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70 天各一方,睡不着,因为你不在
  270 天各一方,睡不着,因为你不在

  黎湘接收到他的目光,只是淡淡一笑,“那还真是巧了。”

  陆景霄也微微一笑,“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黎湘听了,没有再回答。

  现场工作人员将三个人的位置安排在了一起,黎湘本想让思唯坐在中间,隔开她和陆景霄,谁知道思唯却挽着她的手臂坐在了最左边,将右边的两个位置留给了她和陆景霄。

  “湘湘,别让大哥听到我们说话。”思唯低声对她说,“你坐中间。”

  黎湘没有办法,只能在两个人中间坐了下来。

  婚礼开始之前安瑾修都在门口迎客,见不到他,思唯从头到尾都情绪恍惚,拉着黎湘的手臂靠在她肩头,连上前来搭话的人都懒得理会。

  陆景霄大约是看出什么来,问黎湘:“思唯怎么了?”

  黎湘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头的小女人,淡淡道:“她有些不舒服。”

  “我这个妹妹可没有这么懂事识大体,不舒服还来参加婚宴,也真是难得。”陆景霄意有所指地说。

  黎湘依旧不为所动,只是道:“因人而异吧。”

  陆景霄听到这四个字,缓缓重复了一遍,才又笑了起来,“比如你对我和对其他人的态度?”

  黎湘听了,忽然安静片刻,随后转头看了陆景霄一眼。

  的确,她面对着陆景霄的时候,和对着其他普通人的情绪截然不同,尽管表面上不明显,可她的态度却是实实在在疏离而淡漠的。

  黎湘原本以为这应该是心照不宣的事,没想到陆景霄竟然还会直接这样提出来。

  片刻之后,黎湘才又缓缓笑了起来,“当然不一样。至少,其他人没有算计我。”

  陆景霄闻言,忽然就低笑了一声,随后才又开口:“你应该也知道,爷爷说过,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关于这一点,景乔也是接受了的,不是吗?”

  “这么说来,大哥也是接受了这一点的?”黎湘说。

  “不然呢?”陆景霄反问。

  黎湘缓缓道:“既然是这样,大哥更不应该要求更多了。我认为我的态度已经足够,不是吗?”

  如果要计较,她怎么可能还会跟他一起坐在这里,甚至还会言不由衷地喊他一声“大哥”?

  陆景霄听了她的回答,竟然安静了片刻,这才又笑了起来,近乎叹息一般地说了一句:“跟湘湘这样的聪明人对话,真是令人身心舒畅啊!”

  黎湘却只是凝目看向主礼台上出现的主持人,偏头对思唯说了一句:“婚礼开始了。”

  原本恹恹地靠着她的思唯忽然一下子坐直了身体,转过头去,果然就看见了站在人群后方候场的安瑾修。

  思唯猛地紧紧捉住黎湘的手,差点将指甲都折断。

  “冷静,冷静。”黎湘连忙小声地安抚着她。

  婚礼主持进行完开场白之后,很快请了安瑾修上台,随后便是万众期待的新娘出场——

  看着穿着圣洁婚纱的新娘子挽着父亲的手臂缓缓走到鲜花铺就的红毯上,思唯再一次抓住了黎湘的手。

  “婚纱好看吗?”思唯幽幽地问。

  “一般吧,没有多大特色。”黎湘低声回答。

  “新娘子漂亮吗?”

  “漂亮,不过没有你漂亮。”

  “身材好吗?”

  “个子不是很高,小腹好像还有点凸起。”

  “她比我先认识安瑾修吗?”

  “肯定是你认识的时间长啊。”

  思唯端坐在椅子里,美眸幽深地看着前方礼台上,安瑾修伸出手来牵过了自己的新娘,而新娘的父亲还叮嘱了一句什么,新娘子瞬间红了眼眶,引得周围一片多愁善感的女士也红了眼。

  于是思唯也顺理成章地跟着红了眼,看着新郎新娘终于以一双璧人的姿态出现在礼台上,她才终于又开口:“可我还是输了。”

  黎湘转头看向她,思唯的目光却始终落在那对新人身上,缓缓道:“从前他喜欢你,现在他喜欢他老婆,我应该可以清醒了,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喜欢我的。”

  黎湘一时没有回答,只等着她静静说下去。

  “也许我真的应该清醒了。”思唯说,“不该再揪着过去那一点点事情不放。反正只是我自己的事情,别人根本就不在乎。”

  黎湘听了,微微叹息了一声,伸出手来揽住她的肩头,低声道:“真的清醒了?”

  思唯缓缓收回视线,对她对视着,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

  黎湘这才笑了起来,“好,为了奖励你,送你一样礼物,任你挑。”

  “真的?”思唯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昨天下午我们看到的那套钻石项链,明天就去买!”

  黎湘一听,脸色顿时就微微拉了下来,“你不能这么过分啊!”

  “你少来!”思唯轻轻在她腰上掐了一把,“我看见你钱包里有一张我四哥的附属卡,这种时候不拿出来花还等什么时候?”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忽然就热闹起来,思唯脸上也终于出现了笑容。

  只是当台上一对新人交换戒指、相互亲吻的时候,思唯看向那边的眼睛里却还是隐隐出现了水光。

  黎湘没有看她,也没有多说,只是默默握住了她的手。

  ……

  婚礼过后的宴会是自助形式,长辈们和年轻人们各有各的热闹。

  安家、陆家同为江城的名门之家,因此这次来的客人之中,思唯认识的也是一抓一大把,一热闹起来,她很快就带着黎湘融入了人群,聊天对饮,热闹极了。

  黎湘从前也是一路从这样的氛围中走过来的,因此并没有多少不适应,况且她和陆景乔的关系摆在那里,又是思唯带来的人,因此周围的人都给足了面子,黎湘跟其中两位名门闺秀聊起天来也是格外和谐愉快。

  只是当有人提出要玩游戏的时候,黎湘有些坐不住了。

  在座都是成年人,玩的游戏自然不是过家家,有情侣一起参与的也是格外放得开。不过黎湘想了想此时身在欧洲的陆先生,便无论如何都放不开去参与这样的游戏了,想了个借口便起身走开了。

  远远地黎湘回头看了一眼,思唯在人群里格外活泼显眼,简直玩得飞起。

  黎湘微微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想着让她今晚尽情发泄一下,也就由她去了。

  宴厅里四处都是客人,反倒是外面的花园里安静下来,黎湘随意走动了一会儿,却忽然跟一个有些面熟的男人打了个照面。

  那人看见她,似乎愣了愣,随后才走上前来打了声招呼:“黎小姐,请问您有见到陆先生吗?”

  黎湘这才想起来这人是陆景霄的秘书徐垚,她转头往四周看了看,摇了摇头,“没有见到。”

  徐垚低低说了声“谢谢”,便又走向了宴厅二楼。

  黎湘不动声色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自己视线中,这才收回目光,一转头看见通往花园的门虚掩着,便推门走了出去。

  没想到走出去才发现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虽然只是蒙蒙细雨,可到底是衣香鬓影的场合,难怪所有人都躲在了宴厅里。

  黎湘看了一眼天空中飘着的细丝,正准备转身回到宴厅里的时候,眼角余光却忽然落到了不远处的玻璃花房里——

  那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她,手里捏着电话,不是陆景霄是谁?

  花房里精致错落地摆着各式各样的花,那个男人站在一片兰花前,格外放松闲适地讲着电话。

  黎湘顿了顿,忽然就抬脚往花房走去。

  一来,她可以告诉陆景霄他的秘书正在找他,二来她也实在是想听听他在讲什么电话。

  逐渐走到花房门口,陆景霄的声音也渐渐地传了出来——

  “……欧洲人对这方面格外看重,稍稍出一点差错他们就会很不高兴……”

  “我的人我自然会尽力保全,至于其他人,那可就未必了。”

  “别让我来教你怎么做。”

  黎湘没头没尾地听了三句话,一颗心却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地加快了跳动。

  欧洲、差错……这样的字眼已经足够令她联想到此刻身在欧洲的陆景乔身上。

  她站在门口没有动,直至陆景霄察觉到什么一般,缓缓转头看向她。

  出乎意料的是,看见她之后陆景霄非但没有任何慌乱,反而缓缓微笑了起来,随后跟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句“就这样”,便挂掉了电话。

  他这才看着黎湘开了口:“湘湘,你也来赏花?”

  “不是。”黎湘平静地开口,“刚刚在宴厅里遇到你的秘书,他在找你,刚好看见你在这里,我就过来跟你说一声。”

  陆景霄听了,挑眉笑笑,“麻烦你了。”

  “举手之劳而已。”黎湘回答。

  说完,她又看了陆景霄一眼,转身往宴厅的方向走去。

  陆景霄随后走出花房,似乎是想走上去跟黎湘说几句话的,可是黎湘步伐很快,没有停顿地就走进了宴厅。

  等到陆景霄走进宴厅的时候,只看见黎湘的身影消失在洗手间的房间。

  他唇角笑意微微一凝,目光也隐隐沉晦下来。

  黎湘走进卫生间,发现卫生间里没有别人,便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陆景乔的电话。

  这个时间欧洲那边还很早,可是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就被接通,陆景乔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清醒,“喂?”

  “这么早就起来啦?”黎湘微微有些诧异,“还是还没睡?”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陆景乔的声音忽然就低沉温柔了几分,“睡不着。”

  黎湘一怔,随后控制不住地轻笑了一声,“是时差的缘故吗?”

  “你说呢?”陆景乔反问。

  黎湘又一次止不住笑,笑过之后才又开口:“我在参加婚礼呢。”

  “嗯。”陆景乔的声音骤然就冷淡了几分。

  黎湘察觉得到,连忙转移了话题,正色道:“陆景霄也来了。”

  电话那头又安静了两秒,陆景乔才开口:“我猜到他会过去。”

  “为什么?”黎湘问。

  “生意上的事情。”陆景乔回答,“你打电话给我就为了说这些?”

  这人……黎湘有些无奈地扣了扣电话,随后才又开口:“我是想提醒你,小心你这次带去的人,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她明明是好意提醒,而且是很重要的事情,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却明显不高兴了,声音更沉了几分,“湘湘。”

  黎湘连忙道:“好啦好啦,我只是顺便提醒你一声。主要还是想跟你说,保重身体,早点回来,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