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10 为什么你非要选择一条最难的路走?
  210 为什么你非要选择一条最难的路走?

  “所有的一切,我通通都知情。”

  陆景乔声音冷沉,最终用一句话概括了事情的全部。

  黎湘听到这句话,坐在那里,一瞬间,身体便控制不住地僵冷起来。

  所有的一切,他通通都知情。

  他知道蒋程程和宋衍的关系,他知道蒋程程为什么会找上宋衍,他知道蒋程程和慕慎希的联手,他知道在这样的算计之下,她肯定拿不回自己想要拿回的东西……

  黎湘以为他是在事后才知道的这一切,而事实上,他一早就已经洞悉了所有的事情。

  这样的认知震惊到了她。

  她缓缓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缓缓抽回了自己的手。

  陆景乔任由她的手从自己手心一点点地抽离,却并没有试图去重新握住她,只是依旧满目沉静地看着她。

  黎湘脑海里有些纷乱,太多太多的思绪,一时之间她哪个都抓不住,终究只是弯腰捡起自己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站起身来,低低说了一句:“我借用一下卫生间。”

  说完她便转身走向楼梯的方向,几乎都要抬脚走上去的时候,才又想起来楼下也有卫生间,于是她又转身,走进了楼下两间客房中间的那个卫生间。

  陆景乔始终安安静静地看着她来来去去的背影,直至黎湘终于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他才缓缓起身来,走到客厅落地窗边,静静地看着外面那一汪碧蓝幽静的泳池水,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将近一个小时过去,陆景乔不知道抽到第几支烟,而卫生间里,黎湘仍然没有出来。

  其实她每次洗澡总会花费很长时间,一个小时也不足为奇,可是今天,陆景乔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同。

  他捻灭手里的烟头,转身走到那个卫生间门口,在门口站了片刻,终究是推门而入。

  卫生间里干净清爽,听不到一丝水声,也没有一丝水渍,而说要用卫生间的那个人,此时此刻身上仍旧穿着而他那件烟灰色t恤,静静地坐在浴缸旁边的平台上,抱膝看着窗外的庭院。

  陆景乔走上前去,站在浴缸旁边看着她,黎湘才缓缓回过神来,抬头迎上他的视线。

  陆景乔弯下腰来,手撑在浴缸边缘,静静跟她对视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你如果生气,可以尽管告诉我。”

  黎湘下巴搁在手臂上,看着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琉璃目,很久之后,忽然笑了笑。

  生气?如果她真的有资格为这件事情,那倒好了。

  因为她清楚地记得,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她跟陆景乔是处于怎样的状态之中——

  他明确地向她示好,是她拒绝了,所以他对她放了手,大家都只等着一年期到离婚的那一刻。这分明是她求仁得仁的结果,到这会儿却又要反过来怪他不作为,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一些?

  她不能怪他,她没有理由怪他,可是她心里的难过,却还是控制不住,铺天盖地,几乎要覆灭人心……

  陆景乔眼睁睁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化作眼眶之中控制不住的眼泪,他蓦地伸出手来,想要握住黎湘的手。可是黎湘的手却避开他的动作,遮上了自己的眼睛,用力地将眼睛里那些恼人的液体挤压擦拭干净。

  从来她都知道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可是只有在想起妈妈的时候,所有的理智都可以化为无。

  黎湘不愿意哭,可是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多番努力之后,她终于站起身来,捡起自己放在旁边的衣物,匆匆套回了自己身上。

  “湘湘!”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抱住她,看着她泛红的眼眶。

  这么些年来,他几乎已经没有气急败坏手足无措的时刻,可是她的眼泪,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逼至那样的境地。

  黎湘抓住他的手腕,试图让他放开自己,可是没有用。

  “湘湘,是我的错。”陆景乔声音很低,“你准备要怎么惩罚我?”

  黎湘很想再一次对着他笑,可是她笑不出来。

  “不是你的错。”她看着他,表情有些奇怪,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只是喃喃地重复,“不是你的错——”

  “湘湘,你想我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

  “我想你放手,我想你放手——”黎湘用力地掰着他的手,最终掰到自己手指通红,陆景乔却依旧紧紧地抱着她。

  黎湘的情绪终究还是一点点地开始崩盘——

  “放手!放手!”她红了眼看着他,“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为什么你还不肯放手?”

  陆景乔动作微微僵住。

  “每个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为什么你非要选择一条最难的路走?”她再度开口,声音里已经不受控制地带了哭声,“在我跟爷爷之间左右为难,在我跟蒋程程之间左右为难!你要听爷爷的话,你要维护跟蒋程程之间的情意……可是我跟他们,我跟他们都是对立的!从前是,将来也会是!你明明可以走一条更轻松的路!放手,放手——”

  她终究是哭出声来,再度用力去拉他的手时,竟然拉开了!

  黎湘没有再停留,转身跑出卫生间,随后打开大门,离开了这幢别墅。

  陆景乔站在卫生间里,听着她开门关门的声音,脑海里却满满都是她刚才哭着说出的那些话——

  你明明可以选择一条更轻松的路,为什么却非要选择一条最难的走?

  ……

  黎湘没有回公寓,而是找了一家酒店住下,这一住就是三天。

  陆景乔给她打过电话,不多,每天两通。但是黎湘颠倒了生活规律,每次都是在睡醒的时候才看见他的来电。

  她不回复,陆景乔也不多打。

  但她却每天都会接到思唯的电话,思唯显然对她和陆景乔之间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约她吃饭逛街,黎湘却都找借口推了。

  到了第三天,黎湘颠倒得一塌糊涂的作息时间却刚好又回到原点,早晨醒来,她走进卫生间里刷牙洗漱,走出来的时候却意外看见手机上有一通未接来电。

  一个来自于香城的陌生号码。

  看见手机上显示的香城两个字,黎湘怔了怔,正犹豫着要不要回拨电话时,手机屏幕上却再次跳出了那个号码。

  她怔忡片刻,终究是接起了电话。

  “湘湘。”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我是伯母,听得出我的声音吗?”

  黎湘听得出,并且再清楚不过。

  于慧,薄易祁的妈妈。

  “伯母。”黎湘低低喊了她一声,一瞬间突然有个念头闪过脑海,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于慧温柔地应了一声,随后才又问:“你在江城吗?”

  “在。”黎湘低声道。

  于慧似乎有些欣慰地笑了一声,可是笑过之后,声音又已经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你记得今天是易祁的生日对不对?我跟你伯父过来看他,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

  黎湘沉默了片刻,才终于低低应了一声:“嗯,我跟伯父伯母一起去。”

  事有凑巧的是薄氏夫妇竟然就跟她住在同一家酒店,通完电话半小时后,黎湘就在酒店大堂见到了薄氏夫妇。

  一年不见,薄氏夫妇竟然都消瘦了不少,可是看她的目光却依旧是温柔和蔼的。

  黎湘走上前,迎上他们,低低喊了一声:“伯父,伯母。”

  薄玉林微笑点了点头,神情倒是平静,而于慧拉着黎湘的手,一笑之后,就又有些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不等黎湘开口,她反倒先说了话:“你这孩子,一年多的时间不见,怎么瘦了?女孩子不要老想着减肥保持身材,健康才最重要。”

  黎湘微微一笑,竟无言应答。

  三个人乘坐一辆车离开酒店,途径花店,于慧走进去精心挑选了一束黄玫瑰,而黎湘照旧还是挑了一束百合。

  于慧看着她挑的那束花,微微笑了起来,“我记得以前你就喜欢百合,来我们家里的时候,易祁每天都往家里带百合花。想想仿佛还在昨天一样……”

  黎湘微微一顿,低头看着手中的那束花,淡淡一笑。

  仿佛还在昨日,昨日却早已远去,终究是追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