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43 睡过了就不想负责任,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243 睡过了就不想负责任,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黎湘被陆景乔压在身下,全身上下仿佛都察觉得到他的渴望与叫嚣。

  这一切的起源,不过是她轻飘飘的一个吻而已。

  而他本来是那样冷情的男人——

  黎湘思绪纷乱,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的容颜,一时没有控制住,竟然就有眼泪从眼眶滑落。

  陆景乔手捧着她的脸,抚过她长发的时候,忽然就触及了那抹湿。

  那几不可察的微凉,迅速地将陆景乔从迷失的漩涡之中拉了出来。

  当他回过神来,离开黎湘的唇时,黎湘依旧眼窝湿润,目光专注地看着他。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忽然直起身来,准备起身离开。

  黎湘却瞬间随他起身,双手缠上他的腰,紧靠在他背上,低低喊了一声:“四哥……”

  她声音之中隐约带了湿意,陆景乔却依旧只是沉静地坐在那里,片刻之后,他缓缓开口:“抱歉,一时情难自禁,吓到你了——”

  “不是你情难自禁。”黎湘跪坐在他身后,埋在他肩头,缓缓开口,“是我……是我情难自禁……”

  陆景乔坐在那里,肩膀上的肌肉悄无声息地僵硬起来。

  黎湘的眼泪透过他身上的衬衣,一点点地沾染到他肩头,而她依旧喃喃低诉:“四哥,我不是经过这里,我不是来找贺川求救……我是来找你的,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许久之后,陆景乔缓缓拿开了她缠在自己腰上的手,声音低沉清淡:“你在生病,好好休息。”

  他起身就准备离开,黎湘快步下了床,再一次拉住他,绕到了他的身前。

  “不关生病的事。”黎湘扬起脸来看着他,“生不生病,我都是来找你的……”

  陆景乔沉眸,与她对视良久,眼中寒意却更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跟你在一起。”几乎是他刚说完的一瞬间,黎湘便低声开了口,一字一句,无比肯定,“我想跟你在一起——”

  陆景乔看着她,眼中冰封的寒意渐渐破裂开来,却化作更加不可感知的暗沉,仿若有未知的风暴,正悄无声息地聚集。

  “四哥——”

  黎湘再度喊了他一声,然而下一刻,双唇忽然就再一次被封堵。

  一如先前,却比先前更甚——

  ……

  这段时间,贺川一直在别墅楼下。

  他先是跟工作人员交代了午餐的准备,随后就在楼下待着,一直等到午餐送了过来,才又上楼去叫陆景乔吃午餐。

  谁知上了楼,客厅里却空无一人,陆景乔的房间里也没有人。

  从陆景乔的房间出来,贺川的目光就落在了黎湘的房门上,迟疑片刻,他还是走到了房间门口,正抬起手来准备叩门的时候,却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声音——

  不是陆景乔的声音,也不是黎湘的声音,反倒像是……床的声音。

  床的声音?

  贺川迅速反应过来什么,三十多岁的大男人竟控制不住地耳根一热,下一刻,逃也似的奔下了楼。

  下午两点,在这边的合作公司的负责人特地亲自前来,准备接陆景乔去开会的会场。

  贺川打开门之后,十分抱歉地向对方解释道:“抱歉,陆先生今天有些不舒服,待会儿的会议恐怕不能参加了。”

  对方立刻十分关切地想要进去探望陆景乔,贺川连忙解释陆景乔正在休息,这才拦下来。

  等送走那位负责人,贺川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摸摸自己的额头,只觉得自己的病情也仿佛又加重了,索性也回了房间,盖上被子蒙头大睡起来。

  ……

  傍晚时分,黎湘艰难地从睡梦之中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就是一阵头晕眼花。

  原本就在生病,体力消耗过度,又没有丝毫补充,出现这样的情况似乎也并不稀奇。

  她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伸出手来往旁边一摸,却意外地摸到了已经凉透的被窝。

  黎湘缓缓坐起身来,这才看见了坐在阳台上的那个男人。

  黎湘拿起掉在地上的浴袍裹在身上,光脚朝阳台走了过去。

  尽管脚步很轻,陆景乔却还是听到了,然而他依旧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黎湘靠着阳台门,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轻轻说了一句:“我饿了。”

  “楼下有吃的。”陆景乔依旧没有回头。

  黎湘看着他的背影,又道:“我是病人。”

  “你烧已经退了。”陆景乔回答。

  黎湘安静了片刻,才终于又开口:“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景乔并没有任何迟疑,“给你反悔的机会。”

  黎湘原本就有些头晕,听到这句话,又气又好笑,情绪一激动脑子更晕,身子一软,差点就倒了下去。

  陆景乔听到动静,转头一看,迅速起身来将她抱进了怀中。

  黎湘靠着他,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这才又抬头看向他,“睡过了就不想负责任,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陆景乔垂眸与她对视了片刻,忽然将她打横抱起来,放回了床上,随后才又低下头来看她,“你确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黎湘伸出手来,拉住了他身上那件浴袍的袖子,缓缓开口:“我要你对我负责。”

  陆景乔一时没有说话。

  “除非你说你不想跟我在一起。”黎湘又开口道,“那就没办法了。毕竟一厢情愿的事情没得勉强,我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好了——”

  说完她便作势要下床,陆景乔却蓦地伸出手来扣住了她的手腕。

  再一次的四目相视,黎湘伸出另一只手来,抱住他的脖子,靠进了他怀中,“如果不是的话,那你就必须对我负责了。”

  陆景乔沉默许久,才又开了口:“你知不知道跟我在一起意味着什么?”

  黎湘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偏了头,在他脖子上的动脉处轻轻吻了一下。

  陆景乔蓦地扣紧了她的腰身,逼迫她看向自己,眸色已经变得阴冷暗沉,“黎湘,我会将你拖入地狱——”

  她眸光微微一闪,一瞬间,已经想到了许许多多。

  那样的旅途,他一个人孤身走过十多年,不曾退缩不曾畏惧,她又有什么好害怕?

  “就算是地狱,我也陪你一起去。”她声音很低,却格外清晰,格外坚定,“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陆景乔面容依旧没有一丝波澜,可是内心深处,却已经是前所未有地天翻地覆——

  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就算将来一无所有,可是有她这句话,竟然也不觉得遗憾了。

  就算是地狱,我也陪你一起去——

  可是我的姑娘,我怎么忍心让你置身地狱?

  从今往后,倾我毕生之力,也要护你一世周全。

  *

  三日后,陆景乔带着黎湘从东京飞回江城,同行的除了贺川,还有日本公司派来江城的三位工作人员,两男一女。

  因为天气状况飞机延误,抵达江城机场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

  下了飞机,几个男人走在一起,而黎湘则和那位女经理走在后面,一面走一面聊着一些江城的风土人情。

  走到机场出口的时候,外面人头攒动,依旧挤满了来接机的人。

  黎湘一面陪着那位女经理往外走,一面寻找着陆景乔的身影。

  刚刚寻找了几秒钟她就看见了陆景乔,他就站在人群边缘的位置,似乎在那里等她。

  而黎湘朝他走过去的时候,他早已伸出手来给她。

  黎湘走到他面前,却盯着他那只手迟疑了片刻,最终才缓缓将自己的手放进了他手心。

  陆景乔就那样毫无避忌地牵了她的手,一路走向电梯口。

  不知道是不是黎湘的错觉,她总觉得陆景乔牵了她的手的时候,旁边某个地方似乎有亮光一闪,像是相机的闪光灯。

  黎湘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却正好对上一个镜头,这一下,她清晰地看见了闪光的来源。

  被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