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68 为什么问我对你做了什么,而不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268 为什么问我对你做了什么,而不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思唯却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他的话,反而依旧死死地用力咬着他的肩膀,仿佛要把心里的委屈和伤心通通发泄出来!

  到底是血肉之躯,慕慎希虽然能忍,可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微微偏头,看着她埋在自己肩头的脑瓜问了一句:“咬够没有?”

  思唯嘴里含着他的肉,呜呜了两声,依旧一点也没有松开。

  慕慎希微微呼出一口气来,仰了头,看着天花板浅浅地呼吸着。

  温香软玉在怀,却并非愉悦快活的体验,而是这般滋味,他还是头一遭尝到。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肩头早已麻木,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与否的时候,他忽然听见思唯低低带哭的声音:“我不喜欢你了……”

  慕慎希再一次偏过头看向她,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开了他,转而将额头轻轻靠上他的肩,双眸紧闭,浓密的睫毛下正有眼泪缓缓溢出,是前所未见的伤心模样。

  慕慎希缓缓抬起手来,放到她眼睛处,轻轻用指腹抹去她掉落的眼泪。

  思唯依旧闭目靠着他,仿佛根本没有察觉。

  慕慎希缓缓抹过她两片小扇子一样的睫毛,淡淡笑了起来,“那就不要喜欢了。”

  ……

  第二天早上,思唯还在被窝里,就被黎湘打过来的电话吵醒了。

  她闭着眼睛胡乱摸了许久,才终于摸到自己的手机,接起来有些痛苦地“喂”了一声。

  “还没醒啊?”黎湘在电话那头笑着问她,“我订了下午两点钟的电影票陪你看电影,你是想要先一起吃午饭呢,还是各自吃过午饭之后汇合?”

  思唯原本就还没睡醒,更兼宿醉,难受地呜呜了几声之后才又开口:“湘湘,我好难受啊……”

  “知道啦。不过你越这样就会越难受,赶紧起床,叫萍姨帮你煮个解酒汤,喝了之后洗个热水澡,有了精神就不难受了。”

  思唯听完,仍然只是有气无力地哼哼了两声。

  “行啦,我挂电话啦。”黎湘又道,“待会儿再打给你。”

  思唯听着电话“嘟”地断掉,捏着手机的手臂自然垂落,现在松软的床上继续沉睡。

  正在这时,她却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好像是开关洗手间门的声音,又好像是脚步声,又像是衣服摩挲的声音……总之,好像有人在她的房间里!

  大脑一接收到这个意识,思唯心头顿时一惊,随后终于猛地睁开眼来!

  可是入目却是一间完全陌生的房间,统一的色调,简洁利落的风格,分明是酒店的睡房!

  思唯脑子里一片空白,直至视线余光里忽然出现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站在窗边,穿着黑色西裤,正将白色衬衣套在身上,修长利落的背影,隐隐透着熟悉感。

  这阵熟悉感却让思唯一阵胆寒!

  她不由自主地想要逃离,可是床太软,床单太滑,她一动,就发出了声音。

  那个男人就这么回过头来,依旧敞开的衬衣性感得让人想要尖叫。

  思唯也想尖叫,可是她是想要爆粗口的尖叫!

  wtf?慕慎希?而且还是衣衫不整的慕慎希?

  思唯一下子坐起身来,却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也是干干净净不着寸缕,那声尖叫顿时卡在嗓子里,一丝一毫也出不来。她只是坐在那里,紧抿着唇,控制不住地瞪着这个周身充满危险性的男人。

  慕慎希在她复杂的眼神中走到床边,弯腰撑在床上,与她对视着,缓缓开了口:“一醒来就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就不怕我心碎?”

  思唯蓦地深吸了口气,咬了咬牙,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之后,才终于开口:“你对我做了什么?”

  慕慎希闻言,竟然笑了。

  随后,他看看思唯,又看看自己,低声道:“为什么问我对你做了什么,而不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思唯再度倒吸了一口凉气,与他对视着,表面上没有说话,可是暗地里却检查起自己藏在被子底下的身体起来。

  可是慕慎希却仿佛透过被子将她的动作都看在了眼中,眼中笑意渐浓,“检查好了吗?要不要再替我检查检查?”

  思唯瞪着他,“滚开!”

  慕慎希闻言,不怒反笑,缓缓揭开自己肩头的衬衫,看着思唯,“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思唯目光落到他肩头那个破皮死血到惨不忍睹的伤口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造成的?

  思唯一丝印象也无,可是就那么看着也觉得胆颤心惊,一时间有些呆住。

  慕慎希看着她的模样,再度笑了起来,“不用这么内疚,这样好了,你亲我一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思唯闻言,拿起身后的枕头就用力砸向了他,谁知道这么一来,胸前的被子忽然滑落,于是枕头还没砸到慕慎希身上,她又连忙手忙脚乱地拉住被子,又混乱又狼狈。

  慕慎希看好戏一般,笑得更加愉悦,“需要我帮忙吗?”

  思唯气得全身发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却根本无力反击。

  好在这时候房间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慕慎希也没有再逗她,站起身来,一面扣着衬衣的扣子,一面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思唯躲在被子里,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只听到门口传来的似乎是服务员的声音:“慕先生,您好,这是您的房间送洗的衣物。”

  “谢谢。”慕慎希伸手接过袋子,给了小费,这才关上门,拿着袋子回到了床边。

  思唯听到动静,一下子从被窝里钻出来,看见慕慎希手里的袋子便一把抢了过来,低头果然看见了自己的衣物。

  她一把将袋子放进被窝,跟自己的身体一样紧紧护住,这才裹着被子下了床,一步一防备地走进了卫生间,”砰“的一声锁上了门。

  趁着换衣服的时候思唯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信应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之后,她才微微松了口气,换上衣服走出了卫生间。

  慕慎希也已经穿好了他的衬衣和西装,正坐在沙发里看着她,见她出来,缓缓笑道:“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思唯一听就又来了气,看着他,“慕慎希,我告诉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要再触及我的底线,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我知道你本事不小,也很有财势,可是除非你的财势能拼得过陆氏,否则,你一定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说完这句,思唯一把抓起自己放在行李架上的手袋,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慕慎希倚在沙发里,看着她离开,既不急也不追,反而摸着自己的下巴缓缓笑了起来。

  *

  中午时分,黎湘和思唯见面,直接就被思唯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

  黎湘听完她说的话也是又惊愕又内疚,连忙拉着她的手一个劲地抱歉:“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没有预估到这样的危险性,居然把你一个人扔下给傅西城,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思唯抱怨完就没事了,见到黎湘一个劲地怪自己反而又心疼起来,忍不住道:“关你什么事啊,都怪我四哥!你说说,哪有他这样子的哥哥,眼里只有你,根本没有我这个妹妹!”

  黎湘顿了顿,轻笑道:“他也是信任傅西城嘛,谁知道傅西城那么不靠谱。”

  “你还帮他说话?”思唯厉声质问。

  黎湘立刻就闭了口,轻轻一笑。

  思唯狠狠地咬着筷子沉思许久,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黎湘,“过年我四哥没有假期,对吧?”

  黎湘点了点头,“对啊,欧洲那边有一个项目,欧洲人又不过春节。”

  思唯哼了一声之后,忽然笑了起来,“也就是说,你的春节假期也还没有安排?那我要你陪我,以弥补我这次遭受的精神损失!”

  “陪你干嘛?”黎湘笑着问。

  思唯搅了搅自己面前的饮料,闷声道:“陪我去参加安瑾修的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