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26 让她尽情宣泄
  226 让她尽情宣泄

  黎湘只简单冲了个凉就回到了卧室,却见陆景乔倚在阳台上抽起了烟。

  黎湘叫他洗澡,陆景乔只是低低应了一声,却依旧只是站在那里,手里夹着香烟,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黎湘擦着微微有些湿润的发尖走过去,“怎么啦?公司有什么烦心事吗?”

  陆景乔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将她纳入怀中,黎湘冲他笑了笑,手里的毛巾缠上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一些,这才开口:“回到家里公司的事情就不要想太多啦,不然一整天都没有一个放松的时候。”

  说完,她扬起头来轻轻在他唇上印了一下,随后才微微拧了眉开口:“不要再抽烟啦。”

  陆景乔听了,很快捻灭了手里的烟头,便又低头去吻她。

  黎湘蓦地轻笑一声避开来,有些嫌弃地看着他,“去刷牙洗澡啦你——”

  陆景乔长而有力的手臂一把将她拉了回来,紧锁在怀中,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黎湘受制于他,避无所避,到底还是乖巧地应承起来。

  夜风徐徐,清凉而舒爽,却吹得两个人都有些神思昏昏。

  正在有些意乱情迷的时刻,旁边忽然传来“啪”的一声响动,惊得两个人一下子分开来。

  转头一看,却是客厅那边的阳台上有一盆从楼上掉落下来的花,砸在阳台护栏上,一半落在了他们的阳台上,另一半继续落下楼去。

  陆景乔脸色赫然一沉,抬眸往楼上瞥了一眼,松开黎湘就往门外走去。

  黎湘一看情形不妙,连忙跟着他一路走出去,陆景乔却已经走到楼梯口,开始往楼上走去。

  他们的楼上只有三户人家,其中只有最顶层的那家种了花。

  “大半夜的,不要去打扰人啦。”黎湘一路拉着他,“别人也不是故意的……”

  陆景乔丝毫不理会她的劝阻,直接上了两层楼,往顶楼而去。

  谁知道刚刚走到楼梯转角平台,就已经听见顶层传来的争吵与哭骂声,似乎就发生在门口的走廊上,男女的对骂夹杂着哭声与喊声,异常激烈。

  这样的情形下,黎湘连忙用力拉住了陆景乔,说什么也不许他再上去。

  最终两个人听了一阵吵骂声,还是回到了楼下家里。

  进了屋,两个人却都有些沉默,仿佛都还沉浸在刚才那场激烈的男女混战当中。

  过了好一会儿,黎湘却忽然开了口,问他:“你有没有跟人吵架的经验?”

  陆景乔瞥了她一眼,淡淡回答了一句:“有。”

  黎湘微微有些惊诧地看了他一眼,“真的吗?你也会跟你吵架?怎么吵的?”

  “十几年前的事情,记不清了。”陆景乔回答道。

  黎湘听了就笑了起来,“我就说嘛,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会吵架的人。”

  陆景乔看着她,缓缓道:“你也不像。”

  两个人对视片刻,黎湘忽然就又笑出声来,随后往他怀里一歪,靠着他轻声开口:“因为我嘴笨咯,吵不过别人,就只能不吵了。”

  陆景乔沉默片刻,伸出手来抱住了她。

  不是因为嘴笨,而是因为太会压抑自己的情绪,在这一点上,她和他同样相像。

  可是如果能像其他人那样,有了压力就大吵大闹一通,人生是不是也会简单而酣畅淋漓得多?

  所以他宁愿她哭。能够将所有的不愉快化作眼泪流出来,终究也是一条宣泄的途径,总好过什么都压在心底。

  他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深知这种体验,所以他才不愿意让她也经历。

  所以,她如果要哭,那他给她时间,给她空间,让她尽情尽兴哭个够。

  黎湘却依旧在回想着刚才经历的那场争吵——听争吵的内容,似乎是男人在外面有了外遇,而女人意外撞见,所以才爆发了这么一场战争。

  安静许久之后,黎湘才又开了口:“四哥,如果有一天,我让你陷入某种为难的境地,那你直接告诉我就好,我不会跟你吵架的。”

  陆景乔伸出手来,缓缓圈住了她的腰,“某种为难的境地?”

  黎湘轻笑一声,转了转眼眸,“比如,你喜欢上别的女孩,或者你突然觉得看我不顺眼了,那你不要有隐瞒……你所有的为难,都直接告诉我,行不行?”

  陆景乔眸子的颜色却渐渐深了起来。

  他看着黎湘,很久之后才又开口:“告诉你,然后呢?”

  “然后,我就成全你啊。”她看着他,笑容轻漾,“成全……你觉得最好的生活方式。”

  陆景乔盯着她看了许久,才终于淡淡开了口:“那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声谢谢你的成全?”

  黎湘摇头轻笑出声来,仿佛将这个话题一带而过了。

  陆景乔沉眸下来,眼眸深处再无一丝波澜。

  ……

  第二天早上,陆景乔早上醒来,黎湘依旧紧裹着被子睡觉,跟前一天早上的情形一样。

  陆景乔几乎不用探手去摸,就知道她肯定是又哭过。

  他没有惊动她,自己收拾收拾,很快离开了公寓,将时间和空间留给她一个人。

  刚刚出了公寓,陆景乔就接到了思唯打来的电话。

  “哥,湘湘怎么样了?”思唯说,“我今天想过去找她,你觉得怎么样?”

  思唯小心翼翼地征求他的意见,陆景乔却只是淡淡地开口:“再让她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思唯听了,顿时就有些失望和担忧起来,“成天憋在家里,不会憋出病吗?”

  陆景乔没有回答,然而答案却是显而易见的。

  他太清楚黎湘的性子,面对着其他人的时候,她永远在强撑,如果她需要宣泄,那就只能让她一个人待着。

  思唯安静了片刻,才又道:“我觉得还是应该带湘湘出来散散心啦,刚好我收到一个当导游的任务,不如带上湘湘一起,好不好?”

  “什么导游?”陆景乔问。

  “四堂叔啊。”思唯回答,“说是过两天要从美国回来。你也知道他们移民去美国之后二十多年没回来过,所以爷爷让我当导游,陪着他四处走走玩玩,看看江城这些年来的变化。”

  陆景乔听了,却只是道:“到时候再说吧。”

  车子一路平稳行驶在道路上,却不是去陆氏集团,而是来到了蒋天和住着的那家酒店。

  因为他已经跟江城所有的媒体打过招呼,所以再没有记者守候这单新闻,陆景乔下车之后便直接进入酒店,来到了蒋天和的房门外。

  房门打开,蒋天和明显是刚刚睡醒的模样,看见站在门外的陆景乔,他精神分明一震,眼神都清醒了过来。

  陆景乔瞥他一眼,径直走进房间,在沙发里坐下,平静而淡漠地看着穿着睡衣的蒋天和,“开个数。”

  蒋天和一怔,“什么数?”

  “不用装傻充愣。”陆景乔回答,“拿了这笔钱就回你的美国,永远不要再回来,也不要再以任何方式出现在黎湘的生活中。”

  蒋天和闻言蓦地激动起来,“我是湘湘的亲生父亲,她是我的女儿,我当然要跟她相认——”

  “这么说来不想要钱?”陆景乔抬眸看着他,“你要认黎湘这个亲生女儿,即便我跟她在一起,我也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你自己选。”

  蒋天和顿时再次僵住。

  “你不用在我面前做什么父女情深的戏码。”陆景乔说,“要钱就开个数,要不然,一分钱拿不到不说,我还会让人送你离开。”

  蒋天和脸色一变,顿了许久,才终于点了点头,“好,我走。”

  陆景乔很快就取出一张已经签好名的支票来,和一支笔一起递到了蒋天和面前。

  蒋天和接过来一看,咬了咬牙,很快硬着头皮拿起那支笔,在支票上填上了一个数字。

  陆景乔瞥了一眼,冷笑一声,这才又开了口:“今晚十二点之后,我不希望再在江城任何角落看见你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