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39 他曾经经历过的最艰难绝望的时刻
  239 他曾经经历过的最艰难绝望的时刻

  乔慕沣却在此时看向了黎湘,淡笑着开口:“我跟陆叔叔聊别人,不会闷到黎小姐吧?”

  “不会。”黎湘摇了摇头,顿了顿,才又补充道,“我也与他相识。”

  乔慕沣听了,这才又笑了起来,“对了,都忘了黎小姐是陆叔叔的世侄女,肯定是认识那人的。不知道他对着女人的态度跟对着男人是不是一样?黎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体验?”

  黎湘闻言,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看了陆北堂一眼。

  陆北堂便笑着为她解了围:“他个性如此,对着任何人大约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乔慕沣笑着回答:“这倒也是。”

  黎湘却只是低了头,端着茶杯默默地喝水。

  “那他现在肯定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乔慕沣又道,“我没猜错吧?”

  “我离开江城的时候,的确如此。”陆北堂说,“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情形如何。”

  乔慕沣低笑出声:“绝不会有什么改变。当初在美国求学那几年,身边的同学伙伴没有一个能融入他世界的,我尤其记得他那个破手机——”

  说到这里时,乔慕沣忍不住又一次笑出声,陆北堂也轻笑了一声,却仍带着苦涩的意味。

  黎湘听不明白,顿了顿,终于还是开口问道:“什么手机?”

  “没有。”乔慕沣笑着说,“其实就是他的手机通讯录里,一个电话号码都没有储存……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是这个习惯。”

  黎湘闻言,不由得凝神细思了片刻,想起陆景乔手机应该是正常的状态,才又开口问道:“手机里一个号码都不储存,那他怎么跟别人联系?”

  乔慕沣摸了摸下巴,缓缓道:“据说有需要联系的人的号码他都能背下来,所以手机里一个号码都不储存,你说这人怪不怪?”

  黎湘一时怔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怪也有怪的好处。”乔慕沣靠坐在椅背上看向陆北堂,“您还记得他那次被绑架吗?”

  黎湘脸色微微一变,看向陆北堂,只见陆北堂缓缓点了点头,她顿时开口:“他什么时候被绑架过?”

  “就是在美国的时候。”乔慕沣说,“被那边一群小混混给合伙绑架了,大约是见他是富家公子,性格又孤僻,所以就对他动了手。”

  “然后呢?”黎湘又问。

  “然后?”乔慕沣笑了一声,“准备打电话给他家人要赎金的时候,才发现他手机里空空如也,一个电话都没有,你说可笑不可笑?”

  可笑。可是黎湘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那群人就逼着他给家里人打电话,他不打就揍他,结果揍了三四天,他愣是一个数字都没有说过。最后那群小混混也是没办法,钱拿不到,总不能搞出人命,迫于无奈就把他给放了。”乔慕沣说,“我恰好在街边发现他的时候,几乎已经认不出他了,真的,整个人都被打得不成人形了,脸上身上到处都是伤口——”

  黎湘有些惊愕地听着,脸色已经隐隐苍白起来。

  “也亏得那次我恰好救了他,才勉强能跟他说上两句话。”乔慕沣说,“不然以他那个性子,只怕一辈子都是孤僻到死的——”

  黎湘忽然就想起了之前某一次亲热之后,她在他身上看到的那些伤痕,那时候她还问过他是不是因为那次车祸造成的伤口,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可是原来,他曾经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黎湘忍不住转头看向了陆北堂,求证一般。

  陆北堂接收到她的视线,缓缓点了点头:“是真的,我也是事后才知道,赶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他依然是什么都不说,也不让人通知江城的家人。”

  “所以,陆家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被绑架过?”黎湘低声问道。

  陆北堂缓缓点了点头,说:“陆家在美国的人也不少,他当时过来,我本来想安排他住在我那边,可是他自己出去找了公寓,跟我也基本不联系。我偶尔去看他,十次能碰上一两次。他的确是太孤僻了,几乎不愿意跟亲戚朋友有任何交流——”

  黎湘说不出话来。

  她脑子里反复回想着陆景乔被绑架,被逼迫说出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最后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情形,控制不住地就红了眼眶。

  如果当时,他被绑架的那几天里,哪怕有一个家里人给他打电话,那些绑匪也不至于找不到要钱的方法吧?

  可是没有,从头到尾,他不说家里任何人的联络方式,家里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主动联系过他。

  他孤身在国外,经历绑架,经历生死,至亲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虽然黎湘曾经想象过他独自在国外生活十年的苦楚,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他还有这样令人绝望的经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被全世界抛弃和背叛的经历,她懂,可至少她身边还有宋衍相信她支持她陪伴她;

  可是他呢?在他最艰难最绝望的时候,有谁陪在他身边?

  黎湘几乎失态,再没有办法在餐桌上待下去,说了句“对不起”,便起身离开了包间,走向了卫生间的方向。

  卫生间里没有人,她站在梳妆台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包间里,乔慕沣询问过陆北堂之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陆北堂看着他的动作,缓缓开口道:“你是故意在黎湘面前说这些的。”

  乔慕沣轻笑了一声:“哪有什么故意不故意?我跟陆叔叔您见面,提及陆景乔是难免的,不过顺嘴多说了一些而已。”

  陆北堂安静片刻,却只是道:“这样也好。”

  “什么意思?”乔慕沣淡笑着问。

  “像景乔那样的人,是不可能完全坦露自己的心迹的。我虽然有心跟黎湘说些什么,却又怕太过刻意。”陆北堂说,“你今天说起这个话题,倒是正好。”

  乔慕沣听了,轻笑了一声,端起酒杯来跟陆北堂碰了碰杯。

  很久之后,黎湘才又回到餐桌上,情绪虽然已经平复,但也可以看出她妆容发生了变化,不再如先前那样精致庄重,一眼就看得出是重新添补过的。

  乔慕沣敬了她一杯酒,说:“抱歉,没有考虑女士的承受力,说了些让你不舒服的话题。”

  黎湘轻轻摇了摇头,勉力一笑,喝下那杯酒之后,却始终沉默。

  一直到回酒店的路上她也没怎么说话,陆北堂忍不住问了她一句:“怎么了?不舒服吗?”

  黎湘回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安静片刻之后,才又忍不住问道:“您知道四哥当初是为什么去美国的吗?”

  “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陆北堂说,“你知道像陆氏那样的家族,我已经算是外人,很多事情自然不会让我知道。只知道他应该是犯了什么错,应该算是将他流放到美国的……”

  黎湘听了,控制不住地咬了咬唇,伸出手来抱住自己的手臂,看着窗外沉默。

  陆北堂看她一眼,这才又继续开口道:“那孩子真是倔强到了极点,想来他心里应该也是有委屈,否则不至于让自己孤僻到那种地步,几乎断了与家里的所有联系,将自己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的人。”

  黎湘靠着冰凉的车窗,仍旧是没有说话。

  “后来我听说他回国才几个月就要结婚,也是吓了一跳。”陆北堂说,“那时候我还以为可能是政治联姻,可能是家里人安排的,也有可能是他自己决定的。直到我这次回来,见到了你——”

  陆北堂顿了片刻,缓缓道:“我在美国看了他十年,我几乎可以确信他的未来大约都会是那个样子,不会有太大改变了。可是他却对你用了真心,这在我看来真的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像他那样近乎自我封闭的人,要打开心扉,真心实意地去对一个人好,真的是太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