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253 君生我未生

  牵涉到已经去世的人?

  黎湘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怔住,而后凝神细思起来。

  陆景乔说他从前对蒋程程的好,都是因为那个人;而他对蒋程程好,是从年少时候就开始的——那这个在他们年少时候去世了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可以有太多太多的答案——长辈?平辈?亲人?朋友?

  黎湘没有再细猜下去,只是看着陆景乔,“为什么是因为那个人?因为那个人做错了什么事,需要你来帮忙弥补吗?”

  陆景乔与她对视许久,仍是没有回答,只是又一次低头印上了她的唇。

  这一次,黎湘心里终于有了大概清晰的答案。

  所以,是一个对他而言相对重要的人,在蒋程程身上犯下了什么错误,而那个人去世之后,他承担起了这份责任。为了弥补,他可以无条件地包容蒋程程、对蒋程程好。

  也正是因为他对蒋程程的好是出于这样一份责任,所以才可以说放下就放下,所以他当初才会选择用一笔钱来了断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还有什么方法比用一笔钱来解决问题更直接了当?可这个方法,也同样……无情无义。

  “所以……”在彼此呼吸相闻的时刻,黎湘再度低低开了口,“你并没有喜欢过蒋程程?”

  两个人几乎面贴面,陆景乔声音格外低沉,“有一些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情分,可是,与你们想象中的那回事天差地别。”

  黎湘安静片刻,忽然就想起了那些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关于陆景乔喜欢蒋程程的种种表述。

  黎湘忽然很想笑,可是还没来得及笑出来,便已经又一次被陆景乔封住了唇。

  车内温度缓缓地上升,氛围格外缠绵甜蜜的时刻,外面忽然有人轻轻扣了扣车窗。

  陆景乔听到敲窗的声音,这才缓缓松开了黎湘,沉声着开口:“满意了吗?”

  黎湘靠在他怀中,忍不住吃吃地笑出声来。

  陆景乔这才放下车窗,看向了站在外面的司机,“上车。”

  司机这才将视线移转回来,点头应了一声之后,很快上了车,驾车往梦园驶去。

  黎湘有种格外愉悦的心情,不太说得清楚具体原因,可偏偏就是高兴,高兴得身体都有些漂浮无力起来。

  其实她也很少有这样明显外露的情绪,陆景乔当然察觉得到,却只恨回去的道路太长——

  四十多分钟后,车子在梦园大门口停了下来,陆景乔陪着黎湘一起走进屋,然而刚刚关上大门,黎湘正准备低头换鞋的时候,陆景乔忽然就勾住她的腰,而后直接将她抵在了玄关的墙上。

  黎湘被他搔到痒处,忍不住笑出声来,往他颈间埋了埋,这才又抬眸看向他,目光盈盈的模样,“干什么呀?”

  陆景乔看着她眼睛里的温柔水波,缓缓低下头来,沉声道:“我今晚说了什么,竟然让你这么开心?”

  “嗯?”黎湘微微偏了头,与他相视片刻,她才又笑了起来,“对哦,好像也没有说什么嘛——”

  陆景乔闻言,只是更加扣紧了她的腰。

  黎湘控制不住地“哎哟”了一声,又一次笑出声来,“对啊,我就是开心啊!”

  “为什么?”陆景乔高大的身躯遮住了玄关顶上的灯光,逆了光线,他的五官都有些模糊,声音沉沉,仿佛能让人沉溺到未知里去。

  为什么?

  这个问题黎湘在车里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可是似乎并没有得到答案,而此时此刻他又问起,黎湘有些恍惚。

  眼见她没有回答,陆景乔又缓缓重复了一次,“为什么?”

  “因为……”被他接连问了两遍,黎湘有些无意识地开口,接下来的话却已经自然而言地说了出来,“因为知道你跟她没有关系,因为知道你没有喜欢过她啊……”

  陆景乔注视着她唇角的笑容,眼眸却渐渐深邃起来,“我有没有喜欢过她,很重要?”

  黎湘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安静片刻,才重重点了点头,“嗯,很重要。”

  说完这句,陆景乔没有回答,黎湘却忽然主动扬起脸来,吻上了他的唇。

  今天晚上的氛围实在是有些美妙,她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待会儿会有怎样一番旖旎温存,因此此时此刻就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地动了情。

  可是陆景乔被她问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就松开了她。

  黎湘缓缓睁开眼睛来看着他,“怎么了?”

  陆景乔沉眸与她相视,很久之后,才低低开了口:“虽然我对蒋程程没有特别的情愫,可我的过去并非一张白纸。”

  黎湘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要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在美国的时候,我甚至有过一段非常荒唐的岁月。”陆景乔看着她,声音有些冷沉,“如果你知道这些,会怎么样?”

  黎湘唇角的笑意缓缓凝住,静静地看了他许久,忽然猛地抬起头来,再一次堵住了他的唇。

  陆景乔似乎有片刻的怔忡,随后就用力地回吻起她来。

  直至彼此呼吸都不再平稳,陆景乔才一下子将黎湘打横抱起,上了楼。

  ……

  一个多小时后,陆景乔拥着黎湘,两个人躺在复古的单人浴缸里,黎湘背靠着他的胸膛,而陆景乔低着头,仍旧在她颈后落下绵密的亲吻。

  黎湘反手勾着他的脖子,渐渐地转过头与他唇舌相接,不知不觉地又翻转了身体,整个人侧卧在他怀中,亲密相贴。

  很久之后黎湘才终于又开了口:“我之所以高兴,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你没有喜欢过蒋程程,而最重要的原因是……从今往后,你真的不需要再在我跟她之间有任何的左右为难,不是吗?”

  陆景乔静静地听了,垂眸看了她一眼。

  黎湘的脸贴着他的胸膛,并没有抬头看他,仍旧只是轻声道:“我只是怕你放不下而已,所以就算你真的喜欢过她也没什么……谁没有过去呢?怪只怪,十多年前我年纪还太小,君生我未生……”

  她明智地没有继续往下说,可是陆景乔放在她腰上的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收紧了一些。

  “哎呀——”黎湘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在狭窄的浴缸里又嬉闹了一阵,才终于停歇,陆景乔抱着黎湘简单冲洗了一下身体,这才又抱着她回到了床上。

  她头发还湿着,陆景乔拿了吹风过来,就坐在床上给她吹头发。

  黎湘靠在他怀中,忽然就想起了他第一次给自己吹头发时候的情形——也是在床上,所不同的是她那个时候在装睡,而他明明知道,却只当不知。

  那时候,她心里纠结痛苦,而他想必更加难过吧?

  否则,也不会在大年初一的那一天早上就独自驾车上山,并且发生车祸——

  好在从今往后,这样的情形再也不会出现。

  想到这里,黎湘忽然缓缓睁开眼睛来,拉下他的手俩,抬头看向了他。

  陆景乔低头迎上她的目光,黎湘伸出手来抱住他的脖子,缓缓开口:“把美国的事情都忘掉,好不好?”

  陆景乔眼眸蓦地一沉。

  “那十年,无论发生过什么,让它封存起来,好不好?”黎湘看着他,“从今往后,有我陪着你,你不要再想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好不好?”

  陆景乔看着她,片刻之后才又开口:“并没有影响。”

  黎湘听了,微微垂下眼眸来,“我知道,你觉得我们俩在一起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和认可,可是……如果我想得到陆家的认可呢?”

  “不需要。”陆景乔回答了这三个字,便准备下床。

  “可是我要!”黎湘一把拉住他,“现在陆景霄的腿既然好了,你曾经做过的事情也不是无法原谅,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从头来过,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争取爷爷、爸爸和妈妈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