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41 爷爷,对不起,我想和他在一起
  241 爷爷,对不起,我想和他在一起

  黎湘听完黎仲文说的这番话,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很久之后才终于缓缓开了口:“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你的女儿,可是你却和蒋天和演了一场戏,说我是他的女儿?”

  黎仲文嘴角动了动,到底是没有说出话来,只是低下了头,默认。

  黎湘缓缓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笑出声来,“真是可笑。”

  “黎湘,你够了!”黎汐再度走上前来看着黎湘,“现在你知道了,你依然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就请你看在没有爸爸就没有你的份上,不要再给我们添麻烦,可以了吗?”

  黎湘静静地站着,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黎湘!”黎汐看着她这个模样,忽然又喊了她一声。

  “黎汐!”一直沉默闪躲的宋琳玉却在这时候开了口,“不要说了。”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苦难折磨,这个女人早已没了当初的趾高气扬和泼辣,看着黎湘冷下来的面容,她心里竟然瞬间就害怕起来,连忙拉了拉黎汐。

  正在这时,陆北堂从医院里走出来,正好就看见医院门口的这一幕。

  眼见着黎湘似乎是被那三个人围着,他快步走上前来,“湘湘,什么事?”

  黎仲文缓缓抬起头来,对上陆北堂的视线,目光又迅速移开了。

  黎湘看着陆北堂,沉默片刻,才缓缓开了口:“陆伯伯,您真的是这个世上最了解我妈妈的人。您说得对,她真的是很好很好的女人,你说的那些她不可能做的事,她真的一件都没有做过。”

  陆北堂神情微微一凝,目光再度落在了黎仲文身上。

  黎汐却又一次忍无可忍般地开了口:“黎湘,你不要在这里故作清高!没错,你是爸爸的女儿,你妈妈没有骗爸爸,可是你妈妈依然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你以为这个事实是可以改变的吗?”

  “黎汐!”黎仲文和宋琳玉同时开了口,呼喝着制止她。

  黎湘缓缓抬起头来,迎上黎汐的目光,一字一句地开口:“我妈妈不会破坏别人的家庭,她也不是小三。你爸爸刚才也说了,整件事情是个意外,至于是怎样肮脏的意外,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人可以再肆意侮辱我妈妈,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黎汐脸色蓦地一变,竟然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黎仲文拉了拉宋琳玉的袖子,宋琳玉匆匆推着黎仲文就离开了这里。

  然而片刻之后,陆北堂忽然大步朝着两个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医院大门外的拐角处,陆北堂拦下了那两个匆匆逃离的人。

  当年的江城圈子就那么点大,他与黎仲文本应算得上是旧识,可是此时此刻,陆北堂看着黎仲文这个旧识,向来温润的眼波却一丝温度也无。

  “你……你干什么?”黎仲文低头不语,倒是宋琳玉开了口问陆北堂的来意。

  “我本来以为当初小梦应该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时错付,可也是到今天才知道竟然是一场‘意外’。”陆北堂缓缓开了口,“现在我想知道,那是怎样一场‘意外’?”

  黎仲文闻言,竟控制不住地缩了缩脖子,很久之后才低低开了口:“那时候喜欢小梦的男人那么多,我不知道是谁给她下了安眠药要陷害她,结果我误打误撞,就跟她……就只有那么一次,真的只有一次……”

  陆北堂听完,竟控制不住地曲起了手指,最终缓缓攥成拳。

  ……

  陆北堂回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黎湘一个人,依旧安安静静地站在车旁,不知在想什么。

  “湘湘,我们先走吧。”陆北堂走上前来,拉开车门准备让黎湘上车。

  黎湘回过神来,一转头,却忽然看见了他手背上有破损的伤口。

  她一怔,抬起头来看了陆北堂一眼,竟在他眼中看见了来不及消散的狠厉。

  黎湘大概知道是为什么,安静了片刻,她伸出手来捏住了陆北堂的手腕,“你手上有伤,还是进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陆北堂低头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很快跟黎湘一起重新走进了医院。

  陆北堂在门诊部里让医生处理伤口的时候,黎湘就站在门诊部的立柱旁,依旧沉思着什么。

  突然一辆车从门诊部外经过,大约是有行人挡了路,司机猛地按了一下喇叭,响亮的声音在近处响起,黎湘猛地回过神来,顺着声音抬眸一看,眼神却忽然凝了凝。

  那辆正缓缓驶出医院的车子后座,她看见了两个认识的人——陆景乔和蒋程程。

  两个人坐在车里,蒋程程一如既往地明媚艳丽,而陆景霄却不再是从前那副文弱阴仄的模样。

  他们并没有看到黎湘,黎湘却一路目送他们的车子驶出了医院。

  有什么东西好像渐渐在脑海中串连成线,渐渐地在心底搅起翻天覆地的波浪——

  所以,这就是原因吗?这就是他要跟她分手的原因吗?

  她静静地在那里立了很久,直至陆北堂从门诊部里走出来,对她说:“湘湘,处理好了,我们走吧。”

  黎湘缓缓抬眸看向陆北堂,轻声开口道:“我想去看看爷爷。”

  ……

  私立医院的独立病房格外安静,黎湘推门而入的时候,几乎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病房里只有老爷子一个人,他坐在床头,脸色看起来还算红润,正低头翻看着一份报纸,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黎湘的到来。

  直到黎湘轻轻喊了一声:“爷爷。”

  陆老爷子缓缓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黎湘身上时,一如既往地清冷肃穆。

  黎湘走进来,在隔着病床大约三步以外的距离停下,才又开了口:“爷爷身体好些了吗?”

  陆老爷子缓缓放下了手里的报纸,“你来干什么?”

  黎湘安静了片刻,才低声道:“我来看看爷爷,顺便……想跟爷爷说一声对不起。”

  陆老爷子目光再度落到黎湘身上,黎湘微微低了头,有些内疚地一笑,“对不起,爷爷,答应过您的事情,我做不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陆老爷子沟壑纵横的脸上一丝波澜也无。

  “对不起爷爷。”黎湘说,“我想和他在一起。我想……一直、永远地跟他在一起。”

  ……

  当天下午,刚刚从雅城回到江城的黎湘又一次来到机场,登上了前往东京的直达飞机。

  晚上抵达东京之后,她又乘坐了夜间的火车,前往箱根。

  一个半小时的行程之后,她来到了箱根——陆景乔所在的地方。

  出了火车站才发现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雨,即便是在这个遍地温泉的地方,秋天的雨也是让人感觉得到凉意的。

  黎湘紧了紧身上的薄款风衣,从手袋里拿出手机想要看一眼时间,却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黎湘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打了一辆车前往某温泉度假别墅。

  谁知到了目的地准备付钱时,她才发现自己手袋的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钱包已经不知去向。

  黎湘坐在车子,看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下雨,手机没电关机,钱包还丢了……这样的套路算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和阻扰么?

  黎湘尝试着跟司机沟通,谁知道英文懂得不多,黎湘又不懂日语,交流了一通之后,司机怕她跑掉,说什么也不答应她进去找人出来付钱。黎湘无奈,只能在门口找了个保安,请他帮自己去找一下贺川先生。

  谁知道再回头走到车旁时,司机却不愿意再让她上车,黎湘无奈,只能站在雨里等候。

  本来以为找贺川应该比找直接找陆景乔容易得多,谁知道过了半个小时,贺川竟然还没有出现。

  黎湘全身已经湿透,又湿又冷,坐在车里的司机也是极度不满,一直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黎湘正准备转头再安抚安抚他的时候,一抬头,终于看见有人裹着温泉服,撑着伞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