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7 我们之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237 我们之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同一天的夜里,“四季”会所。

  傅西城这天晚上在这里约了牌局,到了才知道陆景乔也在这里应酬,而且请他吃饭的对象是爱玩爱闹的莫家公子莫寒笙,傅西城过去打了个招呼,便将两个人一起拐到了自己的牌局上。

  陆景乔最近心情不好傅西城是清楚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然而他深知陆景乔的秉性,知道他不会多说,因此也不多问,能找乐子的地方自然要多想着他一些。

  偌大的房间里已经有几个人玩开了麻将,慕慎希坐在扑克桌旁边,百无聊赖地拿扑克当飞镖扔着玩,一抬头看见傅西城陪着陆景乔走进来,他顿时就笑了,“傅大少,你这出去一趟,带回来两个财主啊!”

  傅西城瞥他一眼,“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高兴什么呢?”

  “话是如此,既然玩牌,气势还是要拿出来的。”慕慎希回答道。

  陆景乔面容和眸色一样暗沉,夹着香烟走过来坐下,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慕慎希顿时就挑了眉,“哟,这下可不妙,有杀气。”

  周围一圈人顿时都笑了起来,只有陆景乔仍旧是冷淡沉晦的模样,一言不发。

  牌局很快开始,几个人坐在一起玩德州扑克,倒是比平常玩麻将有趣了许多。

  陆景乔话不多,筹码却丢得格外爽快,前三把就输掉了一半筹码。

  赢得最多的莫寒笙笑得畅快,看着慕慎希,“慕先生,您这感觉好像不太准啊?”

  慕慎希取下嘴里的烟头,瞥了陆景乔一眼,回答道:“走着瞧。”

  果然,从第四把起,陆景乔仿佛就发了狠一般,接连赢了五局。

  慕慎希一面摇头一面取出支票簿来,“反正我今天就是预备好了要输钱的,先摆在这里好了,陆先生,你可要手下留情才是。”

  话音落,陆景乔再度在第二轮就将所有的筹码都推了出去。

  鉴于他的筹码是在座最多的,剩下的人只能要么弃权要么全跟,慕慎希眼明手快弃了权,等着看好戏。

  因为先前一轮陆景乔就是靠这个法子,用一手烂牌赢了一把,这会儿在座一半人不信邪,都跟着下了注,结果一次输了个精光。

  慕慎希咬着烟头笑得格外愉悦,伸出手来递给陆景乔一个大拇指。

  鉴于陆景乔实在是太狠,牌局上的人顿时就少了三个,人少不好玩,傅西城便又想着办法撺掇其他人坐上桌来。

  趁着这个休息时间,慕慎希走开去接了个电话,而贺川也在同一时间来到了包间里。

  看见陆景乔之后,他径直走到了陆景乔身边,低声道:“陆先生,事情已经办好了。”

  陆景乔把玩着手中的扑克,闻言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又问:“美国那边呢?”

  “也已经有消息传了回来,都办妥了,钱也拿了回来。”贺川说道。

  傅西城刚好回到桌边,听见这两人的对话,不由得拧了拧眉,在陆景乔旁边坐了下来,“什么事?”

  陆景乔没有回答他,站起身来往卫生间走去。

  贺川跟傅西城打了声招呼之后便也准备离开,傅西城却一直跟着他走到门口,喊住了他:“贺川!”

  贺川不得已顿住脚步,傅西城就倚在门口,看着他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老板最近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对劲——”

  “傅先生,这是陆先生吩咐的事情,我不好跟您多说什么……”

  傅西城翻了个白眼,“跟黎湘有关?”

  贺川微微一迟疑,没有回答。

  然而他不回答就已经是坐实了傅西城的猜测,傅西城又问:“刚才你说美国的事情也已经办妥,还拿回了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做了什么?”

  慕慎希的声音却刚好从身后传来,“别为难他了,他也只是听吩咐做事而已。”

  贺川听了,连忙又朝慕慎希点了点头,这才匆匆离开了。

  傅西城回头看向慕慎希,慕慎希抛了抛自己手中的电话,淡淡道:“刚刚得到的消息,蒋程程她爸在美国被人绑架,交了巨额赎金之后还被人打断了腿——”

  傅西城脸色蓦地一变,“怎么会?蒋天和不是黎湘的亲生父亲吗?”

  慕慎希回头,看了一眼刚好从洗手间里出来的陆景乔的身影,淡淡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所以,这大概就是原因。”

  慕慎希说完,转身回到牌桌旁边,在陆景乔身边坐下来,将自己的手机往他面前一推,“刚刚蒋大美人给我打了电话,问我知不知道你的下落。你知道的,我这个人不会说谎话——”

  陆景乔闻言,漫不经心地抽了口烟,不以为意。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牌局才散,众人各自离开的时候,傅西城在“四季”门口堵住陆景乔,坐进了陆景乔的车子里。

  虽然只是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可是他多少也查到了一些东西——

  “刚刚慕慎希告诉我蒋天和在美国被人打断了腿。”傅西城说,“而我这边得到的消息是黎仲文夫妇也在路上被一群小混混暴打,现在送进了医院,情况具体怎么样还不知道。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巧合。”

  陆景乔含了一支烟在口中,低头拨开打火机,火光明灭,映出他分外冷沉的面容。

  傅西城一见他的反应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不由得有些躁,“你是不是疯了?要是被人查出来事情是你做的,你知道事情会有多严重吗?这是犯法!你这个陆氏继承人还要不要当了?”

  陆景乔抬起头来,缓缓吐出一口烟圈,“那就等有人查出来,你再来告诉我好了。”

  傅西城一怔,忍不住又咬牙道:“为了黎湘,你还真的什么都不顾了?”

  “不用再提她了。”陆景乔说,“她已经不是我的女人了。”

  傅西城又是一怔。这中间的因果缘由,他这会儿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告诉我,将来要是有什么事,我也好给你个照应啊!”傅西城着实是有些恼了。

  陆景乔已经漫不经心地抽着烟,很久之后,才淡淡回了一句:“那如果我告诉你,陆景霄的腿已经好了,你信不信?”

  傅西城霎时间惊在原地。

  到底也是在商界里从小泡大的人,几乎只用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想清楚了这中间的来龙去脉,“他这是冲你来了?”

  陆景乔没有回答,傅西城还想问什么,前面的司机却忽然开了口:“陆先生,后面有一辆车子一直跟着我们。”

  傅西城闻言,立刻回头看了一眼,而陆景乔却只是开口道:“靠边。”

  车子缓缓在路边停了下来,后面那辆车果然也跟着在路边停了下来。

  下一刻,有人打开车门从那辆车上走了下来。

  “程程?”傅西城低低说了一声。

  陆景乔脸上却一丝讶异的表情都没有,直到蒋程程来到他的车子旁边。

  傅西城下了车走到蒋程程旁边,蒋程程却只是看着依旧坐在车里的陆景乔,而陆景乔根本一点下车的意思都没有。

  “程程。”傅西城心里想着蒋天和的事情,多少也猜到蒋程程来的目的,一时也判断不出个是非究竟,却还是防着蒋程程失控。

  出乎意料的是,蒋程程却只是站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看着陆景乔,片刻之后,竟然红了眼眶。

  “你一定要做得这么狠绝吗?”蒋程程看着他,“我爸已经六十岁了,你让人打断了他的双腿,让他以后怎么生活?”

  陆景乔看也没有看蒋程程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声音清冷地开了口:“有你这个女儿,他怎么会活不下去?”

  “我们之间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蒋程程看着他,终于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我们这么多年的情意,真的可以说放下就放下,就这么不值得你留恋一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