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6 塞上牛羊空许约
  236 塞上牛羊空许约

  当思唯站在全新的梦园前面时,整个人几乎是目瞪口呆的。

  梦园不仅是存在于黎湘记忆中的,同时也是存在于她的记忆中的。

  在她和黎湘还是少女的那些年,她偶尔会陪黎湘去梦园走一走,虽然那时候黎湘没有钥匙,进不去梦园,可是两个人光在梦园外面坐着聊天八卦畅想未来,就可以打发一整个下午的时间。

  所以当她眼睁睁地看着以前那幢梦园被推倒在眼前的时候,她心头同样有感触。

  可是此时此刻,眼前这个全新的梦园,简直是一比一的完全复制,除了新旧程度不同,跟她记忆中那个梦园完全没差!

  思唯被惊得站在原地不敢动,直至看见二楼阳台上的宋衍朝她招了招手,这才回过神来。

  思唯一进屋便又被屋子里80、90年代的风格惊了一轮,正好奇地四下观望时,宋衍从二楼上走了下来。

  “这怎么回事啊?”思唯摸了摸客厅里极具复古感觉的真皮沙发,抬头问宋衍,“你干的?”

  “我只是参与了一部分。”宋衍回答。

  思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我四哥?”

  她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太好了,现在梦园回来了,湘湘一定开心死了吧?她人呢?”

  “在楼上房间休息——”

  宋衍话音未落,思唯已经站起身来,直接跑上了楼。

  楼上几个房间都开着门,空无一人,只有一间房的房门关着,于是思唯直接推开那个房间,果然看见了躺在床上的黎湘。

  “湘湘!”思唯上前趴在了床边,轻笑着喊黎湘。

  黎湘原本半张脸都遮在被子里,紧闭着眼睛在睡觉,听到她的声音似乎才醒,缓缓睁开眼来,对上思唯兴奋跳跃的目光之后,她也缓缓笑了起来,“思唯。”

  “你是不是开心得快要傻掉了?”思唯只觉得黎湘目光有些迟缓,忍不住笑出声来,“梦园终于回来了!”

  黎湘安静地与她对视了片刻,随后坐起身来,伸出手来抱住了她。

  “湘湘?”思唯这才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梦园重新被复制了出来,可是宋衍和黎湘的情绪,好像都不太对头。

  “是啊思唯。”黎湘这才开了口,低声说道,“我开心得都快要傻掉了……你还记得,我从前跟你说过的那个梦想吗?”

  思唯一怔。

  她当然记得,黎湘说过,最期盼的生活就是能够搬回梦园,然后收养两个孩子,保持着跟宋衍的友谊,平淡快乐地生活下去。

  而且为了帮助陆景乔和黎湘的感情发展,她还把黎湘这个最初的梦想告诉过陆景乔。

  可是现在,虽然拿回了梦园,可是黎湘和陆景乔感情正好,又关以前那个梦想什么事?

  “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实现那个梦想了。”黎湘靠着她的头轻笑了一声,“还可以很庆幸的是,除了宋衍,我还多了一个你。”

  思唯一呆,“那我四哥呢?”

  “我们分手了。”黎湘低声道。

  ……

  是的,过了一个周末,在加上回到梦园这半天的时间,终于让黎湘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以梦园做临别礼物,陆景乔跟她分手了。

  她并不能知道他心中完全的想法,可是多多少少却还是能猜到一些。

  或许是她的不投入让他感到无力,或许是她更偏向宋衍的依赖伤了他,又或许是终于到了该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总之,他疲倦了,厌烦了,终于选择了放手。

  他从来不是不冷静的人,做出的每一个决定必定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所以,黎湘尊重他的选择。

  就这样和平分手,也许才是真正各得其所的结局……

  *

  傍晚时分,黎湘正在梦园里的厨房里准备晚餐的时候,一抬头,却忽然发现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梦园门口。

  她静静地看了片刻,忽然就看见一抹清瘦颀长的身影下了车,她一怔,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往外走去。

  外面的客厅沙发里,思唯正拉着宋衍小声地说着话,表情分外凝重,分明还是在讨论黎湘和陆景乔的事。

  黎湘看了他们一眼,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

  梦园大门口,陆北堂长身独立于门前,目光只是落在门柱上。

  黎湘走上前,有些疑惑地跟他打招呼:“陆先生,您怎么会来这里?”

  陆北堂收回视线,看向黎湘,微微一笑。

  正在这时,思唯从里面跟了出来,见到陆北堂,连忙道:“湘湘,今天晚上我本来约了四叔吃饭,可是你又要做饭,所以我就想取消跟四叔的约。谁知道四叔问我他能不能来看一看,所以我就告诉他地址了,忘了跟你说。”

  “你不介意吧?”陆北堂看着黎湘,低声问道。

  黎湘轻轻笑了起来,“当然不,我很欢迎您。”

  说完,她转头看向了陆北堂刚才看着的位置,却见那里挂着“梦园”的木牌。

  黎湘心绪微微一顿,随后问他:“您认识这个木牌?”

  陆北堂听了,轻轻笑了一声,抬手抚上木牌,眼神变得有些悠远,“岂止是认识,这块木牌是我亲手做的……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还可以见到。”

  黎湘神情微微一顿,目光从那块牌子,又移到陆北堂脸上,缓缓开口道:“那‘梦园’这个名字,应该也是您取的吧?”

  陆北堂听了,脸上缓缓绽开笑意,轻轻点了点头。

  黎湘静静地看着他,一颗心霎时间柔软得一塌糊涂。

  这个男人,以妈妈的名字为梦园命了名,又亲手做了“梦园”的木牌在门口挂了二十多年,还让妈妈养成了喝六安瓜片的习惯,并且一直到去世……

  他和妈妈之间,究竟是怎样的情感,怎样的错失……又是怎样的遗憾?

  ……

  吃过晚餐,宋衍拉了思唯陪自己一起洗碗,而黎湘则冲泡了一杯茶,端到二楼露台去给陆北堂。

  “我也是今天才过来,这边什么都没有,茶叶也是刚刚买菜的时候顺便买的,您将就着喝吧。”黎湘说。

  陆北堂接过茶杯,浅尝了一口,淡淡一笑,“也不错。”

  放下茶杯,陆北堂才又开口:“前两天在酒店都看见景乔了……他今天怎么没来?”

  黎湘闻言微微一顿,安静了片刻之后才又笑了起来,“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未来应该都会很忙吧。”

  陆北堂听了,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黎湘却又很快开了口:“对了,您这次回国,还有什么打算?会一直留在江城吗?”

  陆北堂摇了摇头,笑道:“打算四处走一走,看看阔别多年的祖国的大好河山。”

  “嗯。”黎湘轻笑着说,“您出国那么久,是可以全国上下走一走,看看有什么变化。那第一站去哪儿?”

  “内蒙大草原。”陆北堂回答,“年轻的时候就很想去那边看一看,体验一把赛马牧羊的生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神再度变得悠远苍茫起来,再开口时,已经如同叹息:“可惜,没有去成……答应了陪她一起去的那个人,也再没有机会了。”

  他没有说是谁,可是黎湘眼窝已经控制不住地热了起来。

  片刻之后,她才开口:“其实我也很向往那边。小时候看《天龙八部》,很喜欢萧峰和阿朱,他们也是约定了将来一起去塞外放马牧羊,只可惜后来……塞上牛羊空许约……阿朱死了,我那时候可伤心了,也一直觉得遗憾,所以始终记着他们的约定……”

  陆北堂听完,竟沉默下来。

  黎湘忽然又轻笑了一声:“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知道,我知道。”过了一会儿,陆北堂才回答,随后又看向黎湘开口,“那不知道你会不会有时间和兴趣,陪我走这一遭?”

  黎湘怔忡片刻之后,忽然笑了起来,“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