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42 他这样地渴望她,渴望着她的一切
  242 他这样地渴望她,渴望着她的一切

  那个身影从遥远到接近,从模糊到清晰,黎湘忽然就怔了怔。

  与此同时,那个身影终于走到大门口,在与她隔着大约二十米的距离时,也顿住了脚步。

  黎湘原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当看见他也停顿的脚步时,她忽然就确定了。

  两个人,相距二十米,隔着细密的雨帘,驻足相望。

  黎湘忽然有些想笑,抬头看了看天空,原来老天爷对她还不算太差。

  终于,她站直了身体,缓缓朝那个身影走去。

  陆景乔撑着伞,看着那个由远及近的身影,眼波凝注,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一片沉凝。

  黎湘走到他面前,站定,缓缓抬起眼来与他相视,缓缓一笑,“好久不见。”

  陆景乔蓦地捏紧了伞柄,随后缓缓将伞移到了她的头上,只声音清冷地说了一句:“怎么是你?”

  黎湘安静片刻,再度笑了起来,“嗯,路过这里,钱包丢了。听说你跟贺川也在这里,原本想找他帮帮忙的,可是没想到会打扰到你。”

  陆景乔看着她,眼眸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

  温暖舒适的温泉别墅内,黎湘得到了一间干净宽敞的房间,可以让她洗个热水澡,缓解缓解那场雨带来的僵冷。

  她舒舒服服地洗完澡,正准备吹头发,忽然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黎湘放下吹风,走过去打开门一看,出现在门口的却是满脸病态的贺川。

  贺川看着她,眼神仍然是惊讶的,“黎小姐,是你?”

  “你不舒服?”黎湘看着他,轻声问道。

  贺川点了点头,低咳了两声,“对,原本有点感冒,谁知道到了这边还加重了……所以,陆先生说有事情找我的人就是你?”

  黎湘安静片刻,抬眸看了一眼自己对门的那个房间。

  这个男人,还真是……

  她顿了顿,只是微笑道:“是啊,我来到这里,钱包丢了,手机也不见了,所以想找你救助救助我。”

  贺川觉得自己大约是病糊涂了,因为黎湘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依然觉得很懵。可是此时此刻,黎湘既然已经在这里安顿了下来,贺川有病在身也懒得多想,只是道:“那你今天晚上先在这里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我明天再帮你安排。”

  黎湘看着他一脸懵懂的模样,很快道:“嗯,你既然在生病就快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等你好了再说。”

  贺川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黎湘又往自己房间对面那个房门紧闭的房间看了一眼,随后才又关上门,回到了卫生间继续吹头发。

  吹干头发,她又走出房间,走到楼下的厨房去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再上楼来时,陆景乔住的那个房间,房门依旧紧闭。

  黎湘缓缓走到了他的门前,在门口站了片刻,忍不住抬起手来想要敲一敲门的时候,却又忽然顿住。缓缓缩回手来,她又安静站立了片刻,忽然轻轻一笑,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是夜,陆景乔房间里的灯亮了整整一夜。

  同样的,这天晚上贺川也是一晚上没有睡好——虽然他在生病,可是突然出现的黎湘实在是让他又惊吓又疑惑,导致整晚上都想着这件事情,过不了两个小时就会惊醒一次。

  原本因为他生病,陆景乔已经特许他暂停工作休息,可是第二天早上,他还是早早地就起了来。

  黎湘对陆景乔的特殊性不言而喻,他要是不把黎湘的事情处理好,怎么可能安心休息养病?

  谁知当他走出房间时,却看到比他更早起身的陆景乔已经坐在楼上的客厅里,正翻阅着一本英文杂志,手边是一杯咖啡。

  “陆先生。”贺川连忙喊了他一声,“今天的会议不是安排在下午吗?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陆景乔却只是淡淡应了一声,没有回答他任何问题。

  贺川安静了片刻,果断去敲黎湘的房门。

  接连敲了几次,房间里都没有动静,贺川连忙又敲了几次,一面敲一面低声喊:“黎小姐?”

  不多时,房间里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咚”声——

  贺川脸色微微一变,还没出声,原本坐在客厅里的陆景乔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推开他一些之后,直接打开了房间的门。

  卧室里,黎湘不知为何竟摔倒在床边的地板上!

  陆景乔快步而入,将黎湘从地上抱起来,手掌触及她的肌肤时,却惊觉她全身发烫!

  “贺川!”陆景乔一面将黎湘放回床上,一面沉声开口,“打电话叫他们请医生过来!”

  贺川站在门口,连连答应着,转身走开打电话去了。

  黎湘发着高烧,整个人都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隐约听到陆景乔说话的声音,很想睁开眼睛来叫他不要这么紧张,可是沉重的眼皮却怎么也掀不开。

  然而知道他在身边,她就已经足够安心,纵使睁不开眼睛,嘴角还是克制不住地浮起了一丝微笑。

  陆景乔坐在床边,看着她满面潮红,而唇角却还带笑的模样,神思不由得微微一滞。

  很快就有医生到来给黎湘检查了病情,先是进行了物理降温,而后开了一些口服药。

  中午时分,黎湘口干舌燥地醒过来,只觉得全身无力,想要拿起床头的水杯喝水也是勉强。

  正在这时,陆景乔刚好推门进来,一看见她的动作,眉心微微一拧,随后上前来在床上坐下,一手端起水杯,另一只手微微扶起黎湘,将水杯放到了她唇边。

  黎湘小口小口地喝着水,喝够了才微微转开脸,低声说了一句:“不用了。”

  陆景乔这才重新将她放回床上,将水杯放回床头。

  再回转头来时候,黎湘半张脸陷在枕头里,似乎又一次睡着了。

  陆景乔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盯着她安睡的模样看了又看。

  谁知道偏在此时,黎湘忽然又一次睁开了眼睛,清亮的眼眸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陆景乔眼神蓦地一凝,下一刻,他移开视线,淡淡说了一句:“好好休息。”

  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手却突然被握住,柔软而虚弱的力道。

  陆景乔回过头,黎湘安然地躺在枕头上,静静地看着他。

  她目光分明温软柔,却看得他心里一阵烦躁,正准备抽回自己的手时,他却忽然听到黎湘声音低哑地开口:“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陆景乔没有回答,准备起身离开。

  正在这时,黎湘却忽然又开了口:“你低一点,我有话想跟你说——”

  陆景乔微微一顿,在她柔软目光的注视之下,终究还是微微俯低了身子,贴近她的唇。

  黎湘却忽然微微支起身体来,在他的唇角轻轻一吻。

  只这么一个轻飘到几乎近似于无的吻,却仿佛瞬间封住了他全身血液的流动。

  然而也只是片刻而已,几乎只过了一个瞬间,那些被封堵的热血霎时间冲破一切阻碍,肆意地在体内奔腾流走起来。

  毕竟,三个月了。

  那刻意封堵的一切,情感、欲/望,都在这一个瞬间难以控制地破体而出——

  陆景乔蓦地低下头来,重重封住了黎湘的唇。

  他太用力了,黎湘被他吻得生疼,却并不厌恶或者反抗,反而伸出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尽力地迎合着他。

  陆景乔亲吻着她,几乎忘了一切。

  他的强迫带给她怎样的纠结与痛苦,而他的存在又带给她怎样的伤害,他又是怎么对她放手的……这一切,在这一刻几乎通通被抛之于脑后,所剩下的,就是从昨天晚上见到她的那一刻起,便不断膨胀发酵的渴望。

  经过了一整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折磨,他刻意封绝了三个月的内心,终于在此时此刻无所遁形。

  他这样地渴望她,渴望着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