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62 得罪了陆先生的女人,会有很好的果子吃
  262 得罪了陆先生的女人,会有很好的果子吃

  他和她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所以他说这是结婚戒指,她信了,并且欣然接受。

  反正自开始以来,他们之间再夸张的情节都有,又何况直接戴上一枚结婚戒指?

  已经决定好了要一路相伴下去的人,有没有这枚戒指,有没有所谓婚姻,对黎湘而言,似乎都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可是如果有了,那就是他的诚意和承诺。

  没有女人不需要这样的诚意和承诺,所以,即便有些事情不是那么重要,却也是令人极致愉悦和感动的体验。

  可是,既然他一早已经准备好了结婚戒指,那昨天晚上那枚求婚戒指又是怎么回事?

  黎湘想起昨天晚上那隆重其事的、典礼一般的求婚,再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心头的疑问不由得又扩大开来。

  这些百合花并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准备好的,很显然他在之前就已经开始筹备,可是如果他既然已经准备了这些,那为什么还要安排昨天那场求婚?

  想到这里,黎湘不由得缓缓松开他来,抬起头来想要问他问题的时候,一时却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景乔却仿佛已经从她的笑容中读出了什么,不等黎湘开口,忽然就捧着她的脸吻了下来。

  黎湘怔忡片刻,于他的亲吻中忍不住又轻笑了一声,这才热切地回吻起他来。

  这一天,陆景乔原本应该是要正常上班的。

  黎湘在被他强势困在怀中,恣意纠缠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点——

  可是怎么,戴上了一枚结婚戒指之后,就要连蜜月假一起放了?

  “喂……”黎湘好不容易从他亲吻之中逃脱之际,忍不住低低喘息着说了一句,“你今天,是不打算去上班了吗……”

  黎湘并没有忘记自己投机取巧从沈青城那里帮他拿回来的那个项目,虽然沈青城口头上是答应了,可是后面还有多少工夫,再加上沈青城会将这件事情交给他的助理去办,中间要是出了一点错,可是都会被别人夺去了先机。

  她只简单问了一句,脑子里却已经闪过许多的问题。

  而她这样不投入的表现,显然是对陆先生某种能力的嘲讽。

  得罪了陆先生的人不会有好果子吃,得罪了陆先生的女人……会有很好的果子吃——

  黎湘在被他投食来的“好果子”撑得泪流满面之后,终于学乖,努力劝服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另一个念头忽然又不期而至——

  家里……不是……依然……没有套子……么?

  而陆先生则身体力行地告诉了她——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

  于是忽略掉这些大大小小的细节之后,一切都变得出奇地投入与和谐,直至她在百合花的香味之中,渐渐陷入甜香的美梦中去。

  醒过来的时候,黎湘发现自己依然是躺在陆景乔怀中的。

  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他从身后拥着她,修长而坚实的手臂顺着她的手臂自然搁放,两只手掌交叠而放。

  像早上起来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鲜花与阳光一样,此时此刻黎湘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两只叠放在一起的手掌,以及戒指。

  不是一只,而是两只。

  她的手上戴着他早上时候亲手为自己戴上那枚戒指,而他的手上戴着与她相匹配的男款,交错呈现,天生一对。

  果然是结婚对戒,只是为什么他的那枚戒指不是由她帮他戴上的?

  黎湘看在眼里,思索片刻,忽然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这个男人,在某些方面还真是霸道自负到了极点。

  可是不管怎么样,这一对婚戒交织而来的光芒,还真是赏心悦目。

  黎湘静静地躺着看了许久,身后的陆景乔始终呼吸均匀,并没有什么动静。

  黎湘没有惊动他,偷偷伸出另一只手去,将放在床旁的手机拨拉了过来。

  解锁,点进相机,聚焦,然后咔嚓……

  黎湘捏着手机,默默欣赏了手机屏幕上生成的那张照片许久,直至身后忽然传来陆景乔清醒而低沉的声音——

  “原来湘湘也喜欢这种矫情幼稚的把戏。”

  黎湘惊得一下子将手机放到身下藏了起来,可是藏起来之后才察觉到这举动是多掩耳盗铃,不由得恼羞成怒转头看向陆景乔,“你不矫情不幼稚,哪有人自己戴结婚戒指的?“

  陆景乔顺着她的话往自己的手上看了一眼,很快缓缓曲起了那只手臂,直接将她缠困入怀,随后再一次将她压在了身下。

  黎湘知道对于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一向都是直接忽略的,而她原本就是一时脱口而已,没想到却又一次换来了好果子吃——

  这一次,黎湘终于适时想起了那个关键问题——

  她缓缓抬起脸来,迎上陆景乔的视线,低声道:“没有套子啊……”

  前天晚上他想要她,可是因为家里没有套子,他宁愿强忍,可是这会儿怎么变得这么肆无忌惮起来了?

  陆景乔缓缓低下头来,一面轻而缓慢地吻着她,一面沉声回答道:“过了今天,你就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想生几个孩子都可以——”

  黎湘承接着他的亲吻,整个人却忽然呆了呆。

  原来,他不是在意有没有套子,而是在意她的感受?

  而且,是在她自己都没有明确考虑过的情况下——

  跟他重新在一起之后,他没有采取避孕措施的意识,所以她选择了自己服避孕药。那是因为她答应过陆老爷子,第一个孩子没了就没了,纵使陆家重视子孙,也不需要她再生一个出来;

  后来,他开始主动采取避孕措施,而她不闻不问,只是顺其自然。

  如果说之前她都是被动的,有些勉强的,可是这次回来之后,她已经明确地违背了当初答应过陆老爷子的话,所以要不要怀孕生孩子,原本是掌握在她自己手中的。

  可是她知道不行——未婚先孕,她已经用这样的手段进了一次陆家的门,第二次,无论能不能进陆家的门,她都不想再重复过去的路。

  可是这个念头,也不过是淡淡地掠过脑海,她甚至从来没有去正面审视过。

  可是他却知道了。

  黎湘本来以为他是不想要孩子的,所以才在没有套子的情况下坚决不碰她,可是原来不是,原来是因为她!

  是因为佳期的怀孕刺激了她的神经,而她的反应又刺激了他,所以他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那样清楚地知道她喜欢孩子,清楚她想要在什么样的环境下有自己的孩子。所以,他给她戴上了结婚戒指,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给她一个可以安心怀孕与生产的环境——

  黎湘沉默着,震撼着,发不出一点声音。

  陆景乔吻着她,疼着她,一如既往。

  很久之后,黎湘仿佛才缓缓回过神来一般,伸出手来勾住他的脖子,微微抬起上半身来贴上了他的脸,“四哥……”

  陆景乔隐隐闷哼了一声,及至不得不刹车处,他才缓缓低下头来,吻着她的唇角,沉声道:“湘湘,别缠我,民政局五点钟下班,除去冲凉换衣服出门堵车的时间,我们只有一个小时了……”

  黎湘听完,安静片刻之后,忽然又一次笑出声来,随后却手脚并用起来,紧紧将他缠住!

  陆景乔看了一眼她的动作,又沉眸看她一眼,终于不再留任何余地——

  结果两个人终于起床时,时间早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个时间,只怕唯有坐飞机才能赶到民政局去登记结婚了。

  陆景乔脸色有些臭,黎湘却是元气满满活力十足的模样,化了妆换了衣服之后,拉他陪自己去超市买东西。

  “干什么呀?”黎湘偏过头来看他的脸色,仍旧是笑眯眯的模样,“今天可是我们大好的日子,我准备做一桌大餐来庆祝,你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