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2 在江城,还会有谁能够帮蒋程程这样算计他?
  232 在江城,还会有谁能够帮蒋程程这样算计他?

  这天傍晚,陆景乔忽然接到了黎湘的电话。

  她原本就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自从这次跟她身世有关的事件爆发之后,他们之间的通话更是寥寥无几,而由她打过来的更是没有。因此陆景乔看着屏幕上那个闪动的那个号码,竟怔忡片刻,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还没下班吗?”黎湘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竟隐约是轻快的,“我在煮晚餐,你要不要回来吃?”

  陆景乔尚未回答,背景音里忽然传来宋衍的声音:“湘湘,你开酒器放在哪儿了?”

  黎湘迟疑片刻,回答了一句:“可能在那个抽屉里,你找一下。”

  陆景乔静静听完那边的对话,才又听到黎湘的声音:“你在听吗?”

  “嗯。”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随后却道,“我回不来,你们吃吧。”

  黎湘安静了片刻,才又问道:“那你忙到什么时候?我给你留点饭菜吧。”

  “到时候再看吧,别等太晚,自己早点睡。”陆景乔说完这句,很快便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黎湘穿着围裙站在阳台上,听着电话断掉的声音,微微有些怔忡。

  这与她预想之中的回答完全不同,可能下意识地觉得陆景乔不会给她这样的反应,因此她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没回过神来。

  “湘湘!”直到思唯从厨房里冲出来喊了她一声,“水都沸啦!要做什么你赶紧来啊!”

  黎湘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放下手机走进了厨房。

  思唯在厨房里七手八脚地舔了会儿乱,被黎湘赶出来之后,看见宋衍正坐在餐桌旁将红酒倒进醒酒器里,便微微扬着下巴坐了过去。

  宋衍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了视线。

  他这次回来,思唯对他的态度很明显,简直就是站在对立面的,时刻都透着一股……醋劲。

  “湘湘终于想通了,不再像前段时间那么消沉了。”思唯撑着下巴看着他,“你居功至伟啊。”

  宋衍倒好两瓶红酒,看了她一眼,回答道:“大家都只是一样关心湘湘,我没有什么功劳。其实多亏了陆北堂先生才对。”

  “对哦。”思唯得逞一般,眼神瞬间就亮了起来,“是多亏了我四叔才对。幸好我昨天带湘湘去见了我四叔,不然也不会收到这么好的效果。”

  宋衍看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得意之色,只是微微点头一笑,“是啊,其实也是多亏了你才对。”

  思唯顿时心花怒放,又看了他一眼,勉强道:“好啦,你也是有一定功劳的,否则湘湘也不会第一时间就叫我们一起吃饭了——”

  宋衍只觉得好笑,却并没有表露在脸上,只是连连点头称是。

  ……

  与此同时,告诉黎湘不能回来吃饭的陆景乔却身在博朗酒庄,烟酒不离。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又有人进来,一眼看见坐在沙发里的陆景乔,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本来准备来拿两支酒回家喝,听说你在这里,就过来打声招呼。”

  陆景乔一抬头,便看见了慕慎希。

  慕慎希解开西装扣子,在旁边的那朵沙发里坐了下来,也是不客气,拿起醒酒器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之后就笑了,“用82年的酒来浇愁,太奢侈了,果然是豪门世家的作风。”

  陆景乔指间夹着香烟,懒得多看他一眼,话也不多说一句,目光浅浅地游离在前方的电视屏幕上。

  “听说你是有女朋友的人。”慕慎希丝毫不介意他的淡漠,继续道,“这个时间不跟女朋友烛光晚餐,却跑来这里喝闷酒,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难道是吵架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蒋大美人不是要高兴坏了?”

  听他提起蒋程程,陆景乔缓缓抬眸看了他一眼,“你倒是时刻记挂着她。”

  慕慎希低笑了一声,“蒋大美人对你的心思那么明显,在什么场合都不愿意掩饰,一看见你,自然就难免想起她。说起来也有好长时间没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

  陆景乔听到这句,这才又一次看向他,淡淡道:“无论她在忙什么,我并没有怀疑会跟你有关,你无需刻意解释。”

  慕慎希听了,顿时笑出声来,随后端起酒杯来敬了敬陆景乔,“你既然已经打过招呼,我自然不敢再做什么,毕竟我可是要仰陆氏鼻息而活的人。只不过,看起来蒋大美人确实是有新动作?不会这么巧跟前段时间那出身世大戏有关吧?”

  他话音刚落,陆景乔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贺川打来的,陆景乔接起电话,听到那头传来贺川有些气喘的声音:“陆先生,有消息了。”

  “嗯。”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

  “之前那间化验所有化验师被收买,要求他调换黎仲文和蒋天和的dna样本,所以才会造成了那一次的化验结果。”贺川声音低沉地开口,“收买他的人没有留下任何身份信息,只是给了他一笔钱,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我会继续安排人调查——”

  陆景乔挂掉电话,又吸了口烟之后,捻灭烟头站起身来,对慕慎希说了一句:“慢坐。”

  慕慎希嘴角噙着笑,朝他举了举酒杯,陆景乔径直就离开了这里。

  出了酒庄,他径直驾车回到了陆家大宅。

  司萍在花园里一眼看到他的车子,心头正惊讶的时候,却见他的车并没有驶向车库,而是径直驶向了主楼后面的几幢小楼。

  司萍顿时更觉得诧异,连忙穿过主楼来到后面,却见陆景乔的车子正停留在陆景霄住着的那幢小楼前!

  “景乔!”司萍上前,“你在这里做什么?”

  陆景乔坐在驾驶座上,正低头给自己点燃一支烟,打火机跳跃的火苗映得他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明,也许是光线太暗的缘故,竟看得人隐隐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陆景乔呼出一口烟圈,视线才又落到眼前的这幢小楼上,沉晦的目光不见丝毫波澜。

  “大哥在家吗?”陆景乔忽然问了一句。

  司萍顿时更加惊诧,“你找你大哥?有什么事?”

  陆景乔并不回答,司萍见状,心头不由得有些惶惶,却还是故作平静地开口:“你大哥不在家还能在哪儿?你是有什么事要跟他说吗?”

  话音刚落,忽然有一个人影从小楼里走出来,陆景乔和司萍同时看去,看见了平时照顾陆景霄的那个护工。

  司萍一看见她,连忙问了一句:“大少爷睡了吗?”

  那护工一怔,随后才开口回答:“大少爷出去了,还没有回来呢。”

  “出去了?”司萍一怔,“他一向少出门,怎么会这么晚还没回来?”

  “我不知道。”护工回答,“大少爷这段时间常常出去,经常都是很晚才回来,有时候还是第二天才回来的。”

  陆景乔听到这里,缓缓扯了扯嘴角。

  陆景霄一向深居简出,在陆家几天不露面也是常事,家里的人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隐身状态,因此也都不甚在意,所以司萍根本不知道陆景霄这段时间竟然经常出门,听说他还有时间会夜不归宿,司萍更是惊诧:“他腿脚不方便,夜不归宿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说?”

  护工有些委屈地低下了头,“大少爷交代的不必向任何人提及,所以我也就没说过……”

  司萍听了,忍不住皱了皱眉,“他能去哪儿呢?”

  说完,司萍才又弯腰看向车里的陆景乔,“景乔,你找景霄到底有什么事?”

  陆景乔仍旧没有回答,却已经缓缓发动了车子,在司萍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车子已经疾驰而去,径直驶离了陆家。

  他早该想到,他早就应该想得到——

  蒋天和是个废物,蒋程程即便想得出这个法子,一个人也绝对不可能完成这出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计划。

  而在江城,会这样子算计他的,能够帮蒋程程完成这个计划的,除了陆家的人,几乎可以不作他想。

  而陆家最恨他的是谁?

  答案是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