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15 这样的吻,仿佛已经阔别了一万年
  215 这样的吻,仿佛已经阔别了一万年

  蒋天和听着自己的女儿毫不避讳地对自己说出这些话,尽管生气,却也无可奈何,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蒋程程款款跟在他身后,轻笑了一声,“跟我您还不好意思什么呢?你跟黎湘她妈妈有什么关系是不能告诉我的?现在妈妈也不在了,我也犯不着去跟一个死人计较不是?”

  “程程!”蒋天和走进电梯,才终于看向跟着走进来的蒋程程,“你来到底是想说什么?”

  “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蒋程程看着他,“我要你明天不许出现在陆景乔面前!”

  父女俩一路走回到房间,蒋天和在沙发里坐了下来,这才开口:“他既然心甘情愿给这笔钱,你到底有什么反对的理由?”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蒋程程站在他面前,“你拿了他这笔钱,他从今往后就有理由不会再跟我有任何瓜葛!”

  “那以你们俩现在这种关系,又能怎么样?你还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蒋天和说,“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我就不信,拿了这笔钱你们俩这份情义就会不在了。”

  “你懂什么?”蒋程程蓦地咬了咬牙,竟接连质问两遍,“你懂什么!”

  蒋天和缓缓点了点头,“好,我不懂,你说不许我拿陆景乔的钱,那你去借,你能借回来多少?几十万?几百万?这么点钱有什么用?”

  “现在嫌我没用了?”蒋程程冷笑道,“几百万怎么了?就你那个小破公司,总资产有多少?你现在全副身家有多少?你以为你还是几十年前的蒋天和?你瞧不上几百万,那你想要多少?一亿?两亿?也不是不行啊,谁叫你没有生一个好女儿呢?你当年要是争气一点搞定了黎湘的妈妈,黎湘要是你的女儿,就算是要五亿,只怕也不是问题呢!”

  蒋天和闻言,脸色忽然微微一变。

  蒋程程继续道:“要知道当初她嫁给景乔的时候,黎仲文可是拿彩礼拿到手软呢!这能怪谁?要怪就怪你自己没本事!”

  “谁?”蒋天和忽然拧了拧眉。

  蒋程程这才坐下来,懒洋洋地回答了一句:“黎仲文,你不认识?”

  说完这句,她才猛地意识到什么,抬眸看向蒋天和,“你别告诉我你们之间真的有瓜葛?”

  蒋天和蓦地拧了拧眉,沉眸细思起来。

  ……

  与此同时,黎湘坐在前往机场的车上,一个多小时后就到达了机场。

  因为离飞机起飞时间还早,薄玉林夫妇还没有进安检口,正在一家餐厅内等着黎湘。

  黎湘到达的时候,薄玉林刚好去了卫生间,而于慧正坐在那里等她,一看见她走进餐厅,立刻高兴地朝她挥了挥手。

  黎湘快步走上前来,在她对面坐下,“抱歉伯母,有些事情耽搁,我来晚了。”

  于慧笑着道:“没关系,时间还有大把,我跟你伯父准备跟你一起吃过晚餐再进安检口。”

  黎湘笑了笑,“好,就当是我给伯父伯母送行。”

  说完黎湘便找服务员要来了菜单,于慧看着她低头翻看菜单的模样,很快又开了口:“湘湘,你别嫌伯母话多,你介不介意告诉伯母,你跟那个陆景乔到底怎么样了?”

  黎湘翻动菜单的手指微微一顿,抬眸与于慧对视了一眼,接触到于慧温柔关切的目光,她安静了片刻,才终于回答道:“他对我很好,好得有些过分。”

  “那你觉得,他是个靠谱的好男人吗?”

  黎湘缓缓点了点头。

  于慧便笑了起来,伸出手来握住黎湘的手,轻声叹息着道:“你是聪明的孩子,伯母相信你的判断。既然他是个好男人,那你就不要有所顾虑。有时候幸福并不是必然的,如果不珍惜,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了。湘湘,你要勇敢一点。”

  跟薄氏夫妇吃过晚餐,又目送他们进了安检口,黎湘却没有即时离开,而是在机场里一直待到他们乘坐的那架飞机起飞。

  机场里广播、旅游纷乱嘈杂,她却一点也听不进去,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于慧说的那些话。

  其实这些道理她早在之前就已经想得通彻明白,原本是不需要人再提醒的,可是当于慧用妈妈一样的身份和语气跟她说出那些话时,却仿佛有了一股最温柔而坚定的力量,支撑在她身后。

  黎湘的心从来坚定,却唯有在这一刻,才终于有了被温柔裹覆的温暖与安全感。

  这样的力量,足以护着她往前,让她再也不会彷徨迷失。

  *

  第二天,陆氏集团。

  陆景乔开完早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一点,贺川进来跟他商量工作,却见陆景乔按下内线,问外面的秘书:“没有人找过我?”

  “是的陆先生。”外面的秘书回答,“只有两个预约见面的电话,我都安排在下周的日程表上了。”

  陆景乔挂断电话,抬眸看向贺川,“打电话给蒋天和。”

  贺川连忙点了点头,走到旁边去打电话。

  这年头从来都是要钱的跑断腿,还从来没见过要给钱的人主动找人的。

  贺川心头一面疑惑着一面拨打蒋天和的电话,谁知道电话却处于关机的状态。

  “找不到。”贺川转身走回陆景乔面前,扬扬手机,“关机了。”

  陆景乔闻言,起身走到窗边,面对着窗外鳞次栉比的大厦,他给自己点了支烟,平静地抽了两口之后,忽然冷笑了一声。

  贺川并不知道陆景乔为什么要给蒋天和钱,更不知道为什么蒋天和这种一看就很需要钱的人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玩消失,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他也猜不透陆景乔心里的想法,于是只能说:“要不要找人去找找他?”

  “不用。”陆景乔回答,“如果他今天之内不出现,你就去找一家信托公司,这笔钱交给信托公司来处理。”

  贺川一怔,“那受益人是?”

  “蒋程程。”

  ……

  结果这一天,一直到陆景乔下班离开公司,蒋天和也没有出现。

  陆景乔也不多作理会,一下班就离开了公司。

  到了酒店,当他敲开黎湘的房门时,看到的却是里面精心打扮过的黎湘。

  她化了很精致的妆,长发拨在一边肩头,一条裸粉色的长裙衬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已经算得上是很正式的打扮。

  陆景乔眸色霎时间便幽邃了几分,看着她淡淡开口:“要出去?”

  “对啊。”黎湘回答,“有人约了我吃饭啊。”

  说完,她便转身回到房间,走到窗边的写字台旁,拿起准备好的项链准备戴在脖子上。

  陆景乔看着她的身影和动作,竟后知后觉地才反应过来黎湘那句话的意思。

  下一刻,他走进房间,关上门,直接走到黎湘身边,伸出手来一揽就将她抵在了旁边的落地窗上,低头就吻了下来。

  黎湘还没有换鞋,身高完全被他压制,身体被他扣在怀中更是毫无反抗的能力,背靠着冰凉的玻璃,生生地承受他给予的一切。

  屋子里空调开得有些低,可是他的吻却炽热得烫人。

  那样用力的、深入的、倾尽全力的吻,仿佛已经阔别了一万年。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直至连他的呼吸都炽热起来,黎湘才终于从他唇舌之下解脱,找到了说话的机会,声音却已经有些变调:“我口红都被你弄花了……”

  陆景乔闻言,却又一次克制不住地吻了下来。

  直到摸到黎湘贴在玻璃上的光裸臂膀上的一片冰凉,陆景乔才又一次松开她的唇,将她贴向自己怀中,离开那片玻璃,却仍旧紧紧地将她扣在怀中。

  “裙子也要被你弄皱了……”黎湘嘟哝着开口。

  陆景乔却仿若未闻,只是抵着她的额头,鼻尖相抵,依旧是控制不住地轻触她的唇,很久之后才沉声问了一句:“不生我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