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0 一次全新的检测结果
  230 一次全新的检测结果

  陆景乔缓缓抬眸看向陆北堂,深褐色的眼眸中是凝萃的冷,仿佛一碰就要碎掉。

  “这跟你没有关系。”陆景乔说。

  陆北堂闻言,安静片刻之后微微点头一笑,“你说得对,你对黎湘怎么样的确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感到有些诧异,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会因为一个女孩子而化作绕指柔。”

  陆景乔显然不太想提及他和黎湘之间的事,端起面前的茶杯来喝了一口,才又开口:“四叔还是说回和黎湘妈妈之间的事情吧。”

  陆北堂轻笑着叹息了一声,随后才又开口:“我跟黎湘的妈妈是故友,用你的话来说,的确算得上是关系很亲密的故友。”

  “那就不要再说了。”陆景乔眼眸一黯,很快道,“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黎湘面前,也不要再提及跟她妈妈有关的事情。”

  陆北堂看他一眼,缓缓开口:“如果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回来的,你这样的要求,我怎么可以做到?”

  “如果四叔固执己见,我不介意用别的方式让四叔闭口不言。”陆景乔声音瞬间已凛如寒冰。

  陆北堂听了,神色却依旧平静,“你觉得你这样是保护黎湘的方式?”

  “我怎么做事,不需要四叔来评价。”陆景乔说。

  陆北堂看着他,恍惚之间仿佛又看到了十年前那个在美国的陆景乔,阴鸷寒冷、固执桀骜,像一块森冷而锋利的寒冰。

  可是却依然不尽相同。

  十年前的陆景乔,和十年后的陆景乔,除却年岁增长,终究还是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

  而这样的变化,无疑是因为黎湘。

  大概是因为美好善良的姑娘总会有某种治愈的奇效,如丁梦,如黎湘,这般地一脉相承。

  “我看得出来黎湘被这次的事情伤得很深。”陆北堂终究还是又缓缓开了口,“而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想要告诉她,她妈妈并不是那样的人。”

  陆景乔眼神赫然一凝,“你说什么?”

  陆北堂看着他,肯定地重复了一遍,“我说,她妈妈并不是那样的人。”

  话音刚落,门口的光线骤然一暗,两人同时抬头看去,看见了缓缓出现在门口的黎湘。

  她手中端着一叠小点心,应该是准备送进来给他们品尝的,可是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应该已经听到了他们说的话。

  陆景乔心中骤然一沉,只是抬眸看着黎湘。

  而黎湘却只是看着陆北堂。

  似乎到了此时此刻,她才终于有心思将这位陆景乔和思唯的堂叔仔细地打量清楚,连他眼里的温和与沉痛,她也一丝一丝地辨了个分明。

  黎湘缓缓将手中的茶点放在桌子上,这才缓缓开了口:“您也认识我妈妈?”

  陆北堂看着她有些空泛的眼神,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黎湘似乎有些想笑,扯了扯嘴角,到底还是没有笑出来。

  这样似曾相识的画面,是在哪里出现过来着?

  很快她就想了起来,应该是她初识蒋天和的时候,那个男人也是这样,彬彬有礼,温和慈爱,怀念着与妈妈相识的往日,夸赞着妈妈的美好。

  可是到头来,到头来——

  黎湘没有再想下去,而是看向了陆景乔,“四哥,我有些头疼,我们先回去好不好?”

  陆景乔的视线从陆北堂身上掠过,目光已经寒凉到极致。他站起身来,握了黎湘的手便往外走去。

  思唯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只看见小院门口人影一闪,有些好奇地跑出去一看,却看见陆景乔的车已经径直驶离了这里。

  思唯连忙转身跑进偏厅,一看黎湘也不在了,只剩下陆北堂独自坐在那里,目光有些悠远。

  “四叔,怎么了?”思唯连忙问,“我哥跟黎湘怎么突然走了?”

  陆北堂站起身来,淡淡道:“没什么,也许他们都需要一段时间冷静冷静。”

  ……

  夜里,陆景乔在时隔三天之后,终于又一次留宿在黎湘的公寓。

  大约是因为下午在河边吹了风,黎湘有些头疼,早早地就睡下了。而陆景乔将她抱在怀中,感觉着她微微蜷缩的睡姿,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忽略了,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卧室里一片漆黑,始终睁着眼睛不曾睡着的陆景乔却忽然一下子坐起身来。

  怀中的黎湘仿佛一点都没有被他惊动,依旧乖巧沉睡着。

  黑暗之中,陆景乔面容分外沉晦地坐在那里,几分钟之后,他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了客厅。

  这个时间万籁俱静,他拿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那头传来陆北堂清醒而平静的声音,“景乔?”

  陆景乔在沙发里坐下来,给自己点了支烟,才缓缓开口问道:“你下午说黎湘的妈妈不是那种人,是指什么?”

  陆北堂对他这个问题似乎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惊讶,再开口时,他声音中似乎已经含了一丝宽慰:“我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差错,我只知道,小梦不会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你确定?”陆景乔问。

  “我确定。”陆北堂回答。

  沉默片刻之后,陆景乔挂断了电话,迅速又拨了另一个号码。

  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来贺川有些含糊却紧张的声音:“陆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陆景乔靠坐在沙发里,缓缓开口:“再检测一次dna。”

  贺川虽然强行让自己清醒,可思绪明显还是有些迟缓的,一时间他竟然完全不明白陆景乔在说什么,“什么dna?”

  “黎湘、黎仲文、蒋天和三个人的dna。”陆景乔声音冷沉地阐述,“换一家机构,换一批检测人员,我要一次全新的检测结果。”

  电话那头,贺川终于彻底清醒过来,缓缓回味了一遍陆景乔吩咐的事情,他刚想提醒陆景乔蒋天和应该已经离开江城了,想了想,却还是没有说,只是沉声应道:“好的,天一亮我就去办这件事。”

  挂掉电话,陆景乔坐在沙发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直至天一点点地亮起来。

  黎湘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陆景乔已经在沙发里坐了将近三个小时。

  一走进客厅黎湘就闻到了浓浓的烟味,眼神顿时就清醒了许多,她看着坐在沙发里的陆景乔,又看了一眼茶几上放着的烟灰缸,缓缓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怎么了?一大早就坐在这里抽了这么多烟,出什么事了吗?”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伸出手来将她抱进了自己怀中。

  只这么轻轻一抱,也能明显察觉到黎湘身体的单薄无力。

  其实她一向瘦而不柴,美得健康匀称,可是这段时间下来,她明显地又瘦了不少。

  陆景乔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头来,轻轻在她唇角吻了一下。

  黎湘怔了片刻,随后才微笑着回吻了他一下,“这么说,没什么事?”

  陆景乔淡淡点了点头,黎湘这才站起身来,“那我去卫生间了。”

  ……

  陆景乔离开公寓去上班之后,宋衍很快就赶了过来看黎湘。

  他照旧买了早餐,可是黎湘却已经跟陆景乔一起吃过了,因此便只是宋衍自己一个人吃。

  “你要不要再吃一点?最近你可瘦太多了。”宋衍一面吃着一面问黎湘,一抬头,却发现她目光有些放空地看着窗外。

  宋衍心头微微一跳,连忙喊了她一声:“湘湘!”

  黎湘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

  “你在想什么?”宋衍问。

  其实这两天黎湘的情绪已经平复了很多,这样子放空的状态隐隐透着不正常,所以宋衍才连忙问道。

  面对着他,黎湘再无隐瞒。

  “宋衍,昨天我又见到我妈妈一个故人。”黎湘自己说着,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说,我妈妈并不是那样的人。你说,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宋衍一怔,很快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是什么人?我陪你一起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