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02 黎湘问,你觉得我跟蒋小姐像吗?
  202 黎湘问,你觉得我跟蒋小姐像吗?

  程嘉熙的车子从道路上滑过的时候,陆景乔的车子里,黎湘正被吻得头晕目眩,一如今天早晨。

  而跟早上不同的是,陆景乔似乎更用力了一些。

  黎湘努力地回想着自己刚才在餐桌上是不是说过什么做过什么惹着他了,可是陆景乔近乎全方位的封堵却好像连她的思绪一起封掉了——她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都想不到。

  直至彼此都微微有些气喘地分开,黎湘才听到陆景乔低沉的声音:“有没有什么想要问我?”

  黎湘大脑似乎有些缺氧,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句话什么意思,思绪也一点点地回到了脑海中。

  黯淡的车内光线里,她看着他模糊不清的容颜,轻笑了一声:“问你什么?”

  陆景乔没有回答,安静了片刻才又开口:“如果你没有要问的,那我就不说什么了。”

  黎湘顿了顿,终究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你觉得我跟蒋小姐像吗?”

  蒋程程是明艳照人、热情似火的漂亮女人,是他年少的时候喜欢过的人;而她黎湘,曾经被人冠以“蒋程程二代”的称号,他现在喜欢她。

  岁月的确有过变迁,可是在这样的变迁之中,他的心究竟是怎么变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是曾经没有得到的遗憾,还是逐渐成熟之后的放手,抑或是刻意隐藏的心心念念?

  她虽然看得到很多,可是人心复杂难辨,到底不是可以轻易猜度的,更何况还是他。

  陆景乔清楚地知道黎湘这个问题的意思。她很聪明,一句话就问出了所有症结的所在。

  他欣慰于她的聪慧,而欣慰于她的坦荡。同时,他也感激她这样的坦荡。

  “从未。”陆景乔回答。

  黎湘又安静片刻,才笑道:“知道了。”

  陆景乔没有动。他没有想到她会答得这样云淡风轻。

  黎湘又说:“叫司机上车吧。”

  陆景乔依旧没有动,只是在昏暗的光线里,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平静的模样。

  “怎么了?”黎湘轻笑着问道。

  过了一会儿,陆景乔才淡淡道:“我竟然不希望你这样轻易就相信。”

  对他而言,无理取闹不知进退的女人一向是最让人厌恶的存在,可是完全站在相反面的黎湘,却又让他觉得不甚满意。

  这样的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所以说出话来的时候,竟然带着不屑的口吻。

  黎湘听完,轻笑一声,才再度开了口:“两个人既然在一起,就没必要做一些无谓的猜测。过去谁都有,活在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陆景乔听完,却淡淡开口:“不是。”

  “嗯?”黎湘微微一怔。

  他转头看向她,再一次低下头来,在即将封住她的唇之际,才低低补充了一句:“未来也很重要。”

  黎湘眸光微微一凝,下一刻,却再度被他的唇封堵了所有的思绪。

  ……

  第二天,黎湘约了思唯逛街吃饭。

  在得知黎湘前一天见到了蒋程程,并且和蒋程程同桌吃饭之后,思唯的神情明显就变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那个……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思唯一面咬着饮料吸管一面问。

  黎湘点了点头,“有啊,说了很多她跟你四哥小时候的事情。”

  “切。”思唯哼了一声,说,“几百年前的事情还拿出来说。”

  黎湘看了她一眼,继续说:“还说,你四哥曾经很喜欢她。”

  思唯原本刚刚放松一点点的面部表情登时就又紧张地凝聚了起来,“什么呀,能有多喜欢啊,谁还没有个少不更事的时候。青春萌芽时期一点点的小暧昧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黎湘忽然“噗嗤”就笑了出来,“你干嘛这么紧张啊?你四哥都没你这么紧张。”

  思唯忽然就反应过来什么,一把掐住黎湘的脖子,“你故意试我!讨厌!”

  “没有啊,是你自己想太多而已。”黎湘回答。

  “总之你相信我四哥就好啦。”思唯说,“千万不要被坏人挑拨离间!”

  “坏人?”

  思唯忍不住蹙了蹙眉,随后说:“反正你也要留心点。我总觉得蒋程程这次回来,好像对我四哥有什么似的……”

  “那他们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湘又问。

  思唯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这才开口:“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四哥是我说的哦!当初应该是我四哥一厢情愿地喜欢蒋程程……咦,真是说起来都嫌弃他!”

  黎湘撑着脸看着她,“为什么啊?蒋程程很漂亮啊。”

  “对啊,是很漂亮啊,不这么漂亮可能还没这么多事了。”思唯说,“她从十几岁的时候就乱来,交了无数个男朋友,很可能还同时脚踩好几只船……”

  说到这里,思唯放低了声音,说:“她十七岁的时候就意外怀孕,然后堕胎了……你想想那时候我们才多大?我傻乎乎地听到大人们说起来,也是到后来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黎湘听得微微有些惊讶。

  “你说我四哥当初是不是眼瞎,才会喜欢她?”思唯说。

  “少年情怀嘛,也是正常的。”黎湘说。

  思唯白了她一眼,“你能不能吃个醋给我看?”

  “我不喜欢吃酸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黎湘说完,这才又问,“那后来呢?”

  思唯欣慰地摸着下巴,说:“你对情敌的事情这么关心,我心里还是比较安慰的。后来他们蒋家落魄了,举家迁到了美国,我也就再没听过她的消息了。”

  “美国?”黎湘听了,忽然微微一笑,“四哥不也是在美国待了十年吗?”

  “那又不代表什么!”思唯连忙说,“我们陆家也还有好些人在美国呢。”

  黎湘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你又紧张,我都没说什么。那她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还像小时候那样吗?”

  思唯想了想,微微拧了眉开口:“她回来之后我只见过她一次,感觉就是个大姐姐的样子……不过说起你跟我四哥的事,她明显很遗憾的样子……反正你留心提防她就是了。”

  黎湘听了,安静地靠在座位里沉思起来。

  思唯见她许久不说话,才又忍不住开口:“你在想什么?”

  “昨天她跟我姐夫在一起,我总觉得他们俩……关系好像有点暧昧。”黎湘回答。

  思唯差点一口饮料喷到她脸上,“你打听这么多就是因为觉得她跟你姐夫暧昧?拜托你能不能找找重点?重点是她对我四哥有企图好吗?你管她跟谁有暧昧!”

  “她跟四哥没暧昧不就行了?”黎湘说,“四哥看她的眼神可清白着呢。”

  思唯听了,开心地挑了挑眉,“四哥看你的眼神就不清白,对吧?”

  黎湘懒得理她,低了头一面喝饮料,一面回想思唯刚才说过的那些话。

  听起来似乎又一切都合情合理,但是却跟蒋程程这个人给她的感觉不太一样。

  面对着她的时候,蒋程程明显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如果她的目的是陆景乔,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

  黎湘忽然又想到什么,问思唯:“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思唯想了想,回答道:“应该就是你跟我四哥结婚之后没多久?反正我就是在去‘四季’找宋衍的时候遇见她的,跟那个看了就讨厌的慕慎希在一起——”

  黎湘心念蓦地一动,“谁?”

  “慕慎希啊。”思唯说,“上次那谁家的喜宴,我们不是见过吗?邪里邪气的那个男人,讨厌死了!”

  提起那次喜宴上发生的事思唯就来气,忍不住又用力咬了咬吸管。

  黎湘很快就想起了那个男人。

  只不过那个时候,对她而言,慕慎希只是陆景乔交际场上有来往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明显对思唯很有意思;

  可是现在,慕慎希这个名字却有了多一层的含义——他是政府拍卖那块地的最终买家。也就是说,她妈妈留下的那幢房子本该在这个人手里,可是现在,那幢房子已经被第一时间清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