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3 四哥,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233 四哥,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

  陆景乔的车高速奔驰在路上的时候,城南某高档公寓里,大门被用力打开,随后,蒋程程夺门而入。

  白色的真皮沙发里,陆景霄安安静静地坐着,原本正闭目享受音乐,流畅祥和的音乐却被突如其来的杂乱声音破坏。

  陆景乔缓缓睁开眼来,看了一眼从门口走进来的女人,伸手拿起遥控器,关掉了音响。

  蒋程程径直走到他面前,有些气急地问:“你知不知道陆北堂回来江城了?”

  “谁?”陆景霄唇角似有笑意,清冷反问了一句。

  “陆北堂!你爸爸的堂弟!”蒋程程神情有些仓皇,“我爸说过,他是当年唯一一个跟丁梦那个女人谈过恋爱的男人,他们爱得要生要死!只要陆北堂说一句话,就能揭穿我爸根本不可能跟丁梦有关系的事实!”

  陆景霄听了,伸出手来端起面前的红酒杯,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随后才缓缓开口:“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蒋程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片刻之后冷笑了一声,“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当口回来,你难道会觉得是巧合?等他揭穿了我们的事情,你觉得景乔会什么都不做?”

  陆景霄听了,缓缓点了点头,“你说得对。他不但会做事,而且一定会狠到极致——”

  “那你还不想想办法?”蒋程程说,“总之不可以让景乔知道真相!”

  陆景霄闻言,忽而轻笑一声,缓缓道:“晚了。”

  “你说什么?”蒋程程仿佛是没有听清,反问了一句。

  “陆北堂已经回来三天,你却到今天才得到消息。”陆景霄轻笑了一声,“在这个年代,消息滞后可是个大忌。”

  “你早就知道?”蒋程程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想到办法了?”

  陆景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杯中的红酒,缓缓道:“似乎还有一件事情我应该知会你一声——今天下午陆景乔已经从另外两间化验所拿回了两份新的dna检测报告,那上面应该清清楚楚地列明,黎湘就是黎仲文的女儿,跟你们蒋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蒋程程脸色赫然一变,“你说什么?”

  “不够清楚吗?”陆景霄喝了一口红酒,淡笑着反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蒋程程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淡然,实则深沉莫辨的男人,“你既然知道了这些事情,为什么不通知我,为什么不想办法阻止?景乔现在知道这件事我们就完了!”

  “完?”陆景霄唇角笑意愈发深了起来,“怎么个完法?”

  “他之前已经用一笔钱跟我断绝关系了!”蒋程程几乎胀红了眼睛,“现在他知道这件事,他不会留情的!”

  说完,她一下子扑到陆景霄身上,“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景乔根本不可能知道!”

  “你在害怕什么呢?”陆景霄目光依旧平淡,唇角笑意却更显凉薄,“当初你做下这件事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吗?说服黎仲文跟你爸一起演一出调换女儿的好戏,玩得这么大,怎么就不想好后路呢?当时要不是我主动出手帮你,你们早在陆景乔第一次去验dna的时候就露了馅。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蒋程程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些话来,她震惊得无以复加,很久才回过神来,“你以为你就能撇清关系吗?你在这件事情当中充当了什么角色景乔早晚会查出来!我们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你不可能撇下我独善其身!”

  陆景霄低头看着她,低笑一声,“我有说过我害怕吗?”

  “你为什么不怕?”蒋程程看着他,忽然再次冷笑起来,“你是个瘸子!你拿什么跟景乔斗?当初不就是他把你弄成残废的吗?你以为今时今日你还有跟他相斗的能力?你凭什么?你凭什么——”

  “啪!”

  蒋程程话音未落,脸上忽然挨了重重一个耳光,直接将她打得跌在了沙发里。

  “陆景霄!”蒋程程愤怒抬头,再次看向那个男人时,全身上下却赫然僵住!

  那个男人,那个残废了十多年,即便是在床上也只能由她做主动的男人,此时此刻,竟然缓缓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蒋程程近乎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双腿,看着他高大的身躯倾身下来,用逼人的气势完全彻底地将她的嚣张气焰压制到完全消弭。

  陆景霄低身下来,俯身到她耳边,“你说我凭什么?”

  蒋程程张着嘴,却是完全地僵在那里,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在你服侍得我舒服……”陆景霄伸出手来,指尖从她下巴上滑过,“我倒是可以考虑保你。知不知道该怎么做?”

  蒋程程与他对视着,很久之后,才终于从先前震惊万分的情绪中缓过来。

  她没有看错,陆景霄真的站起来了!他的腿已经好了!

  大脑接收到这个念头之后,蒋程程几乎一瞬间就有了决断,猛地伸出手来缠住面前的男人,一面奉上自己的唇亲吻他的脖子,一面伸出手来解开了他腰间的皮带……

  ……

  凌晨时分,陆景乔的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酒店里的工作人员连忙奔走出来,为陆景乔拉开车门,却惊讶地发现驾驶座上的陆景乔竟是半醉的状态。

  这样的情形从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很多时候陆景乔喝多了都会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酒店,只是今天竟然表现出了醉态,甚是少见。

  工作人员伸出手来准备扶他,却被陆景乔一把推开,随后他自己下车,走进了酒店。

  那工作人员连忙转身跟着,跑到前台拿了房卡,一路跟在陆景乔身后恭送他上楼。

  电梯上到33楼,工作人员连忙走到了陆景乔身前,小跑去去帮他开门。

  而走在后面的陆景乔却在行经空中花园的入口时,与从里面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正着。

  “景乔?”陆北堂看着他,微微有些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来找我的?”

  陆景乔微微眯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之后,继续往前走去。

  两个人住的都是酒店的行政套房,刚好是靠在一起的,那工作人员为陆景乔打开门之后过来,见到陆北堂,连忙解释道:“陆先生是过来休息的。”

  陆北堂闻言,又看了陆景乔一眼,“你怎么会来酒店休息?你知不知道黎湘她——”

  “我知道。”不等陆北堂说完,陆景乔已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已经解开了她的心结。了不起,你很了不起……可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陆景乔说完这句,目光冷凝狠厉地又看了他一眼,随后走进自己所住的房间,“砰”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陆北堂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片刻之后,他低叹一声,摇了摇头,缓缓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

  这天晚上黎湘没有等到陆景乔,迷迷糊糊睡到天亮,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摸过手机看了看。

  时间八点半,星期六。

  黎湘目光落在星期六那三个小字上,忽然怔了怔。

  星期六他虽然偶尔也会有工作,可是事情却很少,按常理昨天再晚他都会过来的,可是他没有。

  黎湘怔忡片刻之后,从床上坐了起来,翻到陆景乔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刚刚拨通,黎湘忽然就听到了外面开门的声音,她连忙放下手机,跑出房间一看,果然看见了开门走进来的陆景乔。

  他身上的手机还在响,陆景乔正准备取出手机的时候,黎湘轻笑了一声:“不用看了,是我打的。”

  陆景乔缓缓抬起头来,看见了站在客厅墙边的黎湘。

  他换了鞋,这才走进来,一直走到了黎湘面前。

  黎湘扬起脸来,与他对视片刻,随后忽然踮起脚尖,伸出手来抱住了他。

  “四哥。”她低低地喊了他一声,轻声道,“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