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5 余生的黑暗与苦涩,由他一个人来尝受
  235 余生的黑暗与苦涩,由他一个人来尝受

  那一个周末,两天都是阴雨绵绵,而黎湘仿佛是在做梦,一场浑浑噩噩,总是醒不过来的梦。

  宋衍和思唯都以为周末她会跟陆景乔过二人世界,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在这个周六的早上,陆景乔跟她说了分手。

  所以这个周末,黎湘一个人在公寓里待了两天,陷在那场醒不过来的梦里,自我放逐。

  而同一个周末,陆景乔住在酒店,同样寸步不离房间。

  周日的周五,陆北堂在酒店餐厅吃过午餐,买单离开的时候经过吧台,却忽然听到两名侍者的对话。

  “那两支酒是陆先生要的,赶紧送去他房间。”

  “又要酒?”另一名侍者回答,“这昨天到今天,已经第八瓶了吧?”

  “你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他要你难道不给他送过去?”

  那名侍者听了,只能叹息一声,拿了托盘放上两支酒,准备给陆景乔送过去。

  陆北堂跟他一同步入电梯,终究还是开口问了一句:“3306号房的?”

  “是的,陆先生。”那名侍者连忙回答,“是陆景乔先生要的酒。”

  “他周末都住在这边?”陆北堂又问。

  “之前并没有,这个周末陆先生倒是都住在这边了,而且一个人已经喝了好些红酒……”那名侍者有些小心翼翼地说,“但是他要酒,我们也不能不送。”

  电梯很快在33楼停下,陆北堂开口道:“把酒给我,我给他送过去。”

  酒店原本就是陆氏旗下的,员工对于陆姓的人自然格外尊重,这位陆北堂先生虽然不是陆氏的人,却好歹是陆家的人,是陆景乔的长辈,因此那名侍者很快将手里的酒交给了陆北堂,连连道谢。

  陆北堂拿着两支酒,走到陆景乔房间门口按响了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才打开,陆景乔却脸都没有露一下,更没有看一眼是什么人在按门铃,直接就又回到了房间里。

  陆北堂推门而入,屋子里没有亮灯,窗帘紧闭,漆黑的空间里是逼人的烟味和酒味,格外刺鼻,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陆北堂很快就伸出手来按亮了开关。

  起居室里,陆景乔倚坐在沙发里,眼睛似乎早已经适应了黑暗,房间灯光一下子亮起的瞬间,纵使并不刺眼,他却还是猛地遮了一下眼睛,而后格外寒厉的目光投向了打开灯的那个人。

  陆北堂与他对视一眼,目光落到他面前的茶几上,上面空酒瓶、酒杯、烟头造成一片狼藉,也清楚地昭示着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的心境。

  陆北堂走上前来,将两支酒放在桌子上,“你要的酒。”

  陆景乔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冷冷说了一句:“出去。”

  “你跟黎湘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陆北堂又问。

  陆景乔猛地一脚揣在面前的茶几上,瞬间就踹翻了整张桌子,酒瓶被子砸碎一地,“我叫你出去!”

  陆北堂静静地与他对视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你是什么样的性子,十年前在美国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当然不会多过问你的事情,可是如果这件事牵涉到黎湘,那我可能忍不住要问几句。”

  陆景乔听了,忽然冷笑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你知道关我什么事。”陆北堂回答,“我希望黎湘能够过得幸福。”

  陆景乔目光阴沉寒凉,片刻之后,他抓起身边的香烟和打火机,慢条斯理地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随后才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陆北堂面前与他对视着,冷冷开口:“你希望她过得幸福,那你现在如愿了,从今往后,她都会过得很幸福。”

  陆北堂目光依旧沉静温和,听完陆景乔说的话之后,他缓缓开口道:“你确定?”

  陆景乔没有再回答,转身走到了窗边,只留给陆北堂一个背影。

  陆北堂盯着他颀长的背影看了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很快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陆景乔依旧只是站在窗边,遥遥看着远处的江城大桥,脑海中却只是回响着陆北堂刚才的那三个字——你确定?

  他怎么可能不确定?他简直确定到无以复加。

  曾经傅西城问过他,为了一个黎湘值不值得,他的回答是,如果连自己想要的人都得不到,那又有什么是值得的。

  是的,他想要黎湘,这个女人,从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他就想要,而后发生的种种,便更放不开手。

  可从头到尾,都只是他想要而已,而黎湘想不想要,却从来都被忽略。

  而她偏偏是不想要的,也是不需要的。

  而他罔顾她的想法,强行侵入她的生活与情感,可是带给她的却是什么?

  快乐?没有。

  幸福?没有。

  只有痛苦是持续的,无尽的……

  明明从去到美国的那年起,他就知道自己没办法做一个正常人,可是遇上一个女人,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体验,想要尝试正常人的生活。

  可是他却忘了自己原本就是生活在无边的黑暗里的,这样强行侵入她的生活,只会将她也一起拉入他的世界——

  而她原本想要的,只是最简单最平静的生活。

  这样的黑暗,他已经独自走过十多年,又何必要将那样一个她也拉进来共同承受?

  曾经以为想要一个人,那就一定要得到才算是圆满,可是到了今时今日他才体会到,一厢情愿的事,从来都不会有圆满。

  既然如此,那何不放她自由,放她幸福?

  余生的黑暗与苦涩,由他一个人来尝受,就已经足够。

  *

  周一的早晨,黎湘一觉醒来,外面艳阳高照,宽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手机上也没有一条信息,她才仿佛终于在刺目的阳光中清醒了过来。

  陆景乔给了她一串钥匙,然后跟她说了分手。

  这样一个事实清晰地印在脑海之中,黎湘在床上坐了许久才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客厅里,拿起了陆景乔给她的那串钥匙。

  随后,她给宋衍打了一个电话:“宋衍,你知不知道他重新修建的梦园在哪里?”

  宋衍知道,而且不仅仅是知道。

  半山腰的别墅群区,梦园的新地址。

  黎湘推门下车的瞬间,只以为自己是穿越了——

  眼前的梦园,白色的围墙,灰色的小楼,葱郁的花园与草坪,就是她记忆中的梦园,就是她失去的那幢梦园!

  从进门开始,黎湘整个人就是呆滞的,她惶然地看过每一扇门,每一扇窗,每一个阶梯,再一次地如堕梦境。

  一模一样,这里的一切,包括屋子里的家居摆设,都与她记忆之中的梦园一模一样!

  黎湘梦游一般,从楼下走到楼上,用陆景乔交给她的那一串钥匙打开门一扇门,看过每一个房间,仿佛进入了时空隧道一般,回到了自己八岁以前的那些日子——

  可是,什么人可以这样完整地复制出梦园?

  站在二楼的露台上时,黎湘终于克制不住地转头看向了宋衍。

  宋衍仿佛是知道她心里的问题,很快开了口:“他花了很多的人力和物力,梦园的旧址那里,被推倒的一砖一瓦,能用的他都吩咐人清理了出来,甚至还有每道门上的锁,他也拆了下来用在这里,用来重新建造这座梦园。我在这边帮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忙,可是我也只知道梦园的外观和里面的部分摆设而已,是他找到了很多老人,甚至还有在你外公在世的时候在梦园当过帮佣的老人,最终才一点点地复制出了梦园的全貌——湘湘,这是你记忆中的梦园吗?”

  黎湘说不出话来,她手里紧抓着那串钥匙,那串在现如今的社会里几乎已经用不到的钥匙,缓缓在露台上蹲了下来。

  妈妈留给她的梦园,她生命中那样重要的梦园,曾经以为会永远失去梦园……

  现在她重新见到了,并且拿回来了,可是却没有狂喜,没有兴奋,只有满心酸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