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97 陆景乔是什么人,你还真不怕玩出火来
  197 陆景乔是什么人,你还真不怕玩出火来

  两天之后,黎氏和黎家的事情彻彻底底地尘埃落定。

  因为那七千万的公款数目没办法填补,黎仲文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在黎氏股份,折算下来,堪堪够填补那笔巨款。

  至此,黎氏跟黎家可谓是再没有一点关系,也许不久之后,连黎氏这个名字也会被改掉,不复存在。

  而黎仲文夫妇除了手中握着的两三套物业资产,便再无多余的财产,可是对于过惯了优渥生活的人来说,仅仅两三套房子,算什么家产?

  再加上小三林雪朵的问题,那几天黎家大宅内每天都是争吵不断。

  起初黎汐还每天回去看看,然而每次回去不是听到黎仲文发脾气就是宋琳玉哭,见他们这样,黎汐也不担心两个人会做出什么寻短见的事情来了,只觉得没眼看,索性不再回去。

  这样的情况下,程嘉熙反倒是站出来充当了好女婿的角色,在黎家最破落的时候,还不嫌弃地邀请岳父岳母一起吃饭。

  黎仲文和宋琳玉都如约前来吃饭的餐厅,虽然彼此心里都不痛快,然而为了女儿的婚姻,却还是不得不收起狼狈,勉强做出一副慈父慈母的姿态来。

  “爸爸,妈妈,事情已经这样就不要再多想了。”程嘉熙笑着招呼二老,“换个角度想想,爸爸从今往后都不用工作,安心待在家里享清福,不是也挺好的?这不是还有我跟黎汐在呢吗?”

  黎仲文心情焦躁,听到这句话也没有回答。宋琳玉勉强笑道:“你说得也有道理。”

  黎汐坐在程嘉熙旁边,吃着这顿饭,实在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冷笑。

  这一年多的时间以来,她跟程嘉熙的婚姻经营成什么样子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程家也是家世庞大人员复杂的家族,她身在其中,跟丈夫的关系渐渐平淡如水也就罢了,她照样可以靠着自己的本事在程氏占据一席之地。可是眼下,她却是一个连娘家也完全破败了的女人。一个娘家丝毫说不上话的女人,程家怎么会看重?

  从今往后会遭遇多少辛酸白眼她心里其实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程嘉熙会在这个时候走出来充当他好女婿的身份——真是好女婿,她娘家破败的时候,他上哪儿去了?

  黎汐只觉得讽刺,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全程都只是听着自己的丈夫各种宽慰解怀,愈发觉得可笑。

  而一顿饭刚刚吃过半,黎仲文的心思就已经不在餐桌上,他开始不停地打电话,看手机,眉宇间的焦躁愈见明显。

  黎汐察觉得到,宋琳玉自然也察觉得到,包间里的氛围终究是愈发地冷了起来。

  偏在这时,程嘉熙有朋友过来打招呼,他得知另有一群好友也在这里吃饭,便跟着去了别的包间打招呼。

  程嘉熙一走,宋琳玉脸色赫然就沉了下来,猛地将腿上的餐巾往桌子上一摔,起身就指着黎仲文的鼻子开骂起来,“你还是不是人?我们在家里时怎么说的?黎家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让黎汐的日子也不好过吗?嘉熙好心好意地请你出来吃个饭,你就心心念念地想着你那个小贱人!怎么了?你以为那小贱人喜欢你什么?你现在一无所有,还指望她留下来跟你共患难呢?”

  这样的话黎仲文这几天大约也是听烦了,没有理她,起身走到窗边继续打电话。

  黎汐端起面前的红酒来喝了一口,这才淡淡开口:“不用打了,你的小情人下午才做完流产手术,这会儿应该正在休息吧。”

  “你说什么?”黎仲文猛地转过身来看着她,霎时间青筋暴起,“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对她做了什么?”黎汐冷笑一声,“妈刚才说的话你听不懂吗?还是你觉得那个女人真的是爱上你这个人爱得死去活来,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现在你没有钱了,她还爱你什么?她怎么可能还会给你生孩子?你一把年纪了,是不是还要做这种白日梦?我现在就告诉你,是她自己去的医院!她自己引产了那个孩子!”

  黎仲文怔忡片刻,忽然猛地抬起脚来往餐桌上踹了一脚,踹得整张餐桌都晃了晃之后,他拿起自己的外套就离开了包间。

  宋琳玉在黎汐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控制不住地又哭了起来,黎汐不耐烦到极点,“好了没有?那个女人已经拿掉了孩子,你还有什么好哭的?”

  “凭什么这么便宜那个贱人?”宋琳玉擦了擦眼泪,“当狐狸精破坏了人的家庭,现在眼看着捞不到好处了,把孩子打掉拍拍屁股就可以换一个下家——”

  “换什么下家?”黎汐冷声道,“你跟她在大街上闹得那么难看,还有谁没有看过那么丢脸的视频?真有男人饥不择食要她,也不会是什么好货!”

  宋琳玉听了,却又忍不住呜呜地哭了出来。

  黎汐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这才又声淡淡地开口:“再说了,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她?她这辈子都别想再生孩子,也别想再有好日子过!”

  同一时间,走廊尽头的单人卫生间里,程嘉熙怀中搂着一个女人,正吻得热火朝天。

  “妖精!”他被她撩拨得情难自禁,忍不住咬牙,压低了声音轻笑,“不是说要去找别的男人?又跑来这里引诱我是几个意思?”

  怀中的女人一袭贴身红色短裙,热力四射,性.感诱人,抬眸顾盼间,眼尾一颗桃花痣分外勾人。

  除了蒋程程,还能是谁?

  她抬起腿来缠上他,轻笑,“别的男人没你好。”

  程嘉熙控制不住地在她臀上拧了一把,“你少给我点火!我老婆和岳父岳母可还在外面的包间里呢。”

  “你要真考虑到他们,那就别跟我来这里啊!”蒋程程伸出手来推开他,转身对着镜子整理起自己的头发和妆容起来。

  “要不是你的要求,我又何必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要费力气去讨好那两个无聊人?”程嘉熙重新将她转向自己,伸出手来捏住她的下巴,“看来我这个小姨子,真是得罪得你不轻啊,值得你这样大费周章地来对付她。”

  “那是因为你这个小姨子太有本事,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我实在是不晓得她有什么弱点,只能从你岳父岳母那边下手咯!”蒋程程掀起眼来看他,“怎么?莫非你心疼?也是,男人嘛,对美人总归是没有抵抗力的,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小姨子,是不是更有诱惑力?”

  “可不是心疼?”程嘉熙缓缓凑近她,“心疼你为了另一个男人这么吃醋计较,却不是为了我。”

  蒋程程蓦地笑出声来,伸出手来抱住他,红唇缓缓贴上他的下巴,“我给你的,可比给他的多多了——”

  程嘉熙冷笑一声,“那是因为他不要吧。”

  蒋程程闻言,眸色蓦地一冷,一下子推开他,“有能耐你今晚别来找我。反正你外面的女人也不少,不欠我这一个。”

  “虽然你外面的男人也不少……”程嘉熙却再度凑近她,缓缓低笑道,“可是你不是说了,别的男人都没我好么?”

  蒋程程抬眸,翻了个白眼,却依旧是分外风情。

  程嘉熙看得心念一动,再度低头与她吻到了一处。

  约半小时后,蒋程程才和程嘉熙一前一后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慕慎希站在包间门口抽烟,一抬头便看见一前一后出来的两个人若无其事地走向不同的方向,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程嘉熙自然是回到之前的包间,而蒋程程则走向了他这里。

  “你这也太心急了些吧?”慕慎希微微挑了眼角看着她,似笑非笑,“别人老婆还在这里呢。”

  蒋程程拨了拨长发,冷哼一声,“能不心急吗?我今年都要三十三岁了……唉,女人啊,真是眨眼就老了……”

  慕慎希淡淡笑道:“陆景乔是什么人?你还真不怕玩出火来?”

  “我都不担心,你又何必为我多虑?”蒋程程缓缓道,“我就不信,他还真能为了那个女人跟我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