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1 事件的真相仿若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扇在脸上
  231 事件的真相仿若一个巨大的巴掌,狠狠扇在脸上

  黎湘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明明在听到陆北堂说他是妈妈关系很亲密的故友时她就已经开始反感和厌恶,可是回来之后的整个晚上,她脑海中反反复复,却都是陆北堂那句“她妈妈并不是那样的人”。

  她终究还是跨不过去这个坎,于是,即便依旧是满心防备,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去见一见这个可以断定她妈妈是什么样的人的男人。

  一个多钟头后,宋衍陪着黎湘到达了陆北堂住着的酒店,并且在大堂里见到了陆北堂。

  陆北堂穿着灰色西裤白色衬衣,整洁得没有一丝褶皱,依旧是黎湘昨日所见,那个温润清俊的男人。

  “吃过早餐了吗?”陆北堂微笑着问黎湘,“要不要去餐厅吃点东西?”

  “不用了。”黎湘回答,“我有些事情想问您。”

  陆北堂对此似乎丝毫不意外,点了点头之后说:“我在楼上订了个套间,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去坐坐。”

  黎湘顿了顿,转头看向陪自己一起来的宋衍。接收到她的视线,宋衍很快开了口:“那我就在大堂等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黎湘轻轻应了一声,陆北堂又朝着宋衍点了点头,这才带着黎湘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宋衍看着两个人走进电梯的身影,有些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并不是他不愿意陪黎湘一起去,而是黎湘母亲的事情对黎湘来说实在太过重要,不可侵犯,所以他只能将空间留给黎湘自己。

  陆北堂独自住着一个行政套房,虽然已经入住两天,却仍旧如同他这个人一般,井井有条,整洁如新。

  黎湘在起居室的沙发里坐下,这才开口道:“对不起,昨天的事情,是我太没有礼貌了。”

  “不用跟我道歉。”陆北堂回答,“我理解你的心情。”

  他在吧台那边忙活了一阵,而后端过来一壶清茶,倒上两杯,将其中一杯放到了黎湘面前。

  黎湘说了声“谢谢”,接过来品了一口,随后忽然皱了皱眉。

  “苦吗?”陆北堂看着她的神情,忽然笑了起来,“这茶本不苦,我本身偏好这种口感,所以托当地的朋友单独炒制的。你要是不喜欢,我给你换杯花茶。”

  黎湘却只是看着手中的茶杯,过了片刻才低低说了一句:“六安瓜片。”

  陆北堂神情微微一凝,随后才又笑了起来,“你竟然知道。”

  黎湘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他,安静许久,才又开口:“我妈妈从前也总是冲这种茶。”

  陆北堂神情稍有恍惚,黎湘才又继续道:“不过没这么苦,所以她总是说市面上卖的茶不合她的口味。”

  黎湘说完,才又抬头看向陆北堂,陆北堂与她对视良久,才又缓缓开口道:“她第一次喝的时候也跟你一样,觉得很苦……我竟然不知道她后来会喜欢上这种味道。”

  一个起初难以接受的味道,后来渐渐接受,变得喜欢,变得难以离开……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黎湘内心百转千回,很想去追寻一下答案,却终究没有。她静静地看了他很久,才又开口:“您昨天说,我妈妈不是那样的人,是什么意思?”

  陆北堂忽然就想起了自己凌晨时候接到的那个电话。

  这两个对他而言的晚辈,难怪会走到一起,这会儿看来,他们身上果真是具有相同的特质。

  而面对着黎湘,陆北堂能够说的显然更多。

  “你了解你妈妈吗?”陆北堂问。

  黎湘沉默片刻,缓缓道:“我觉得我了解她。”

  “觉得。”陆北堂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那说明你心里还是有疑虑,对不对?”

  黎湘目光倏地一凝,再看向他的时候,眼睛里已经不自觉地又流露出防备。

  这个男人一语道破她内心的纠结与痛楚,那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其他人看到的狼狈。

  陆北堂这才又继续开口道:“那我可以告诉你,你不用怀疑自己,也不用怀疑你妈妈。因为你妈妈确实是美好善良的女人,那些人嘴里说的那些,你心里产生的动摇和疑虑,你可以通通都忘记掉。”

  黎湘坐在那里,仿佛有些回不过神来,可是眼泪却已经猝不及防地就掉了下来。

  是的,面对着这样难堪的身世,面对着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和辱骂,她也动摇过,怀疑过,并且在这样的动摇与怀疑中,她逐渐偏离到一个四顾茫然的位置。没有人可以回答她、指引她、支持她,因为她身边的所有人,关心她的、爱她的,都只能沉默于她这样狼狈的身世之中,却已经是最大的支持。

  可是此时此刻,这个男人却无比肯定地告诉她,不用怀疑自己,也不用怀疑妈妈。

  黎湘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不争气过,就这么一句话而已,她竟然就已经彻彻底底地溃败,再难冷静自持地面对这个男人。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黎湘看着他,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你能不能告诉我,妈妈当初究竟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陆北堂却缓缓移开了视线。

  他放下手里的杯子,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外面那陌生而冰凉的城市,很久之后才开口:“对不起,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命运弄人,我去了美国,跟你妈妈断了缘分,当初她经历了什么,我并不能回答你。”

  然而片刻之后,陆北堂却又开口继续道:“可是我可以明确回答你的是——如果她知道那个男人有家庭,她不可能会放任自己跟那个男人有瓜葛;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不会选择将你送离她的身边;如果她知道知道你是蒋天和的孩子,那她不可能将你送到黎家——”

  ……

  下午四点,陆氏集团。

  电梯在46楼停下打开,贺川手中拿着两个文件袋从电梯里走出来,匆匆走向陆景乔的办公室。

  简洁在办公室门口看到他,连忙打招呼:“贺先生。你脸色怎么这么差?不舒服吗?”

  贺川来不及回答,摆了摆手之后,匆匆走进了陆景乔的办公室。

  听见声音,陆景乔抬眸看向他,神情沉静,目光却是冷凝的。

  贺川一背的冷汗,走上前来将两份文件放到了陆景乔面前。

  因为陆景乔今天突然要求他对黎湘三人的亲子关系进行复验,他察觉到事情的复杂性,因此做了两手准备,另外找了两个机构同时进行验证。

  而此时此刻,那两份结果都摆在了陆景乔面前。

  贺川本来以为陆景乔会自己打开看,没想到陆景乔却只是问了一句:“什么结果?”

  贺川闻言,只觉得一头冷汗,看了陆景乔一眼,只见他眸色沉沉,竟然没往那个文件袋上看一眼。

  想来,终究还是忐忑的吧?

  贺川微微一凝神,重新拿起两个文件袋,一面拆开一面咬牙回答:“因为蒋天和已经离开了江城,我没办法再拿到他的dna样本,所以我想办法拿到了蒋程程的样本,跟黎小姐和黎仲文的样本一起送去了两个研究所作比对——”

  说到这里,贺川已经将比对结果拆开放到了陆景乔面前。

  “两份报告结论是一致的,黎小姐和蒋程程并没有血缘关系。”贺川咽了口唾沫,才继续道,“但黎小姐和黎仲文……是亲子关系无疑!”

  陆景乔视线早已经落在面前的两份报告上,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这个结果。

  黎湘是黎仲文的女儿,这个从一开始就公认无疑的结论,到了如今,却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扇了所有人一个耳光。

  贺川说完这个结果,也知道先前是自己办事不力,不等陆景乔说话,他已经开了口:“之前那份报告之所以出错,肯定是有人调换了黎仲文和蒋天和dna样本,我已经找人去调查事件起因了,三天之内应该就会有结果。”

  陆景乔却没有回答,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