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229 似是故人来

  诚如傅西城所言,面对着这样一件既成事实的事件,事件外的人几乎是无能为力的。

  这桩二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对事件中的三个当事人的影响固然大,然而理应承受最多非议的丁梦却早已过世,于是这样的压力便直接转嫁到了黎湘身上。

  对黎湘而言,妈妈是内心深处最纯粹最美好的存在,可是如今,这份美好和纯粹却忽然遭到了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和侮辱。

  这么多年,她一路走来,承受再多伤痛,内心深处却依旧有最温柔而强大的支撑,可是如今,这份支撑却遭到了这样肆意的破坏。

  不仅仅是外界的辱骂和质疑,也许还有她对自己的坚定不移的怀疑——

  这样令人难堪的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再坚信妈妈的温柔美好,又如何解释这样的事实?

  陆景乔几乎可以想见黎湘内心深处所有的痛楚与困惑,与此同时,他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深感挫败。

  甚至,连他的陪伴对她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

  然而这并不是她的错。

  毕竟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告诉他,她即便接受他也不过是因内疚和感动而产生的动摇。仅仅是动摇而已,她就已经许了他温柔和陪伴,他要如何奢求更多?

  那之后的两天时间,陪在黎湘身边的人都是宋衍。

  得知宋衍回来,并且还陪在黎湘身边两天之后,第一个无法接受的就是思唯了。

  虽然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吃这种干醋有些不可理喻,可是理智与情感哪那么容易分清楚,因此在第三天早上,思唯在黎湘的公寓楼下跟宋衍狭路相逢了!

  那时候宋衍手里正拎着给黎湘买来的早餐,看见许久未见的思唯,还是微微笑着跟她打了招呼。

  思唯却只是斜着眼瞪着他手里的东西,“你拿的什么?”

  “早餐。”宋衍回答,“湘湘喜欢的虾饺。”

  思唯顿时嗤之以鼻,“切,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好东西呢!”

  说完,她瞪了宋衍一眼,在宋衍有些莫名的眼神中甩头走进了公寓大楼。

  经过这两天的休息之后,黎湘看起来似乎平静了许多,见到他们两个人一起来,她轻轻笑了起来,只是笑意隐隐约约,却似乎并未传达进眼底。

  思唯好些天没见到她,一见她只觉得整个人仿佛消瘦了一圈,到底也做不到在这时候“争风吃醋”了,因此只是拉了黎湘的手说:“宋衍给你带了虾饺,你吃过早餐,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吃午餐!”

  “好地方?”黎湘看着她,微微笑了起来,“什么好地方?有什么好吃的?”

  “总之就是一般人一辈子都没机会吃到的啦!”思唯笑嘻嘻的,“要不是沾一个长辈的光,我肯定也没机会吃到。”

  “这么了不起啊。”

  “那当然。”思唯伸出手来揽住她的肩膀,“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带你一起去的,其他人我才懒得理呢。包括我四哥!”

  黎湘听了,微微一怔,目光与宋衍相接片刻,才又轻笑了一声,“好。”

  于是中午时分,黎湘就跟着思唯来到了城郊附近一座毫不起眼的私家小院。

  小院虽然看起来低调朴实,但是门口却停了一辆实在是跟低调朴实不沾边的车。

  黎湘看了一眼那个车牌,认出是陆家的车,不由得微微一顿。

  思唯看见那辆车,却忽然“呀”了一声:“四叔已经到了。”

  “四叔?”黎湘微微一怔。

  “对啊。”思唯说,“我不是跟你说了是沾一个长辈的光来蹭饭吃的吗?就是这个堂叔啦,排行第四,昨天晚上刚从美国回江城的。”

  说话间,思唯便已经拉着黎湘走进了小院。

  小院以碎石和青石板铺就,四合院型的屋舍按传统中式布局,庭院两边分别种有合抱粗的银杏树,青翠繁茂,遮天蔽日,格外具有古朴的气息。

  其中一株银杏树下站了个人,身形高瘦,西装笔挺。

  “四叔!”思唯喊了一声。

  那人回过头来,黎湘看到一张中年男人的脸,清瘦而文雅,戴一副无框眼镜,文质彬彬,温润清俊。

  在含笑着朝思唯点了点头之后,他目光落到黎湘身上,停留片刻之后,仍是颔首微笑。

  分明是初见,却似是故人来。

  黎湘怔忡片刻才回过神来,礼貌如常地打过招呼。

  据思唯说,这小院里住着退隐的食神肖瑜;也是据思唯说,她的四堂叔陆北堂是个留美的学者;还是据思唯说,只有她四叔这位学者才有机会尝得到退隐食神的手艺,因为两人是至交,所以他们才能吃上这一顿饭。

  是不是真的食神黎湘不知道,只知道端上来的菜式虽是粗碗粗盘,也不讲究摆盘,模样看起来粗犷朴素,可是味道却真是透着罕见的精致。

  学者与食神天南地北地聊着,而黎湘和思唯基本只负责吃。

  黎湘这段时间以来胃口一直很不好,难得这天中午竟吃下了好些东西,思唯开心得不行,直言带她来这里是个超级明智的决定。

  陆北堂大多数时候都只是跟肖瑜聊天,偶尔转头看两个女孩一眼,见两人吃得香甜,也只是微笑,并不多说什么。

  吃过午餐,肖瑜很大方地又做出了晚餐的邀请,陆北堂欣然应允,思唯立刻附议,黎湘也只是随思唯一起。

  帮着肖瑜收拾好碗碟之后,思唯拉了黎湘一起去附近遛弯,而肖瑜则冲了一壶好茶招呼老友。

  “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回来,不就是为了见见那孩子吗?”肖瑜问,“为什么又不跟她聊些什么?”

  陆北堂端着茶杯,缓缓一笑,“她内心封闭,眼睛里都是防备,我不想吓到她。”

  ……

  没过多久就下了一场小雨,郊区天气凉爽极了,思唯和黎湘遛到附近的小河边,便在河边吹风泡脚,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眼见着太阳落山,两人才起身往回走。

  没想到回到小院,却已经又多了一位客人。

  陆景乔坐在偏厅里,正有些心不在焉地跟陆北堂说话,一抬头,便看见黎湘和思唯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见他,思唯顿时面露不忿,黎湘一怔之后反倒缓缓笑了起来,“四哥也来啦?”

  陆景乔看着她,目光微微凝住。

  “你这两天好忙的样子。”黎湘说,“今天空了?”

  陆景乔点了点头,淡淡应了一声。

  “那你们先聊。”黎湘拉了思唯的手,“我跟思唯去厨房偷偷师。”

  说完,她便拉着思唯走出了偏厅。

  陆景乔一直看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这才收回视线,一转头,却发现陆北堂的目光依旧停留在门口。

  一瞬间,陆景乔心里忽然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虽然只是飞快,然而他却还是抓住了。

  待陆北堂收回视线,陆景乔才又缓缓开了口:“您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没回国了,这次怎么突然想到要回来?”

  陆北堂闻言,淡淡笑了起来,“就是因为太久没回来,所以才想回来看看。”

  “是么?”陆景乔说,“那时间还真是挺巧的。”

  陆北堂微微一顿,片刻后才又笑了起来,“你一向眼神锐利。没错,我是听说了跟黎湘妈妈相关的那些事情之后才决定回来看看的。”

  果然。陆景乔目光微微一沉,想起了黎湘得来不易,总是反复翻看的那些她妈妈的照片。在某一张十来个男男女女的合照中,他曾见到过年轻时候的陆北堂。

  “你跟黎湘的妈妈是认识的。”陆景乔沉声开口,“关系有多亲密?”

  陆北堂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开门见山,“这重要吗?”

  “重要。”陆景乔说,“如果会产生负面影响,那就永远不要提及。”

  陆北堂听着这个侄子毫不客气的冰凉语调,微微笑了起来,“你是怕对黎湘产生影响,她对你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