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24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都配不上陆景乔
  224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都配不上陆景乔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说,怎么骂,对黎湘而言,丁梦就是她的妈妈,那个她记忆之中最温柔美好的妈妈。

  她会在春天的时候带她去郊外踏青,在夏天的时候陪她去游泳,在秋天的时候带她出去画画写生,在冬天的时候,她会用亲手编织的围巾和手套紧紧护住黎湘娇小的身躯。

  她是黎湘生命中最美好的存在,那段再也没办法找回的温暖岁月是黎湘一辈子都想要追寻的,所以即便她已经不在,黎湘却还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回到梦园,回到那生命中最初始美好的地方。

  即便所有人都说她是坏女人,可是黎湘知道不是的,只有她是妈妈最亲密的人,只有她才有资格评价妈妈。

  她本来不应该在乎那些人怎么评说,可是现在,那些不明是非的人竟然往妈妈的墓碑上泼红油漆——

  “如果妈妈是那样的人,她怎么会……怎么会单独抚养我八年?”黎湘紧紧抓住陆景乔的衣襟,控制不住地诉说,“直到临死,直到临死……她知道不能再照顾我,所以才把我送到黎仲文身边……她不是想要破坏别人的家庭,她是为了我……”

  “我知道,我知道。”陆景乔低声回答着,将黎湘抱得更紧。

  “她是个傻瓜……”黎湘说,“她不应该生下我,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生下我……这样就不会有人骂她,更不会有人在她死了之后都不肯让她安息……都是我的错……”

  “湘湘,不是你的错。”陆景乔低声回答,“妈妈会安息的,她一定会安息的。”

  ……

  翌日,陆家大宅。

  思唯坐在自己房间,盯着电脑上那些跟黎湘和她妈妈有关的帖子看了又看,很多时候都看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扛着刀冲到电脑那头将那些偏激的网友砍个七零八碎,到头来却只能坐在电脑这头跟一些人对骂。

  司萍推门而入的时候,她正在键盘上以一人之力对抗四五个人。

  司萍将炖好的燕窝放在她手边,低头看了一眼她正忙活的事情,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小姑奶奶,你成天躲在房间里上网就是看这些东西啊?”

  “这些人简直是白痴!”思唯一边敲键盘一边大骂,“他们以为他们是上帝啊?几十年前发生的事他们跟亲眼见到了一样!他们有什么资格在那里胡说八道!”

  “这也怪不得别人啊。”司萍在她身后的床上坐了下来,叹息一声,“事实黎湘就是从黎仲文的女儿变成了蒋天和的女儿,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思唯蓦地转过身来面对着司萍,“谁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误会呢?反正我相信湘湘,也相信她妈妈绝对不是那种人!”

  司萍点了点头,才又问道:“那黎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比如她妈妈的一些事情?”

  “说什么呀。”思唯的声音蓦地低落下来,“她这几天过的都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我哪敢去打扰她啊。萍姨,你不知道,昨天居然有人跑去湘湘妈妈的墓园,往她妈妈的墓碑上泼了红油漆——”

  “啊?”司萍闻言,不由得也皱了皱眉。

  “你说哪有这么过分的人啊,人都死了那么多年呢,还不肯让死者安息呢!”思唯说着说着,忍不住就红了眼眶,“我听司机说湘湘哭得可惨了,想过去看她,又怕惹得她更伤心,给她打电话吧,四哥又叫我让她静一静,不要打扰她——”

  司萍闻言,表情蓦地一顿,随后问道:“你四哥?你四哥跟黎湘在一起?他们又在一起了?”

  思唯一下子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神情一僵,“什么呀,我哪有说过什么?什么在一起啊?我不知道……”

  “还瞒呢?你当萍姨我是傻的?”司萍看了她一眼,随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道,“之前分开得那么决绝,怎么说复合就复合了?”

  思唯恨不得拿刀插自己几下,哪怕已经被识穿,也坚决不肯继续跟司萍探讨这个话题,转头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她忽然又控制不住地惊呼了一声。

  “怎么了?”司萍蹙眉问道。

  “我的天。”思唯控制不住地咬牙,“这事居然都传到美国的华人圈子里去了!你看这个四堂叔家的表姐,居然还特意跑来找我八卦这件事!”

  司萍听了,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这种豪门丑闻故事,人们最喜欢了,再加上蒋家曾经多少也有些影响力,怎么可能不传出去?”

  思唯却已经顾不上回答她,转头跟那位远方表姐澄清这件事去了。

  司萍又坐了一会儿,嘱咐她记得吃掉燕窝,这才起身走出了她的房间。

  谁知道刚刚走出去,便看见了站在外面走廊上的陆夫人。

  陆夫人神情有些清冷厌倦,看了她一眼,转身往楼下走去。司萍连忙走上前去,跟她一起下了楼。

  “所以,他们是真的又在一起了?”陆夫人问。

  司萍一怔,“太太早就知道?”

  陆夫人在沙发里坐了下来,缓缓道:“正业应该知道了什么,可是我看他懒得提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可是今天早上江潮周刊的主编打电话来跟我打招呼,说是陆氏那边有人给江城所有的媒体杂志都放了话,不许再有任何跟黎湘母女有关的消息见诸报端。”

  司萍听了,叹息一声:“也的确只有景乔会这么做了。”

  陆夫人静坐了片刻,才又开口:“总的来说,黎湘除了名声难听点,相处下来倒也不是那么糟糕。可是这次的事情发生之后,她不可能再有翻身的余地。黎家名声已经够差了,现在还搭上一个蒋家,真是——”

  “太太的意思是?”司萍心头不由得微微一紧。

  陆夫人喝了口茶,缓缓道:“还嫌我们陆家被拖累得不够?”

  “可是景乔那个性子,已经离婚竟然还会和黎湘在一起,说明是动了真格的。”司萍说,“太太也一向不管他的事情——”

  “我再不管,也得为陆家的声誉着想。”陆夫人缓缓道,“陆家一天还没有交到他手上,也就由不得他任性胡来!”

  司萍听了,一时静默无言,却又听陆夫人道:“你帮我给黎湘打个电话,我要约她见面。”

  *

  下午,陆氏旗下高端酒店里,黎湘被人一路引至行政套房门口,房门打开,她看见了坐在里面的陆夫人。

  茶几上摆了精致的茶点,半年多没见、依旧高贵优雅的陆夫人坐在上首的单人沙发里,淡淡朝黎湘点了点头,“坐。”

  黎湘轻轻点了点头,在她右手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陆夫人盯着黎湘看了一会儿,微微笑了笑。

  到底也是讲究的人,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黎湘还是化了淡妆,虽然不怎么盖得住苍白的脸色,可是一抹瑰丽的红唇还是提升了不少气色。可见黎湘知道要来见她,还是做了准备的。

  “既然你知道要来见我,那么也应该多少猜到我要说什么吧?”陆夫人开门见山地说道。

  黎湘安静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怎么说?”陆夫人问。

  黎湘又沉默许久,才微微一笑,开口道:“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他,从前就配不上,更不用说现在。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奢望过会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格。”

  陆夫人目光微微一沉,“如果你这么清醒,那你们现在是在干什么?”

  “我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黎湘说,“这段关系不会公开,四哥想维持多久就维持多久,随时想要分开也没问题,我不会让自己成为他的负累。”

  “是吗?”陆夫人又缓缓道,“那如果他不想分开呢?”

  “那就不分开啊。”黎湘静默片刻之后,淡笑着开了口,“反正我也不在乎什么名分,大不了一直不公开,做他地下的女人咯。”

  陆夫人听了,忽然就笑了一声:“会有这么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