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27 然后,遇到一个阔别已久的人
  227 然后,遇到一个阔别已久的人

  陆景乔离开酒店,刚刚坐上车,便接到了贺川打来的电话。

  “陆先生,黎家那边已经搞定了。”贺川低声汇报着,“他们夫妻保证不会再乱说话。”

  陆景乔听了,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贺川随后又道:“另外,泼红油漆那两个人也已经找到了,您看该怎么处理?”

  “还用我教你?”陆景乔淡淡反问一句,很快挂掉了电话。

  ……

  黎湘在陆景乔离开之后就起了床,可是因为并没有别的事情做,她只是坐在阳台上出神。

  直至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黎湘坐在椅子里一动不动,听着电话响了一声又一声,直至电话第三遍响起,她才终于缓缓起身,走进卧室去拿起了电话。

  当看见来电显示上墓园管理处的电话时,她目光倏地一凝,连忙接起了电话。

  自从前天的事情之后,墓园管理处的人就保证一定会好好守护丁梦的墓碑,绝对不会再让丁梦受到一点打扰,一有什么事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她。

  接起电话的时候,黎湘就已经开始做出门的准备,捏着电话的手指也格外用力,“有什么事吗?”

  “黎小姐,有两个人来了墓园,说是要来向丁梦女士磕头谢罪——”

  “不要让他们进去!”黎湘来不及听完就已经开了口,“不能让他们进去!我马上就来!”

  她匆匆换了身衣服出门,到了楼下见到司机时,同时见到的还有一个陌生男人。

  “黎小姐你好。”见到她,那个陌生的高大男人很快作了自我介绍,“我是陆先生吩咐来保护黎小姐的。”

  黎湘来不及与他多说什么,直接就坐上了车。

  车辆行驶在通往市郊的高速路上,她才终于想起了什么,问坐在前面的两个男人:“昨天那个保镖呢?”

  司机顿了顿,才回答道:“陆先生说他办事不力,没有尽心尽力地保护黎小姐,所以换了人。”

  黎湘想起昨天酒店里跟陆景乔的那场遇见,很快沉默下来,没有继续再问。

  车子很快行驶至墓园门口,黎湘一下车就直奔墓园管理处,然而得到的消息却是那两个人已经去了丁梦的墓前!

  黎湘转身就往丁梦墓所在的位置跑去。

  远远地她就看见墓前有人,却并不仅仅是两个。

  那附近的墓碑之间,遥遥一看就能看到三四个穿着西装制服的男人,跟陪在她身边的保镖一个装束。而丁梦的墓前除了两个跪在那里的身影,另外还有两个作西装打扮的男人守在那里。

  黎湘快步跑上石阶,匆匆往母亲陵墓的方位赶去时,却在石阶上看见了和墓园管理处的人站在一起的贺川。

  两个人一见到她,顿时都迎了上来。

  看见贺川的瞬间,黎湘一颗忐忑不定的心才仿佛定了定,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再次看向了母亲陵墓的方向。

  “黎小姐……”墓园管理处的人匆匆向她解释,“很抱歉,我们没有拦住他们,因为陆先生前天晚上就派了人过来守护,这些人放那两个人过去了……”

  黎湘很快看向了贺川,“怎么回事?”

  “陆先生担心还会有人来捣乱,所以安排了人守护在这里。”贺川回答。

  “那两个人呢?”黎湘看向那两个还在不停磕头的身影。

  贺川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缓缓道:“他们就是之前捣乱破坏的人,是来赔罪的。”

  黎湘听了,这才再度抬脚往那个方向走去。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看模样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都市男女的寻常打扮,也许此刻他们本该坐在某个办公室里享受冷气,现在却只是跪在丁梦的墓前,不停地磕头。

  听见脚步声,那两个人一转头,看见黎湘,顿时都朝向了黎湘,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祈求:“黎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只是一时冲动,我们知道错了,我们给丁女士磕头赔罪,您原谅我们吧……”

  黎湘安静地站在几步开外的位置,目光从那两个人身上掠过,很快又移开了视线看向远方。

  “贺先生!”那个男人很快又看向了贺川,“贺先生,我们已经磕满一百个头了,您答应过不会报警的……”

  黎湘听了,这才又看向贺川,“你给他们开出的条件?”

  贺川对上她的视线,安静片刻之后,很快回答道:“当然不是。打扰了丁女士长眠,来磕头认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至于恶意破坏墓碑的事件,我们一定会追究到底。”

  “贺先生!”那个女人很快尖叫起来,“您刚才不是这么说的!”

  黎湘闭上眼睛,轻轻呼出一口气,这才又转头看向了那两个人,声音清淡地开口:“现在是我这么说。你们就算磕一千个响头,我也一定会追究责任到底!”

  那两个人顿时呆住,也许在被带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吓得傻掉了,这会儿听见黎湘这么说,竟完全是一副委屈无助的可怜模样。

  “我妈妈不想再看见他们。”黎湘低声说了一句。

  贺川很快就示意人带走了那两个已经吓懵了的男女。

  黎湘走到丁梦的墓碑前,才发现那里还放着一束白玫瑰,她转头问守在这里的两个人,“那两个人带来的花?”

  “不是。”其中一个人回答,“是昨天有个男人过来拜祭留下的。”

  黎湘一怔,“什么样的男人?”

  “年轻男人,二十七八的样子。”

  黎湘听了,骤然沉默下来,安静好一会儿,她才又开口:“你们能不能走开一点,我想单独待一会儿。”

  几个人很快都退开了,至少在她的眼前是暂时消失了。

  黎湘静静站了片刻,随后走到墓碑旁边坐了下来,微微一偏头靠着冰凉的墓碑,很久之后才低低开口:“妈妈,你见到宋衍了,是不是?”

  ……

  黎湘在墓碑前一坐就坐了几个小时。

  下午三点左右,经历了大半天的闷热天气之后,天空中开始有雨点飘落下来。

  有人给黎湘送了伞过来,黎湘便撑起了伞,遮住自己和妈妈的墓碑,仍是不愿意离开。

  直到陆景乔来这里接她。

  远远地他就看见了黎湘坐在伞下的身影,明明地上已经湿透,她却仿佛毫无察觉,依旧只是坐在那里。

  陆景乔撑着另一把伞,缓缓走到她面前,低低喊了她一声:“湘湘。”

  伞下的黎湘忽然就抬起头来,看见他,怔忡片刻之后,很快微微笑了笑,“你下班啦?那我们回家吧。”

  她伸出手来递给他,陆景乔握住她将她从地上拉起来,黎湘正准备跟他一起离开的时候,却又忽然想起什么,回转身来,将手里的那把伞放下,遮住了那一束白玫瑰。

  “这把伞留给妈妈。”她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才走进了陆景乔撑着的伞下。

  陆景乔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一手撑伞一手揽着她往外走,走出墓园时,身体已经湿了半边。

  坐进温暖干燥的车子里,看着陆景乔湿掉的那半边身体,黎湘控制不住地轻笑了一声,随后伸出手来,做无用功地帮他擦了擦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他,“四哥,谢谢你。”

  陆景乔看着她眸子里真诚坦荡的感激,不仅没有丝毫情绪外露,周身气场反倒还像是收紧了一些,不可明辨。

  车子一路驶向黎湘的公寓,到达小区门口时,黎湘却突然喊了一声:“停车!”

  司机一脚刹车踩下,陆景乔转头看向黎湘,却见她正看着窗外的那个超市。

  她怔怔地盯着那个超市看了片刻,忽然就推开了车门,“我想喝牛奶,我去买。”

  “黎小姐,外面下雨,还是我去——”

  司机的话还没说完,黎湘已经下了车,跑进了那个超市。

  宽敞明亮的超市里,她走过零食货架,走过饮料货架,走过奶制品货架,一直走到最里面……

  然后,遇到一个阔别已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