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99 黎湘说,有礼物送给你
  199 黎湘说,有礼物送给你

  陆景乔一面听着她说话,一面走到收银台前掏出钱包来付账,听见蒋程程说有人受伤,也只是淡淡问了一句:“严重吗?”

  “我不知道!”蒋程程说,“我现在坐在车里不敢下去,有人流血,有人在敲我的车窗,你快点来!”

  陆景乔付了钱,结果收银员递过来的袋子,才又开口:“地址给我。”

  “好,是在翰林大道中段……你快点来,我等你!”蒋程程说。

  挂掉电话,陆景乔正准备走出超市,手机却又响了起来,一看却是黎湘打过来的。

  “超市里有没有红糖啊?如果有,你帮我买一点。”黎湘低声说,“你还在超市吗?”

  “还在。”陆景乔回答,“我马上买回来。”

  黎湘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辛苦你啦。”

  陆景乔转身又问营业员买了红糖,这才拎着袋子离开了超市。

  回到公寓里,陆景乔将东西交到黎湘手上,黎湘翻看了一下他买回来的东西,忍不住又笑出声来:“有女士帮你挑的吧?”

  陆景乔显然不想多探讨这个问题,转而拿起买来的红糖,“这个怎么吃?”

  “兑热水。”黎湘说。

  陆景乔站起身来,“我去给你冲热水。”

  黎湘看着他走进厨房,这才拿着卫生棉走进了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陆景乔已经兑好了一杯红糖水,守着黎湘一点点地喝掉。

  喝完热乎乎的红糖水,黎湘便感觉好多了,只是整个人依旧有些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就不想动。

  她很少出现这样的模样,陆景乔伸出手来抱住她,沉声道:“今天晚上我留下来。”

  黎湘抬眸看他一眼,笑了,“我只是来mc,又不是生病,你留下来干什么?”

  “你不舒服。”陆景乔低下头来,在她发际吻了一下。

  黎湘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是很正常的状态,不至于让我失去自理能力。况且每个月都会经历一次,早就习惯了。不用担心我,你回去吧。”

  陆景乔却不动,只是回答:“过会儿再说。”

  黎湘看了他一眼,只是笑笑,也不再赶他。

  靠在他怀抱里总归是比一个人躺在沙发里舒服,她窝在他怀中,身体渐渐更加无力,靠在他怀中就昏昏欲睡起来……

  ……

  翰林大道中段,两辆发生了碰撞的车子闪着应急灯停在路边。其中一辆车的车主和乘客都站在车外,而另一辆车内,蒋程程紧闭着车窗,靠在座椅里漫不经心地抽着一支女士香烟。

  很快便有接警的交警来到现场,另一辆车的车主立刻拉着交警讲起了刚才的情况:“交警同志,我正常行驶,车速也一直很均匀,那辆车一下子就从后面撞上来,我简直不知道她是怎么开车的!敲了半天车窗她也不下车!您可一定要好好处理啊!”

  交警听完这边的陈述,这才走上前去敲蒋程程的车窗,蒋程程转头瞥了一眼,继续不为所动地抽烟。

  交警见她这样的态度,忍不住皱了皱眉,继续道:“这位司机同志,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和处理,把车窗放下来。”

  正在这时,另一辆车迅速驶到这里,靠边停在了两辆车之后,随后有人推门下车来。

  蒋程程从后视镜里见到那辆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这才推开车门下了车。

  来人刚好走到她身后,蒋程程嘴角带着笑意转身,然而看见来人之后,她唇角的笑意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极致的冷淡,“怎么是你?”

  贺川朝她点了点头,“蒋小姐,陆先生知道蒋小姐撞了车,所以吩咐我过来处理。”

  “他吩咐你过来处理?”蒋程程冷笑一声,“那他人呢?”

  贺川回答道:“陆先生的私人时间,我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安排的。”

  蒋程程听了,忍不住低咒了一声,捏着手机走到旁边,再次拨通了陆景乔的手机。

  电话响了很久,几乎到了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终于传来陆景乔低沉的声音:“喂?”

  “你在哪儿?”蒋程程问。

  “怎么了?”陆景乔说,“贺川还没到?”

  蒋程程冷笑一声:“我打电话给你,你却叫他来,我要他来干什么?”

  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听起来淡极了,“处理这种事情贺川很擅长,你不用担心。”

  “呵……”蒋程程轻叹了一声,“我需要的如果是他,那干嘛打电话给你?景乔,我想见你。”

  “时间不早了,早点处理好事情,让贺川送你回去休息。”

  “你知不知道刚刚撞车的瞬间,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脑子里全都是你。”蒋程程声音又低了几分,“好像是经历了一轮生死一样……景乔,我真的很想见你。”

  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把有些遥远的女声:“你要走了吗?”

  陆景乔并没有回答,却应该还是做出了回应,随后才又对着电话说:“程程,你不是这么脆弱的人,贺川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完这句,陆景乔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蒋程程捏着手机站在马路上,听着电话里传来“嘟”的一声,随后便陷入寂静,有些控制不住地将大拇指的指甲掐入了手心。

  那把声音的主人她还没有面对面地见过,可是她的声音,她却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蒋程程冷笑一声,收起手机,坐回自己的车子里,在现场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启动车子,迅速离开了这里。

  “哎,这什么意思?交警同志,事情都还没处理好怎么就走了呢?”对方车主顿时就急了。

  交警的面容也瞬间就严肃起来,“这是要肇事逃逸?事故责任还没有认定,她是不是酒驾或毒驾也还不确定,如果她不立刻回来,这件事情警方一定会严肃处理!”

  贺川顿时只觉得头疼,连连配合称是,一面走到旁边不停地给各方人士打电话,心中控制不住地有些哀怨——这么一闹,他今晚上是别想睡了!

  ……

  黎湘的公寓里,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陆景乔已经结束了通话,从阳台回到了客厅里。

  她并没有听到陆景乔通话的内容,只隐约觉得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你去处理?”

  “没有。”陆景乔将手机放到一旁,站起身来,“时间也不早了,早点休息。”

  黎湘点点头,“那你回去的路上小心。”

  陆景乔看着她,却只是缓缓解下了自己手上的腕表,“我说了今天晚上留下。”

  黎湘看着他自然而然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服气,“陆先生,我好像没有同意吧?”

  “司机已经下班了。”陆景乔说,“这个点叫人来接实在是不人道。”

  黎湘哭笑不得,最终只是扔下一句:“那你睡客厅!”

  于是坚决要留下的陆先生便实实在在地在沙发上委屈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黎湘早晨起来上卫生间,陆景乔修长的身躯窝在沙发里,一看就不舒服。而陆景乔显然也整晚都没有睡好,看见黎湘走出来便坐起了身,“好些了没有?”

  黎湘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他,安静了片刻,才缓缓点了点头。

  陆景乔见她脸色的确已经比昨天红润了一些,这才站起身来,走到卫生间门口,“那我收拾收拾去公司了。”

  黎湘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让他先用卫生间。

  等到陆景乔整理好自己,准备离开的时候,黎湘却忽然喊住了他,“等一下。”

  陆景乔在门口顿住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她,“什么?”

  黎湘缓步走上前来,轻笑着开口:“有礼物送给你。”

  陆景乔闻言,目光凝了凝,只是看着她。

  黎湘低头,开启了指纹锁的设置,随后缓缓将他的手指印上了指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