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25 黎湘所能承受的底线
  225 黎湘所能承受的底线

  “反正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您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黎湘缓缓垂下眼眸来,低声回答了一句。

  陆夫人看着她,沉默片刻,才缓缓开了口:“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我不相信这样的事情。黎湘,这世上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不负如来不负卿这种事情,你觉得有那么容易?”

  黎湘始终眼眉低垂,听她说完,才问了一句:“那您的意思是?”

  “老爷子身体越来越不好。”陆夫人淡淡道,“前段时间他就已经有立遗嘱的打算,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真正确定陆氏的继承人了。”

  黎湘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她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陆夫人,“原来,您也是希望四哥能够得到继承权的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夫人反问。

  黎湘缓缓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您和陆先生并没有真心疼惜过四哥。我还以为四哥拿不拿到继承权对您二位而言并没有什么要紧。”

  陆夫人闻言,始终波澜不惊的高冷面容终究还是起了些许变化。

  “你知道什么?”她看着黎湘,眼波凝聚处似有惊痛一闪而过,“我们陆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是,陆家的事情,我的确是知道得不多。”黎湘说,“可是有些事情,是可以用眼睛看得出来的。”

  陆夫人闻言,似乎勉力镇定了下来,随后才又轻笑了一声,看着黎湘道:“之所以跟我说这些,是因为你不愿意离开他?”

  黎湘沉默片刻,才终于又开口:“我不是不愿意离开他,而是……四哥为我付出许多,我不能离开他。”

  “他既然已经为你付出许多,你是打算让他连陆氏继承人的身份也一起搭进去?”陆夫人说,“你是聪明人,孰轻孰重,你不会不知道。”

  黎湘安静下来,微微转头看向了一旁。

  总有人说她是聪明人,总有人说她应该明辨很多事情,可是在这件事上,她却真的分不出——到底孰轻孰重?

  “老爷子对你的态度,你心里应该清楚。”陆夫人缓缓道,“从前你黎家小姐的身份,老爷子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更不用说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心里更应该有数。你这样的出身,要跟景乔在一起,老爷子就肯定不会将继承权交到他手上。别说你愿意一辈子做他见不得光的女人,老爷子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他会允许有你这么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存在么?”

  黎湘听完,只是静静地笑了笑。

  “这世上有些事情是不可逆转的,比如你的出身,比如他的将来。”陆夫人缓缓道,“与其两头为难苦苦纠缠,倒不如在愈陷愈深之前快刀斩乱麻,也算是一条出路。”

  陆夫人说完,看了看时间,随后站起身来,“我要说的差不多都说了,你也应该懂,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黎湘坐在那里,依旧转头看着窗户的位置,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陆夫人也没有再看她,起身走到门口,拉开门之后,却又突然顿住,随后回转身来看着黎湘,“你说你不会成为他的负累,但是现在他已经在为你出手平息舆.论。你身上的话题性那么多,这些事情原本都与他无关,在这样的情况下已经将他拖下水,还用说将来吗?”

  说完这句,陆夫人才离开房间,关上了房门径直离去。

  剩下黎湘一个人坐在沙发里,许久之后,她缓缓起身,走到了窗边。

  外面的世界天阔地大,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人生轨迹或勤恳或庸碌、或快乐或痛苦地活着。

  可是会有多少人像她这样,在一次次地偏离了人生轨道之后,一团乱麻的世界里,究竟还能为什么而活?

  黎湘又在酒店房间里待了很久,一直到差不多中午的时间,她才终于离开。

  电梯到了一楼,她刚刚走出来,却忽然就看见贺川。再顺着贺川往旁边一看,就看见了站在另一道电梯前的熟悉的陆景乔的背影。

  他和一个外国男人站在一起,应该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那男人跟他差不多高度,身材比他还要健硕一些,可是陆景乔就那么随意平静地站着,就已经彻底在气势上压了那个男人一头。

  这是一个天生矜贵的男人,理应有着与他的身份能力相匹配的一生。

  黎湘站在那里,不过呆滞了两秒,贺川不经意间一转头却已经看见了她。他似乎也是一怔,很快就喊了陆景乔一声。

  陆景乔回过头来,目光落到黎湘身上,眉心不明显地一拧,立刻就转身朝她走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黎湘想起刚刚电梯里的楼层指示,笑了笑,“来吃饭啊,不过我已经吃完了。你才来吗?”

  陆景乔看着她,脸上的一丝笑容都没有,眸色反而深了一些,“保镖呢?”

  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陆景乔就给她安排了随身保镖,要求无论她去哪里都必须贴身保护。

  “我叫他在大堂等我。”黎湘说,“在酒店里很安全的嘛,不用他随时随地跟着我。”

  陆景乔听了,脸色依旧没有丝毫改善。

  “你招呼客人啊?”黎湘朝他刚才站立的位置看了一眼,很快笑道,“那你快去吧,不用管我,我这就回去了,拜拜。”

  她微笑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就往大堂的方向走去。

  保镖果然还在大堂里等着她,见黎湘过来,他立刻通知了司机,很快司机就将车子驶到了酒店门口,黎湘平安上车,没有受到一丝***扰。

  一直到上了车,黎湘脸上强撑的微笑与平静才终于一点点地消失。

  司机和保镖都坐在前排,她坐在后排角落的位置,不让自己落入司机的视线,盯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致看了很久,终于还是又一次悄无声息地落下泪来。

  ……

  这天晚上,陆景乔回来得很晚,差不多十一点多他才开门进屋,进屋之后他却发现,黎湘竟然还没有睡。

  电视里放着十几二十年前的喜剧片,她坐在客厅的地板上,面前的茶几上是三支空了的红酒瓶,旁边的醒酒器里大约只剩半瓶红酒。她撑着脑袋坐在那里,看着电影里老得掉牙的梗,笑得乐不可支。

  陆景乔走过去,端起她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随后道:“该休息了。”

  “看完这部电影再说啊。”黎湘抬起头来看他,“我以前都不觉得这部电影这么好笑的。”

  陆景乔看了一眼电视屏幕,却没有理会她的请求,而是直接找到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黎湘顿时叹了口气,十分遗憾的模样,却还是乖乖站起身来,“那我去洗澡。”

  她径直走进卫生间里,陆景乔则回到卧室去换衣服。

  卧室的大床,她习惯性地睡在靠窗的那边,今天白天应该也是休息过的,因为那半张被子还是掀开的模样,然而奇怪的是枕头居然是翻转过来的。

  陆景乔一眼就注意到这个不同,停顿片刻之后,他走过去,往枕头的另一面摸了一把。

  冰凉的、湿漉漉的触感。

  她又哭过。

  就像今天早上他起来的时候一样,她将自己埋在被窝里不肯露头,直到他用完卫生间出来,她才从被窝里钻出来走进卫生间。而他走到床头去拿手表的时候,一眼就发现了枕头上那片微微变色的湿漉漉的痕迹。

  在陆景乔的记忆之中,黎湘不是这样子的。

  就像那次她妈妈留下的房子被拆除一样,她在崩溃大哭之后,很快就平静下来,恢复了素日冷静的模样,无论人前人后。

  这一次同样是崩溃大哭,却是截然不同的状态——

  她在他面前依旧平静,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却依旧会哭。

  陆景乔知道,这一次的事情已经彻彻底底触及了黎湘所能承受的底线。

  她在乎的事情实在太少,她妈妈就是最重要的一个。

  可偏偏这件发生在二十多年的事,他竟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