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73 四哥吃醋,会舍得罚你?
  273 四哥吃醋,会舍得罚你?

  的确是巧的,这样大的一个香城,居然也能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遇到。

  可他若是跟雷诺认识,又似乎巧不到哪里去。

  毕竟同在一个城市,同在一个交际圈子的人,来来去去的活动场所估计也就那么几个。

  可是黎湘的心情却还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奈。

  而薄易昕好一会儿才缓缓微笑着开口:“是啊,黎湘姐,这么巧。”

  站在两个人对面的雷诺愣住了,“你们怎么认识?”

  薄易昕看他一眼,缓缓道:“比你先认识。”

  雷诺嗤之以鼻,随后看向黎湘,“黎小姐,不要理先前那个疯女人,我们继续吃饭吧。”

  “不用了。”黎湘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了一声,“我已经吃好了。”

  “这怎么行呢?”雷诺明显不甘心就这样失去这个跟黎湘独处的机会,“我爸走出来吩咐我要好好招呼你来着,被这个疯女人一搅和,我爸肯定会怪我招呼不周的。”

  “小雷先生不用担心。”黎湘含笑看着他,“这样的情形我见得多了,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雷诺一时语塞,看看她,又看看薄易昕,一时半会儿似乎想不出来该说什么。

  薄易昕静静地站在旁边,眼见雷诺没了话说,他才缓缓开了口:“黎湘姐难得来香城,不如去我家坐坐?”

  黎湘闻言,微微顿了顿,随后才点头笑道:“是,既然来到了香城,的确应该去探望伯父伯母的。”

  “那正好。”薄易昕依旧神情平淡地微笑着,“今天上午爸爸妈妈刚去拜会了几位长辈,这会儿应该到家了,黎湘姐有时间吗?”

  黎湘下午约了思唯,听到薄易昕的话,一时有些迟疑。

  薄易昕却已经懂了一般,缓缓道:“没关系,明后天爸妈也都有时间,黎湘姐看着自己的时间安排好了。”

  黎湘略思量片刻,这才笑了起来,“好,我明天有时间,到时候就去拜会伯父伯母。”

  薄易昕听了,只是淡淡一笑。

  雷诺站在两个人对面,看着两个人说话的情形,忽然间控制不住地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就是在面对着他或者雷启明的时候都有些明艳硬朗的黎湘,在面对着薄易昕的时候,似乎不知不觉地就软化了许多,变成了一个温柔女人的模样。

  薄易昕这小子,竟然比他魅力还大?

  他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薄易昕已经看向他开了口:“雷诺,我知道你一向换女朋友好像换衣服,可是这个女人,你要不起。”

  雷诺闻言顿时有些恼怒,黎湘却在此时笑着开了口:“都是朋友,不用说这种话。小雷先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易昕,我们明天见。”

  黎湘分别跟两个人道了别,这才离开了餐厅。

  走廊上,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站着,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眸色各不相同。

  *

  第二天早上,黎湘因为前一天跟陆景乔打电话到很晚的时间,早上眼睛似乎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因此赖了会儿床,让思唯一个人先去餐厅吃了早餐。

  思唯吃过早餐回来,直接就冲到床上将她拉了起来。

  黎湘刚刚勉强睁开眼睛,一本杂志就直接贴到了她脸上,伴随着思唯幸灾乐祸的声音:“湘湘,你太牛了,才来这边几天,都登上这边的八卦杂志封面了!”

  黎湘这才清醒了一些,连忙睁开眼睛,拿起那本杂志一看,顿时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

  都说香城的狗仔厉害,可是她还真没想到厉害成这个样子——

  封面上竟然是昨天餐厅走廊上的情形,照片里,她站在薄易昕身边,而包间门口的位置则是纠缠在一起的雷诺和昨天那位火爆的女孩。

  黎湘看了一眼标题,发现主角是雷诺和那个女孩,那女孩似乎是个小明星,而雷诺又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难怪会被跟拍以及登上杂志。

  而她站在旁边,原本只是被殃及的池鱼,可是杂志却还是提到了她,甚至在她的头上画了个红圈,指出她是引起这场争端的罪魁祸首。

  只是杂志记者似乎对她的身份并不是很确定,只是用了“疑似江城名媛黎湘”这样的字眼来形容。

  看到这样的字眼黎湘还是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庆幸香城不是江城,没有那么多认识她的八卦群众。

  “所以,你跟雷家的人谈生意,不会让自己吃亏吧?”思唯皱着眉头问。

  黎湘拿起杂志来敲了敲她的脑袋,“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我是害怕四哥回来之后,看见这样的报道会吃醋!”思唯哼了一声,“到时候他肯定是舍不得罚你的啦,还不是怪我没有看住你!”

  “少胡说!”黎湘轻轻戳了戳她,随后道,“幸好是在香城,杂志也传不回江城去。”

  当看无聊的肥皂剧一样看完那本杂志之后黎湘便起了床,刚刚冲了个凉收拾好自己,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她接起电话,那头竟然是薄易昕。

  “我在酒店楼下,你下来就可以看见我。”

  黎湘没想到薄易昕会特地来接她。

  可是坐在薄易昕的车子里,他专心地开着车,几乎不怎么说话。而黎湘坐在他身边,呼吸着有些尴尬的空气,终于缓缓开了口:“上次,你什么时候从江城离开的?”

  “很久了。”薄易昕语调平淡地回答,“逛了几天,发现没什么意思,就走了。”

  黎湘听了,有些抱歉地笑了笑,“对不起啊,原本说了要带你四处游玩参观的,结果都没有做到。”

  “没关系。”薄易昕说,“我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你肯定没有心情再陪我,所以也就没有打扰你。”

  黎湘微微笑了笑。

  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刚好就是妈妈被污蔑,她的身世被扭曲。这对她而言的确是大事,以至于她全无心思想别的,也忘了自己原本跟他有过的约定,甚至连他什么时候离开江城的都不知道。

  想起来黎湘仍旧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是道:“谢谢你体谅。”

  薄易昕专心地看着前方的道路,闻言只是道:“人之常情罢了。”

  车子驶入黎家别墅的时候,黎湘一眼就看到了在花园里浇花的于慧。

  于慧远远地看见薄易昕的车子驶回来,原本没有在意,直至看见黎湘从副驾驶座上走下来,她怔忡片刻,随后才惊悉地笑了起来,“湘湘?”

  黎湘缓步上前,轻笑道:“伯母,新年快乐。”

  这幢房子,黎湘以前是来过的,跟薄易祁好得如胶似漆的时候,他带她回家做客,走遍了这幢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而如今,物是人非。

  薄氏夫妇对她的到来都感到很惊喜,薄玉林到底内敛一些,而于慧始终拉着她的手笑着说话。

  薄易昕坐在薄玉林身边,目光落在电视机上,耳旁听着于慧和黎湘说话,神情始终很淡。

  “这次见你,你气色真是好多了。”于慧说,“跟之前几次见面都不一样了。”

  黎湘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笑着回答:“伯父伯母跟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两位老人其实都是真心对她好,她的事情他们一直都放在心上,每次见面总免不了关心和提及,黎湘一直都记得。

  “那就好,那就好。”于慧握着她的手,忽然感觉到什么,低头看见黎湘手指上的戒指,片刻的怔忡之后,顿时笑得更开心了,“这是结婚戒指还是订婚戒指?”

  黎湘顿了顿,缓缓道:“只差一道手续而已,对我而言没什么差别。”

  “怎么会没差别呢?”于慧说,“傻孩子,名正言顺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这么闹着玩的。”

  “伯母,您放心,我心里都有数。”黎湘怕她误会,连忙道,“只是眼下事情还有些多,所以我相等事态稳定了一些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