步便顿了顿。

  从这里看下去,刚好可以看见坐在湖边观景台上的黎湘,她盘着腿坐在那里,身上裹着一件薄薄的披风,手里拿着一根钓鱼竿。

  记忆突然就回到了前年的冬天,那个时候,他在那个观景台上,而她在栈道上。

  时至今日,那日情形犹历历在目——世间绝色,竟至于此。

  陆景乔在那里站了片刻,随后才沿着栈道走了下去,最终站到了黎湘身后。

  她身旁放了个小桶,此时此刻,那个小桶里正有两三只指头长的小鱼在里面游啊游……

  蓦地察觉到他的到来,黎湘一下子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他,随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只小桶,静默了几秒钟之后开口:“我钓着玩的。”

  “我也没说过要吃。”陆景乔说。

  黎湘微微一窘。事实上她的确是挺想钓一条大鱼起来,然后自己尝试着做一下的,既然现实如此,那还是算了吧。

  她很快收拾了鱼竿站起身来,将桶里的鱼和水也一起倒进了湖中,这才看向陆景乔,“那不钓了。”

  陆景乔伸出手来拉了她,漫步着回到了最高处的星空别墅内。

  黎湘今天心情似乎已经好了许多,再没有被昨天那种低落的情绪困扰。

  两个人一起吃过晚餐,虽然也喝了些酒,但并不像昨天那样为喝而喝,只是浅尝辄止。

  晚餐之后,黎湘便回到了楼上,躺在榻榻米上数星星。

  没多久陆景乔也上了楼,同样在她身边躺了下来。

  黎湘说:“其实这里的星星没有学校那里的好看,不过也很难得了。”

  陆景乔大约是不怎么高兴她对那所山区学校念念不忘的,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已经放暑假了,就别老想着学校了。”

  黎湘听了,微微偏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笑了起来,“好啊。”

  陆景乔隐隐听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感觉来,转头看她一眼,黎湘却已经又专心地数星星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数到第多少颗的时候睡着了,而陆景乔是不知道自己看她看到什么时候睡着了。

  然而他却清晰地知道自己做了梦。

  那个冰天雪地的冬季,整个世界一片苍茫雪白,让她一袭红色的长裙,从那片冰雪世界之中缓缓走来,仿若一抹炽热的火焰,燃烧之后,留下挥之不去的印记。

  陆景乔蓦地醒过来时,天上的星辰正在逐渐淡去,却依旧可见一颗颗的光亮,遥遥挂在天边。

  黎湘就躺在他身边,发出轻柔而匀称的呼吸声。

  陆景乔目光始终挂在天边,笔直地躺了许久,终于还是转头看向了黎湘。

  眼睛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情况下,她的容颜在黯淡的光线里仍旧是清晰的,跟他梦中的那张容颜一点点地重合起来。

  陆景乔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转身俯下去,低头吻住了黎湘。

  黎湘在熟睡之中被他吻醒,睁开眼睛时,星辰犹在,而他的呼吸炽热,一如他的身体。

  她恍惚间意识到什么,却来不及细思,只是顺从地由他亲吻。

  直至他整个人都覆到她身上,四肢交缠,呼吸相闻间,他离开她的唇,低低问她:“让我试一试?”

  她整个人仿佛都停滞了片刻,与他对视了许久,才有思绪一点点地回到脑海。

  不多,却满满都是他的好。

  黎湘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抬起头来,在他唇上蹭了一下。

  陆景乔旋即便再度吻住了她,极致的深吻,最难耐的渴望。

  黎湘的感觉亦是前所未有,跟那次在山顶上的情形也不相同。

  她这样清醒,清醒地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也清醒地等待着他将要做什么。

  从前也有过这样的努力,可是从来不见成效。然而此时此刻,她尽量努力着使自己接受,才发现原来也不甚艰难。

  即便依旧不是很适应,可是也没有过分明显的排斥。

  然而对陆景乔来说,这已经是极致美妙的境地。

  她是有些僵硬的,可是同时却又是柔软的,接纳的,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竟生生逼得他额头上起了一层薄汗。

  “湘湘。”他声音喑哑,近乎叹息一般地喊了她一声。

  黎湘却只是伸出手来抱住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脸轻轻蹭了蹭。

  这样极致的温柔与美好,是他难以逃脱的裹覆——

  黎湘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多久,只知道天边的星辰从黯淡到消失,从黎明前的黑暗到日出,天地间的颜色变了又变,陆景乔却仍旧是和她一起的。

  中间休息了两次还是三次?记不清了。

  她讶异于他永不消退的身体热度,讶异于他的温柔与坚实并存,更讶异于他身体内蕴藏的连绵不断的劲力——

  他仿佛是尝到甜头的兽,恨不得将她连皮带骨一起吞下去;却又像是饥饿已久,所以格外珍视她这块美食,舍不得一口气吃光,因为怕接下来又是无尽的饥饿与等待。

  ……

  结果这天上午,陆景乔原本是有两个会议要开的,全公司的人找他都快找疯了,他却是到中午时间才出现的。

  所有与会人员都还在公司等他,所有股东脸色都很不好看,陆正业脸色尤其阴沉。

  往日这种情形出现的时候,四十六层的气压总是格外低沉的,因为大小两位陆先生似乎总是针锋相对,一个人的脸色不好看,另一个脸色往往更难看。

  可是今天,这种情况却奇迹般地没有出现。

  坐在陆景乔身后做会议记录的简洁很惊讶地发现,纵使一整个会议室的人脸色都很凝重,她的老板面容却始终平静从容,连素日里时常冰封的眼神,今天也是格外不同的。

  可是到底哪里不同呢?简洁不敢多看,所以不得而知。

  *

  陆景乔离开之后,黎湘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终于起床,整个人却依旧疲倦得要死。

  起床之后,她走进卫生间泡会儿澡,起身走出来的时候,却刚好有山庄的工作人员敲门而入。

  “黎小姐,陆先生刚刚打电话过来吩咐,他今天可能会很晚才下班,黎小姐不用等他过来了,可以自己安排晚餐和休息。”

  黎湘听了,拨了拨半湿的长发,想想他这两天已经在来往山庄的路上奔驰了四次,终于决定自己离开山庄,回江城去汇合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