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50 他内心那片孤绝荒芜的土地,从今往后,只会寸草不生
  250 他内心那片孤绝荒芜的土地,从今往后,只会寸草不生

  陆景霄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他原本就少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会儿突然出现,还这么高调地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送什么礼物,实在是太少见了。

  一时间众人纷纷转身,往他和老爷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陆正业和陆夫人对视一眼,很快也一起走向了那个方向,连思唯也好奇地蹦了过去。

  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陆老爷子所在的沙发周围,黎湘转头看了看陆景乔,本想问他要不要过去,没想到却对上陆景乔黯淡沉晦的眼眸,隐隐带着苍凉。

  察觉到黎湘看他,他收回视线,与她对视一眼。

  “怎么了?”黎湘问他。

  陆景乔没有回答,只是朝着人群的方向瞥了一眼,淡淡道:“看戏。”

  黎湘怔忡片刻,往那个方向看去时,坐在最中间的陆景霄和陆老爷子却都被遮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看陆景乔的模样,却分明好似是知道什么的。

  黎湘正凝神细思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人群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间或还夹杂着女人的惊叫声。

  她和陆景乔坐得远,仿佛是被隔绝了的人,黎湘忍不住又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已经漫不经心地收回了视线,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桌上的一只打火机。

  再然后,那边的惊呼声便此起彼伏起来——

  黎湘终于忍不住,起身走向那个方向,透过某些人的肩头往里面看了过去。

  黎湘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陆景霄——

  他双腿残废,他本该坐在轮椅里,比所有人都矮几十公分。可是此时此刻,她却透过别人的肩头看见了他!

  “大哥!”思唯微微有些颤抖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你站起来了!”

  周围蓦地响起一片附和的声音,夹杂着惊讶、感动或狂喜——

  黎湘看见陆正业上前,难以克制激动的情绪,跟这个坐了轮椅多年的儿子拥抱在一起,而陆夫人也靠着陆景霄,控制不住地泪如雨下!

  黎湘有些控制不住地微微退了一步,却正好撞到身后的人。

  她一转头,便又对上了陆景乔的深邃的目光。

  那一瞬间,黎湘的心里很空,很疼——

  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一天,陆正业夫妇的态度终于缓和的这一天,在陆景乔有希望跟父母冰释前嫌的这一天,陆景霄站起来了……

  也许这对整个陆家而言都是一件大喜事,可是对陆景乔而言,不是。

  他要重新得到陆正业夫妇的接纳和认可,前提就是他是陆正业夫妇唯一可仰仗的希望。可是如果陆景霄站了起来,那么,一切都将会变得不一样。

  在人群里的所有人都惊叹于陆景霄双腿的时候,人群外,黎湘静静地跟陆景乔对视着,却是难以克制的满心难过,甚至连眼神里也流露出了同样的情绪。

  陆景乔看着她的模样,却忽然伸出手来将她揽进怀中,人群背后,他低下头来,轻轻吻了她一下。

  ……

  因为陆景霄带来的轰动,原本是团圆佳节的中秋晚宴,几乎完全成为了庆祝他康复的宴会。

  没有人还记得中秋节,也没有人还记得吃月饼赏月,更没有人记得他们今日原本是准备要跟小儿子重归于好的……

  陆正业夫妇一整晚都陪在陆景霄身边,因此大部分人也都是集中在那边的。

  黎湘跟陆景乔一起,和几个年轻的坐在一起,总是忍不住抬眸去追寻陆正业夫妇的身影。

  可是她每一次抬头看到的都是陆正业夫妇陪在陆景霄身边流露出的会心笑意,从头到尾,他们再也没有往陆景乔所在的方向看过一眼。

  黎湘收回视线,轻轻握住了陆景乔的手,很快被陆景乔反手握住。

  “景乔,这景霄的腿,好得还真是时候,对吧?”跟他们坐在一起的陆绍谦的哥哥陆绍谨忽然低低开了口,“残了这么多年,如今爷爷的身体日趋虚弱的时候,他突然就好了,真是……”

  旁边的思唯闻言,忽然看了陆景乔一眼,随后才又看向陆绍谨,“你的意思是说,大哥在这时候好了起来,很可能会取代四哥成为陆氏的接/班人?”

  “我可没这么说。”陆绍谨笑着耸了耸肩,“探讨探讨而已。”

  “我觉得不会。”思唯说,“大哥虽然好了,可是他坐了那么多年轮椅,一直深居简出,在商场上什么人也不认识,怎么继承陆氏啊?”

  “那可未必。”同样坐在一起的陆绍谦忽然也开了口,“爷爷的身体应该还是不错的,不至于要这么快选定接/班人,留给大哥的时间应该还是挺多的。”

  思唯朝他做了个鬼脸,“怎么可能那么容易!”

  “幼稚!”陆绍谦瞥了她一眼,满脸嫌弃。

  他们年龄本就接近,一言不合就掐了起来,一时也顾不上先前的话题了。

  黎湘忍不住又转头看了陆景乔一眼,却见他神情一如既往地清淡,便微微往他怀中靠了靠。

  她不担心他能不能拿到继承权,也不担心他最终能在陆氏得到多少,她只担心,他内心那片孤绝荒芜的土地,从今往后,只会寸草不生。

  ……

  这天晚上,除了一门心思扑在陆景霄康复了的腿上的陆正业夫妇,其他人多多少少还是会将注意力放在陆景乔身上,因为除了爱子心切的陆正业夫妇,所有旁观者都心知肚明,陆景霄重新站起来之后,对谁的影响最大。

  可是陆景乔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妥的情绪,除了回到梦园之后,黎湘被他抵在身下,要了一次又一次。

  虽然平常他话就不多,可是今天晚上话却更少,仿佛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床上,连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黎湘生生挨过一轮又一轮,终于是受不住了,抱着他的肩膀主动吻他的下巴、嘴唇、鼻子和耳朵,能吻到的地方都胡乱地吻着,才终于换来他淋漓尽致的结束。

  结束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动,黎湘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缓缓抬眸看向他。

  陆景乔这才抽身而去,坐在了床边。

  黎湘自身后抱住他,靠在了他的背上。

  陆景乔点了支烟静静地抽着,黎湘安静许久,才终于开口问道:“你不开心,对不对?”

  陆景乔闻言,沉默片刻之后,忽然笑了起来,“我残废了十多年的哥哥突然好了起来,我却不开心,是不是很过分?”

  “你明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黎湘靠在他肩头,偏过头看着他的侧脸,“他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是装的?”

  “不是。”陆景乔又吸了口烟,缓缓道,“应该是最近这一年多才好起来的。”

  黎湘想想也是,如果他是正常人,那完全没有必要在轮椅上坐十多年,到了现在才突然站起来跟他相争。

  只是想到这里,她忽然又沉默下来,一直到陆景乔抽完了一支烟,她才又低声开了口:“那当初的事故,到底是不是你造成的?”

  陆景乔将手中的烟头捻灭在床头的烟灰缸里,动作几近停顿,很久之后,他才又开口,简简单单说了一个字:“是。”

  黎湘目光落在他的动作上,一时没有再说话。

  陆景乔回转身来,低头看她,“吓到了?”

  黎湘缓缓迎上他的视线,仍旧是沉默。

  陆景乔伸出手来,缓缓抚上了她的下巴,低头,几乎与她鼻尖相抵,声音也分外低沉:“我当初就告诉过你,我不是什么好人,跟我在一起,我会将你拖入地狱。”

  黎湘垂眸,两个人靠得太近了,什么都看不清,她的目光落在一处许久,在陆景乔几乎准备松开她起身离去的时候,她才忽然飞快地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陆景乔动作顿住。

  黎湘又亲了他一下,这才又开了口:“我也早就回答过你了。”

  就算是地狱,我也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