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65 这么些年,唯一一个掏出真心来对你的男人
  265 这么些年,唯一一个掏出真心来对你的男人

  而宋衍也是看着蒋程程的。

  可是黎湘却从来没见过这样子的宋衍。

  他站在她身边,脸上没有一丝波澜,目光沉静而平和,看着蒋程程的模样,既不像对待认识的人,也不像对待陌生人。

  因为他一向是温和而礼貌的,对着认识的人自然不必多说,即便是对着陌生人,他也永远是彬彬有礼的样子。

  可是此时此刻,他看着蒋程程的模样,真是一丝温情也无,可大概还是因为用过真心,所以眼神里也并无怨恨,只剩平和。

  其实在看在蒋程程的那一瞬间,黎湘心头是微微跳了跳的——因为她不确定,宋衍重新遇上蒋程程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眼下,黎湘看着这样子的宋衍,却是一丝担心也没有了。

  也许一定程度上也应该感谢蒋程程,至少,她的欺骗终于让他成熟了。

  想到这里,黎湘又看了蒋程程一眼,随后打开身后洗手间的门,走了进去。

  走廊上便只剩了宋衍和蒋程程两个人,蒋程程向他打了招呼,却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她笑容微微一顿之后,却又渐渐扩大开来,“怎么了?才一年的时间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宋衍静静地靠墙站立,目光仍旧平静地与她相视,看着她坦荡明亮的笑容,他安静许久,才缓缓开了口:“我确实不认识你。”

  蒋程程安静片刻,低笑出声来,“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呀,还是太年轻,所以才这么放不开过去。”

  “我放不开的,是那个被家族逼迫,从小受尽苦楚,却依旧风情而美丽的蒋程程。”宋衍缓缓道,“可是她只是被编造出来的,根本就不存在,所以,也由不得我放不开。”

  蒋程程与他对视着,仍旧眸光潋滟,浅笑动人,“你明知道,那就是我,你放不开的,根本就是——”

  “不。”没有等蒋程程说完,宋衍就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平静而清冷,“你不是她。你只是个阴险狡诈,自私自利到极致的女人。没有人会放不下你这样的女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想得太多。“

  说完这句,宋衍没有再看她,径直转身往包间的方向走去。

  蒋程程站在那里,看着他转身离去的动作,脑子里回响着他说的那句话,竟然怔忡了片刻!

  “宋衍!”回过神来,她忽然又喊了他一声,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

  可是宋衍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

  走廊上,她先前走出来的那个包间门忽然又打开,随后,一个肚满肠肥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遥遥看见她,顿时就笑着走了过来。

  宋衍刚好与那人擦身而过,瘦削高挑的身材与那人形成强烈的对比。

  蒋程程看在眼里,忽然控制不住地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宋衍的背影已经不见了,而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已经近在眼前。

  蒋程程很快重新勾起了明媚璀璨的笑容,“万总,您怎么也出来了啊?”

  那位万总蓦地伸出手来,竟直接伸向她的臀部,微微用力一拧,低笑着开口:“包间里少了蒋小姐这么一位明艳生辉的大美人,太暗了,所以我也出来了——”

  蒋程程调笑着拿开他的手,却又挽住了他的手臂,笑道:“万总可真是浪漫人,说出来的话也这么动人。”

  “还有更浪漫的,你要不要试试?”

  “讨厌。”蒋程程娇嗔地打了他一下,随后道,“我还要去洗手间呢,万总,您就回包间去等着我吧!”

  那位万总这才又伸出手来在她鼻尖点了点,“给你三分钟的时间。”

  蒋程程脸上笑容依旧,松开他的手臂,即便明知道黎湘就在那个洗手间里,却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蒋程程果然就看见了黎湘。

  她正靠坐在梳妆镜前的椅子里,手里把玩着会所提供给客人的梳子,听见开门的声音,黎湘漫不经心地抬眸看了一眼,在镜子里对上了蒋程程的目光。

  很明显,刚才门口发生的所有对话,她应该都听进了耳中。

  可是蒋程程却并不在乎,她径直走到另一面梳妆镜前,打开自己的手袋,静静地补起了妆。

  可是黎湘却始终看着她,眼神之中,竟然流露出怜悯来。

  蒋程程“啪”的一声盖上手里的粉盒,转头看向黎湘,“你看什么?你凭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

  黎湘微微勾了勾唇角,缓缓开了口:“就凭你可怜。”

  “我可怜?”蒋程程冷笑一声,“黎湘,你又比我好得了多少?是,我现在是需要应酬这种无谓的老男人,可是你难道不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在遇到景乔之前,你不是同样应酬了一个又一个男人吗?”

  黎湘并不反驳什么,仍旧云淡风轻地开口:“就算是,可至少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必要违心地去应酬任何人,因为至少有人是真心对我。可是蒋小姐,你呢?”

  蒋程程脸上的神情微微僵住,捏着粉盒的手竟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着。

  黎湘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她身后,从镜子里看着她脸上精致的妆容,笑容却依旧是轻蔑的,“这么些年,除了宋衍,还有哪个男人是真心对你的吗?可是真可惜啊,蒋小姐能耐太大,终于将唯一一个掏出真心来对你的男人也赶走了。说实话,我心里对蒋小姐,真是佩服不已。”

  蒋程程听到这里,终于是被黎湘激怒了一般,猛地摔掉手里的粉盒,转过头来与黎湘对视着。

  “怎么了?生气了?被我戳到痛处了?”黎湘反问,“那你又能怎么样呢?连始终护着你的陆先生也跟你断了关系,你顾忌他,又敢对我怎么样呢?”

  “黎湘,你不要欺人太甚。”蒋程程咬牙。

  黎湘蓦地冷笑起来,“欺人太甚?当初你用计拆我妈妈留下的房子,又捏造出我是你爸爸的女儿毁我妈妈的清白时,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欺人太甚过?“

  蒋程程嘴角微微抽了抽,一时竟然没有说话。

  “真可惜啊。”黎湘看着她,再度叹息了一声,“如果你还是陆先生的好朋友,如果你和宋衍是一对真正的恋人,那我一定会很给你面子,真心将你当做朋友来对待。可惜,你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资格,你不配。”

  蒋程程听到这里,终于忍无可忍,抬起手来就要往黎湘脸上扇去。

  可是黎湘迅速地退后了一步,避开她扇下来的耳光,随后看着她僵在半空中的手臂才又开口:“打我?你考虑过后果吗?这巴掌扇下来,我倒是没什么,你确定你能承受再一次激怒陆先生带来的后果吗?”

  她步步紧逼字字诛心,蒋程程一生之中从未有过这样憋屈的时刻,被一个她讨厌到极致的女人逼到最难堪的境地,却毫无反击之力!

  这怎么可能是她蒋程程的作风?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处事风格竟然变得这么懦弱不堪?

  她终究是没办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一把抓起自己的手袋,转身就走出了洗手间。

  黎湘倚在梳妆台前,看着蒋程程离开得略显仓皇的背影,久久不动。

  旁边,始终紧闭的一格厕门却在此时打开来,随后,思唯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眼眶依旧微微有些泛红,可是似乎早就止住了哭泣。

  也是,外面发生的这些事情这么精彩,她一时忘了自己的那些狗血事迹,专注地听八卦去了。

  黎湘看着她的模样,缓缓舒了口气,伸出手来握住她。

  思唯也反手握住了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刚才宋衍跟蒋程程说话的时候,我没听清,宋衍跟她说什么了?”

  黎湘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随后看着她,“这么快八卦之心又燃烧起来啦?”

  思唯吸了吸鼻子,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湘湘,你说,会不会有一天,我会变成蒋程程那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