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22 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222 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陆景乔回到黎湘公寓的时候,屋子里安静极了,客厅里只亮着一盏落地灯,而思唯正一个人坐在沙发里出神。

  听见声音,她猛地抬起头来,看见陆景乔之后立刻就起身迎上前去,“四哥,怎么样了?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黎湘呢?”陆景乔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问。

  思唯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回答说:“她说累了,所以想早点睡。我心想在这里守着也没什么结果,所以就让沈嘉晨先回去了。”

  陆景乔闻言点了点头,“你也先回去。”

  “那今天这件事——”思唯忍不住还想继续问,看见陆景乔的脸色时,却忽然明白过来,这件事恐怕暂时还没有结论,也没有确切的解决办法。

  她安静片刻,终究是叹息了一声:“那好吧,你好好照顾湘湘。”

  送了思唯出门,陆景乔这才转身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没有开灯,但是窗帘并没有拉上,外面有朦胧的光线透进来,映出躺在床上那个单薄的身影。

  陆景乔也没有开灯,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来轻轻抚了抚黎湘的脸。

  手下的人仿佛动了动,下一刻,陆景乔便看见黎湘缓缓睁开眼来。

  光线太暗,他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只听见她迷糊低喃的声音,仿佛还带着笑意,“你回来啦。”

  陆景乔低下头来,轻轻封住了她的唇。

  黎湘乖巧地任由他吻了一会儿,随后才开口:“我今天想早点睡,时间是不是还早?你自己安排时间吧。”

  陆景乔没有回答,安静片刻之后,才又开口:“这件事交给我来调查。”

  黎湘闻言,沉默了许久,才轻笑了一声,“我才不信是真的呢。”

  说完这句,她松开他的手,翻身睡去。

  陆景乔在床头坐了许久,始终没有离开,最后就那么和衣躺下,将她抱进了自己怀中。

  黎湘很安然地靠着他躺着,彻夜无声而眠。

  第二天早晨,黎湘像个没事人一样地早早起了床,还熬了白粥炒了鸡蛋给陆景乔当早餐。

  可是陆景乔吃过早餐却并没有去上班的意思,黎湘不由得好奇,“你不用去上班吗?”

  “对。”陆景乔回答,“今天陪你。”

  黎湘闻言,回答道:“那可不好。”

  陆景乔看着她,她瞥了他一眼,“你陪着我的时候可累死人了,我宁愿你不要陪我!”

  陆景乔伸出手来握住她,“那今天你说怎么过就怎么过。”

  黎湘轻笑了起来,“你真的不用陪我啦,我今天想去见见蒋先生。”

  陆景乔目光赫然一凝,黎湘才又继续道:“你不用担心,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他而已。”

  ……

  黎湘乘坐着陆景乔给她安排的车子离开小区时,一眼就可以看见小区门口停了好几辆陌生的车辆,车旁三三两两貌似记者的人都紧盯着进出小区的车辆,包括她乘坐的这一辆。

  好在车膜是深色,任由记者再怎么观察,一瞥之下还是很难看到车子里的黎湘。

  黎湘安然抵达蒋天和下榻的酒店。

  也许是蒋天和的信息还没有被记者查到,这边并没有什么记者,黎湘很顺利地敲开了蒋天和的房门。

  打开门见到她,蒋天和明显怔住了,“湘湘?”

  黎湘微微一点头,礼貌而生疏地喊他:“蒋先生。”

  蒋天和回过神来,连忙将她让进了屋子里,“进来,进来坐。”

  黎湘走进去,在沙发里坐了下来,蒋天和问她要喝什么,她却只是回答:“不用了,我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蒋先生。”

  “湘湘……”蒋天和看起来也一时无措的模样,“你不用对我这么生疏,我知道这件事情一时很难接受,我也无意伤害你——”

  “蒋先生。”黎湘很快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问道,“请问你跟我妈妈到底是什么关系?”

  蒋天和顿了顿,缓缓道:“我……曾经跟你妈妈在一起过。”

  黎湘看着他,“可是那时候,您应该已经结婚了。”

  蒋天和缓缓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对,那时候我已经结婚了。是我混账,是我瞒着你妈妈,所以你妈妈才会跟我在一起。”

  “后来呢?”黎湘安静了片刻,才又问。

  “后来你妈妈发现我结婚的事情,很快跟我翻了脸。”蒋天和说,“是我对不起她,我也拦不住她,可是我不知道她那个时候已经怀了你!”

  黎湘听到这里,笑了笑,才又问道:“如果妈妈那时候就已经怀了我,那为什么黎先生会认为我是他的女儿?”

  “湘湘,当年的事情,是我伤得你妈妈太深。”蒋天和说,“她离开我之后就跟黎仲文在一起了一段时间,可当时黎仲文也是结了婚的男人,我劝过她……可是她不听我的!至于后来,她为什么要离开黎仲文,也许是因为她度过了因为生气而自暴自弃的那段时间,又或者是因为……她发现有了你。”

  “如果是这样,妈妈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送我回到黎先生身边?”黎湘又问。

  “是因为她恨我。”蒋天和眼睛控制不住地湿了湿,伸出手来按了一下,随后才又开口,“我知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所以连我的女儿,她也要送给别人养——湘湘,是我对不起你妈妈,是我对不起你……“

  黎湘看着他激动的模样,却依旧是分外冷静的模样,“你昨天之所以跟黎先生在医院外面打起来,是因为你们一起去做了鉴定?”

  蒋天和缓缓点了点头。

  “能不能让我看看报告?”黎湘问。

  ……

  与此同时,陆景乔的办公室里,贺川匆匆从外面走进来,送来了两份报告。

  三份dna样本,加急得来的两份鉴定报告。

  陆景乔没有问他结果,而是自己拆开了看。

  第一份,非亲子关系,样本所属人是黎湘和黎仲文;

  第二份,系亲子关系,样本所属人是黎湘和蒋天和。

  陆景乔缓缓拧起眉来,将两份报告丢了出去,“拿去销毁。”

  ……

  黎湘安安静静地看完蒋天和手里那份报告,沉默许久,才终于又开了口:“你还记得,我妈妈身上有个什么形状的胎记吗?”

  蒋天和缓缓点了点头,“我记得。她的背上有一个心形的胎记,指甲盖那么大。我那时候还常常说她有两颗心——”

  黎湘缓缓深吸了口气,将文件放回了桌面上。

  也许有些事情终究可以就此确定,可是对她而言,又有什么紧要?

  “谢谢您回答我这么多问题。”黎湘缓缓站起身来,轻声开口道,“也许您真的是跟我有血缘关系的那个人,可是这么多年,您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也不知道您的存在,我们就当没有这件事情发生过,继续像从前一样生活吧。”

  “湘湘!”蒋天和眼见着她准备转身离开,连忙也站起身来,“你是我和小梦的女儿,你要我怎么当这件事情不存在?”

  “随您怎么想,总之我会当这件事情不存在。”黎湘说,“请您以后也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黎湘说完,转身就往房间外走去。

  “湘湘!”蒋天和一路追着她走出去,一直走到电梯间,“湘湘,我知道你会怪我,会怨我这个爸爸!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可是我已经犯了这么多年的错,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来好好弥补,弥补你跟你妈妈受过的苦?”

  黎湘按下电梯键之后便缓缓退开,尽量离蒋天和远一些,对于他说的话,她也是充耳不闻。

  然而,当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却有七八个拿着相机和录音笔的记者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看见黎湘和蒋天和的时候,一群记者眼眸瞬时都亮了起来,霎时间就冲上来将黎湘和蒋天和围了起来,七嘴八舌地提问。

  蒋天和拼命护着黎湘不被记者拍到,刚好身旁一部电梯到达,蒋天和用力拦住记者,黎湘再没有任何停留,转身便走进电梯,径直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