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11 用一笔钱了断所有的关系?
  211 用一笔钱了断所有的关系?

  西郊陵园。

  相别一年多的时间,墓碑上的薄易祁微笑依旧。

  于慧一看到墓碑上儿子的照片就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薄玉林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鲜花放到墓碑前,黎湘也弯腰放下而自己的鲜花。

  “易祁……”于慧好不容易止住眼泪,才开口,“我跟你爸爸,还有湘湘一起来看你了。我跟你爸爸挺好的,湘湘……应该也挺好的,对不对?”

  抬头接到于慧的视线,黎湘缓缓点了点头,这才低低开口说了一句:“是,我也挺好的。”

  于慧听了,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

  黎湘说过那句话之后就一直很安静,专注地听着于慧跟薄易祁讲着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各种琐碎小事,有好的,也有不怎么好的。

  可是薄易祁能给什么回应?他唯一的回应,依旧是照片里的微笑。

  黎湘静静地与那张照片对视许久,才缓缓地也牵起一个笑容。

  人世艰辛,既然已经逃离这场纷乱,那就永恒安息吧。

  离开陵园,薄氏夫妇约了黎湘一起吃午餐。黎湘欣然同意,并且选定了吃饭的餐厅,说是由自己请客。

  前往餐厅的路上,她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黎湘掏出手机一看,看见了陆景乔的名字。

  这几天以来,她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赶上他的电话,却不想接。

  跟她一起坐在后座的于慧不经意间往她的电话上一瞥,看见陆景乔的名字之后,微微有些诧异,随后便看见黎湘很快地按下了静音键,一直默默地电话自动断掉。

  电话断掉之后没有再打来,黎湘收起了手机,于慧却在此时伸出手来握住了黎湘。

  “湘湘,我跟你伯父听说,你离婚了?”于慧低声道。

  黎湘有片刻的怔忡,随后才点了点头。

  “为什么?”于慧又问,“上次我跟你伯父去见你的时候,你明明过得挺好的。”

  “因为一些不可抗因素。”黎湘说,“况且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

  “那你跟他……”于慧想起刚才那个电话,想问什么,却又觉得不太方便。

  黎湘安静了片刻,才低声道:“他没有放弃过。”

  于慧听了,愣了片刻之后,忽然笑了起来,“一个男人,离了婚都不肯放弃,说明对你是真心的。”

  “我知道,我知道。”黎湘低了头,淡淡一笑。

  “湘湘,我跟你伯父都希望你能过得幸福。”于慧又说,“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尽管跟伯父和伯母说。”

  黎湘沉默下来,许久之后,才低声说了一句:“伯父伯母的好意,我心里知道。”

  *

  与此同时,陆氏集团行政总裁办公室内,陆景乔看着从明亮陷入黑暗的手机屏幕,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

  贺川进来送文件,一见他的模样就知道是为了什么,于是主动开口说了一句:“黎小姐还是住在酒店,没有退房。”

  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夹着香烟的手指撑着额头,漫不经心地翻阅着贺川送来的那份文件。

  黎湘会有这样的反应是他早在准备告诉她实情的时候就预料到了的,他也预备了让她冷静或是宣泄的时间,可是黎湘所在意痛苦的那两件事——

  几乎是在他想到这里的同一时间,他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陆景乔眼神还没看过去,手已经拿起了手机,放到眼前一看,却看见了蒋程程的名字。

  陆景乔眉心微微一拧,接起电话来,那头传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景乔?我是你蒋伯父。”

  陆景乔眸光隐隐一暗,淡淡应了一声:“蒋伯父?”

  那头顿时就笑了起来,“是啊,我刚刚回国,想约你吃饭,不知道你赏不赏脸?”

  一回国就约他吃饭?陆景乔食指敲击在办公桌上,几乎瞬间就确定了电话那头的男人是有事相求。而以蒋家目前的状况来说,还能求他什么?

  “我也知道就这么约你太突然冒昧。”电话那头的蒋天和见他没回答,便又开口道,“其实我回国之间已经叫程程约你了,可是程程这丫头完全将我的话抛到了脑后——”

  话音未落,电话里忽然传来蒋程程有些遥远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你在干什么?”

  那头顿时就有些混乱起来,陆景乔拿着手机静静听着那边的情形,原来是蒋天和偷偷用了蒋程程的电话打给他。

  这么说来,根本不是蒋程程将蒋天和的话抛到了脑后,而是蒋程程根本就不想帮蒋天和约他。

  果然,蒋程程抢过手机之后,开口喊了他一声:“景乔?”

  “嗯。”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

  “你不用理我爸。”蒋程程这才又开口,声音里已经带了笑意,“我知道你忙着呢,有时间再约我吃饭吧!”

  陆景乔掸了掸烟灰,淡淡道:“把手机给伯父。”

  蒋程程一怔,“什么?”

  “我正跟他聊着,你突然打断,不太合适。”陆景乔说。

  蒋程程轻笑了一声:“你跟他有什么好聊的,有时间的话,我陪你聊啊。”

  陆景乔闻言,没有再说话。

  察觉到他沉默里包含的东西,蒋程程也沉默了片刻,下一刻,终究是将电话递给了蒋天和。

  蒋天和重新拿到电话,笑声顿时就变得愉悦起来,“景乔,还是你有伯父心。”

  陆景乔闻言,只是淡淡道:“伯父想约什么时间吃饭?”

  “不知道今天中午你有没有空?”蒋天和问。

  “可以。”陆景乔回答。

  那头几乎只差笑出声来,“那就这么约定了?”

  “好。”陆景乔说。

  刚刚挂断蒋天和的电话没多久,陆景乔就又接到了傅西城的电话。

  “你收到消息没?”傅西城问他,“蒋天和回国了。”

  陆景乔说:“你消息倒灵通。”

  “我去。”傅西城一听就明白了什么,“他已经找上你了?目的是什么?借钱?”

  “大概是。”

  “听说他在美国经营的小公司一塌糊涂,正面临着要破产的局面。”傅西城懒洋洋地说了一句,随后才又问,“你不是打算借钱给他吧?”

  陆景乔手中的香烟燃到尽头,他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缓缓应道:“借。为什么不借?”

  ……

  中午时分,陆景乔在约定好的餐厅见到了蒋天和跟蒋程程父女两人。

  多年不见,蒋天和虽年近六十,却依旧是衣冠楚楚仪表堂堂的模样,不见丝毫落魄与不堪。

  陆景乔与他握过手坐下,蒋天和就笑了起来,“我有十多年没见过你了吧?跟以前真是不一样了,到底是做了陆氏的行政总裁,气质都跟以前不同了。”

  “伯父客气。”陆景乔淡淡道。

  蒋程程坐在旁边,虽然是冲陆景乔笑着的,可大概是因为蒋天和在场的缘故,她笑容总不似平常那样恣意无忌,连话也少了许多。

  而蒋天和跟陆景乔说着话,寒暄下来,没等上菜,话题就已经扯到了投资上面。

  “景乔,你应该也知道伯父在国外有个小公司,最近发展得倒也不错,你要是有投资的兴趣,不妨考虑考虑。”蒋天和说。

  蒋程程听了,不明显地翻了个白眼,随后才对陆景乔说:“别听他胡说,他那个小破公司能有什么盈利,还叫人投资,亏他说得出口。景乔你别理他。”

  陆景乔靠向椅背,看着蒋天和说道:“伯父既然开了口,那想必是有这份需要,我这个做晚辈的哪有不帮的道理?不知道伯父需要多少投资?”

  蒋程程微微蹙了蹙眉。

  蒋天和倒是没想到他会这样爽快,甚至愣了片刻,随后才笑出声来,“这个好说,小公司而已,对陆氏或者你而言,都不过是九牛一毛。”

  陆景乔并没有理会他假惺惺的客气,转而看向了蒋程程,“程程,不如你帮伯父定个数。”

  蒋程程闻言怔了怔,随后迎上他的目光,才有些不可置信地开口:“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