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09 陆景乔说,我知道你不可能会买到那块地
  209 陆景乔说,我知道你不可能会买到那块地

  黎湘到达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乘坐的出租车没办法进入小区,只能在门口下了车,正考虑着要怎么进去的时候,却见陆景乔的司机已经开着车来门口接她。

  门口的安保人员都都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

  黎湘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小区的安保措施很严密,外来人自己是不可能进得去的,而她作为曾经的住客,现在又是“前陆太太”,身份的确是有些尴尬的。如果不是司机有心主动来接她,恐怕还得费一番力气才能进去。

  司机将她送到别墅门口,黎湘向他道了谢才下车,随后走到了大门口按门铃。

  很久之后,才听到对讲器里传来陆景乔清冷淡漠的声音:“谁?”

  黎湘抬起头来盯着可视门铃看了看,反问了一句:“可视门铃坏了吗?”

  对讲器那一头骤然安静下来,几秒钟之后,大门在黎湘面前打开来,一身居家服的陆景乔站在门后,沉沉的目光对上黎湘微笑的容颜后,一把将她拉了进去。

  黎湘进门之后就检查了一下可视门铃,发现果然没有画面,这才转头看向陆景乔。

  尽管在听到她声音的瞬间他就已经收敛了心神,可是黎湘还是在他身上嗅到了一丝慵懒的气息。

  “你在睡觉啊?”她问,“打你电话关机,所以我只能找过来了。”

  “难得放假,我没留意手机。”陆景乔低声说了一句。

  黎湘忽然就站在门口不动了,抬起头来看他,抿了抿唇开口道:“这么说,我算是打扰你放假咯?那我回去啦!”

  她转身佯装要走,陆景乔伸出手来一把拉住她,很快将她抵到了玄关的墙上。

  “我以为你需要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陆景乔垂眸看着她,呼吸慢到几乎听不见,声音也格外低沉。

  黎湘点了点头,“安静过了啊,所以来找你来了。”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忽然就低下头来,一下子封住了她的唇。

  炽热缠绵的拥吻之中,陆景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黎湘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却还是努力地迎合着他。

  就在她体力不支到整个人几乎要瘫软在他怀中时,陆景乔却又缓缓松开了她,随后将她抱到了沙发里坐下。

  “还没有吃晚饭吧?”陆景乔没有与她直视,而是拿起了旁边的座机,“想吃什么?我叫司机去买。”

  黎湘看着他有些紧绷僵硬的动作,顿了片刻,缓缓靠上了他的肩头,拉下了他手里的电话。

  “那你想吃什么?”她微微偏了头看着他,浅笑着问道。

  陆景乔转头,与她对视片刻,黎湘忽然轻笑着咬了咬唇,身体往后退开了一些。

  可是还没等她靠到沙发背上,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撑在她身体两侧,直接改变了她身体的方向,将她压倒在了沙发里。

  ……

  这一次的体验跟上次其实差不多,黎湘依旧不是完全能接纳,却也并不是一味排斥。虽然不至于难受,却也并没有多少享受。

  而陆景乔却是不同的。

  与上一次近乎炽热的喜悦与温柔不同,这一次的他是沉默而内敛的,目光深邃而暗沉,仿佛蕴藏着无尽的心事,又化作无穷的体力,全都施与她。

  ……

  终于结束的时候,两个人仍旧靠在一起,却极其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陆景乔仰躺在沙发里,而黎湘靠在他怀中,目光却一路往下,渐渐落到他右边手臂上的一条伤痕上。

  她盯着那个伤疤看了很久,忽然缓缓探手过去,轻轻摸了摸那条伤痕。

  陆景乔胳膊上的肌肉明显紧绷了起来,他躺在那里,目光沉沉地落在黎湘的头顶。

  黎湘却只是专注地摸着那条伤疤,摸过之后,她忽然又坐起身来,对着陆景乔的身体仔细地观察起来。

  他们做过夫妻,共同孕育过孩子,然而真正亲密的次数却是寥寥可数,而黎湘对他的身体,其实至今仍是陌生的。

  以至于到了此时此刻,在认认真真地观察之下,她才会知道他两边手臂上一共有三条伤痕,背上也有两条,腿上也有不明显的一条伤痕。

  她最后坐在他的腿边,静静地看着那条伤痕,忍不住又伸出手去摸了摸。

  陆景乔始终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直至黎湘开口:“是那次车祸造成的吗?”

  他目光凝滞片刻,这才想起来,自己在今年年初一的时候,曾经出了一场车祸——因为她才发生的车祸。

  为了逃避他,她在大年三十的时候跑去跟霍庭初父子一起过节,大年初一的凌晨三点过她才出现,然后明确地告诉他,她不想跟他在一起。

  哪怕明知道她很霍庭初不会是真的,哪怕明知道她是在故意逃避,陆景乔却还是被她气狠了。

  所以才会在一早开车上山的路上打了滑,撞向了山壁,一开年就住了一个礼拜的医院。

  那七天的时间里,她始终都没有出现过。

  七天后,他给了她离婚证。

  那场车祸,似乎也已经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在他身上寻找伤痕,并且重新提及那场车祸。

  这中间太多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复杂到他都不愿意去想,可是有些时候有些事,却又不得不想。

  陆景乔随即也坐起身来,静静地看着她。

  黎湘抬眸迎上他的视线,片刻之后,缓缓笑了起来,再开口时,却又突然转了话题:“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蒋程程跟我说了什么?”

  陆景乔看着她,眸子隐隐一黯。

  黎湘伸出手来拿过他脱下来放到一边的烟灰色t恤套到自己身上,又轻笑一声,才开口道:“她没有明说,可是还是明确地暗示了我,当初宋衍爱上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也就是说,是她骗了宋衍。”

  说完,黎湘才又转头看向陆景乔,“这件事情,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对不对?”

  陆景乔没有回答,伸出手来拿过茶几上的香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转头看向了别的地方。

  “你怕我会因为这件事情怪你,所以昨天晚上才放我一个人,今天又把自己关起来玩自闭?”黎湘说着说着,却忽然又笑了起来,“原来我看起来像这么蛮不讲理的人哦?”

  陆景乔呼出一口烟,重新低下头来看她,目光却依旧沉晦不明。

  “我今天去了宋衍家。”黎湘再度开口,“在他的电脑里,我看见了他发给你的邮件。这个混蛋,把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你,居然还把我性格的弱点也分析给你听……你不要说你没有看过。我之前还以为你之所以同意离婚,是因为你出车祸我都不去看你,彻底把你气着了……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应该是宋衍在你车祸之后去看了你,然后给你出的主意吧?”

  “这个人,我已经警告过他不许再出卖我第二次,可是他却彻彻底底把我卖了个干净。”黎湘咬了咬唇,安静片刻,才又轻笑了一声,“可是我怎么怪他呢?他终归也是一心为我……”

  “房子已经没有了,你们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无非也是不想让我更难过。”黎湘说,“至于我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这件事,我都没有告诉过你,又怎么能怪你不告诉我呢?”

  黎湘将自己的手放进了陆景乔手心,抬眸缓缓看向他,“所以四哥不必介怀,因为四哥对我所有的好,我心里都知道。”

  陆景乔手中夹着香烟,闻言,却依旧沉眸默然。

  “说完了。”黎湘笑着舒了口气,“我去倒杯水喝。”

  她正准备起身去厨房,陆景乔却忽然反手握住了她。黎湘微微一顿,转头看向他。

  “不仅如此。”陆景乔终于迎上她的视线,目光格外幽邃,声音也格外清冷,“我还知道一早就有人在打那块地的主意。你不可能会买到那块地,房子也不会保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