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74 陆先生心情不好才会抽很多烟
  274 陆先生心情不好才会抽很多烟

  薄家虽然在香城,可是于慧的娘家却在江城,再加上黎湘的缘故,所以对江城的事情也有些关注,因此陆家的事情,薄氏夫妇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我也听说过一些。”薄玉林开口,“听说陆家那个瘫痪了十多年的大儿子突然康复了,想必很有一番震动吧?“

  黎湘没想到他们也会知道,闻言点了点头,“嗯,怎么也算是一件大事,震动是难免的。不过目前看来,一切还好。”

  薄玉林听了,缓缓点了点头。

  而于慧则笑着说:“我看你气色这么好,也知道肯定没什么大问题。那他呢?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

  “他去欧洲出差了。”黎湘轻笑道,“我是来这边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的,所以就顺道来探望伯父伯母。”

  于慧听得直微笑点头,“你过来伯母真的很高兴,今天中午我亲自下厨,做几道你喜欢吃的菜,我们好好吃一顿饭。”

  黎湘听了,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来帮伯母,顺便偷偷师吧。”

  “不用。”于慧拍拍她的手站起身来,笑道,“你啊,坐着好好休息休息,或者跟你伯父说说话。”

  薄玉林也微笑道:“对,让你伯母去忙吧,过门是客,哪有让你操劳的道理。”

  黎湘听了,没有再坚持。

  薄玉林又关心地问了一些她工作生活上的事情,刚刚聊了没几句,他忽然就接到一个越洋问候电话,不得已走开了去接电话。

  客厅里顿时就只剩了黎湘和薄易昕两人。

  薄易昕一直很安静,在黎湘和薄氏夫妇聊天的时候,他始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目光专注地落在电视机上,神情非常淡。

  直到这会儿,他才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黎湘,微微一笑,“要不要我带你四处看看?”

  黎湘迎上他清淡的目光,不由得怔住片刻,随后才缓缓一笑,“好啊。”

  薄易昕随即便站起身来。

  黎湘本以为他会带自己去外面的花园走走,没想到薄易昕却径直走向了楼梯的方向。

  站在楼梯口的时候,黎湘隐隐意识到什么,抬眸看向薄易昕上楼的背影,终究还是缓缓走上了楼梯。

  这个家,黎湘虽然只来过两次,可是却还是待过好几天。所以当薄易昕在某个房间门口停下脚步的时候,她心里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

  那是薄易祁的房间。

  薄易昕伸出手来打开门,这才又转头看向黎湘,“我哥这间房是家里景致最好的,从阳台上能看见整个花园。爸妈时常都会到这边的阳台上坐着喝茶,我们也可以在这里坐坐。”

  说完他就抬脚走进了房间,而黎湘停顿片刻,才终于跟了进去。

  可是刚一进入房间,她脚步忽然就再次顿住了。

  这个房间,跟她记忆中的薄易祁的房间,已经不一样了。

  而最大的变化就在于床头的那堵墙。

  那堵原本干干净净的白色墙面上,如今多了一幅巨大的相片,却仅仅只是一半——金色的沙漠,半个落日,和一个迎着落日的男人的黑色侧影。

  黎湘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薄易祁,而旁边另一半的位置,空着。

  她曾经说过,会拍这样一幅照片挂在自己的房间;而薄易祁说,要拍就拍两个人,一人一半,拼成一张。

  原来他已经拍了自己那一半。

  黎湘静静凝眸,薄易昕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之后,缓缓道:“我哥在迪拜的沙漠里拍的,只拍了一半还要挂在墙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黎湘听了,缓缓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目光随即又落到了床头和旁边的写字台上。

  床头和写字台上都放着相架,而照片里的人,是她。

  有高中时期的,也有大学时期的,对黎湘来说,已经算是陌生而遥远的回忆。

  她目光静静地从哪些照片上掠过,最后才又看向了薄易昕,缓缓道:“看得出来,房间保存得很好。”

  薄易昕微笑起来,眼波却丝毫未动,他抱着手臂靠在阳台的推拉门上,缓缓道:“可惜都是枉然。”

  “怎么会呢?”黎湘说,“这是最好的纪念。”

  薄易昕微微挑了挑眉,笑容很淡,“可是,谁会记得呢?”

  黎湘安静地站立着,静静与他相视,还没来得及又开口,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薄易昕看见,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黎湘的眉目分明微微一松。随后,她拿出手机,朝他示意了一下,转身就走出了这个房间。

  黎湘正走到楼梯口接电话的时候,忽然就看见于慧神色有些匆匆地往楼上走来,看见站在楼梯口的她,于慧似乎松了口气,朝黎湘笑笑,示意她继续打电话,自己便走进了黎湘先前出来的那个房间。

  “你干什么来黎湘来这个房间?”看见站在房间里的小儿子,于慧忍不住低声斥责道,“还不出来,把门关上!”

  薄易昕依旧静静地倚在阳台门上,闻言缓缓抬起眼来,“妈,你的紧张太多余,太可笑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在乎。”

  于慧眉头紧蹙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又走了出去。

  黎湘的电话很简短,已经差不多结束,于慧出来的时候,她正对电话那头说:“好的雷先生,那我们再约时间。”

  挂掉电话,于慧一面拉着她的手下楼,一面问:“哪个雷先生?”

  “雷启明先生。”黎湘回答。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到楼下,同样结束了通话的薄玉林闻言,不由得看向黎湘,“你认识雷启明?”

  黎湘微微一笑,说:“因为有一个项目想跟雷先生谈,所以有朋友介绍了我认识雷先生,人挺好的,很好说话。”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怎么会有项目跟雷启明谈?”于慧好奇地问。

  “不是我。”黎湘缓缓一笑,“我帮陆先生谈的。”

  于慧听了,怔了片刻,随后才又笑了起来,“你也太能干了。不过这样是好的,两个人要站在同一阵地,那才好共同进退。”

  黎湘听了,仍旧只是笑。

  薄易昕缓缓从楼上走下来,清冷平淡的眼神落在黎湘平和从容的笑容上,忽然也勾了勾嘴角,只是脸上的神情却似乎更淡了。

  吃过午餐,又坐了一阵,黎湘便准备告辞,尽管薄玉林夫妇一再挽留,她却仍然不便久做打扰。

  因为是薄易昕接她来的,因此离开的时候,理所当然也是薄易昕送她。

  跟来的时候不同,黎湘没有再刻意找话题,而薄易昕也就顺理成章地一路无话。

  一直到酒店门口,黎湘才开口说道:“易昕,谢谢你。”

  薄易昕修长的食指漫不经心地敲击着方向盘,闻言勾了勾唇,“该我谢谢你才对,因为你,我今天长了见识。”

  黎湘隐隐听得出他的弦外之音,却并不打算回答什么,酒店门童帮她拉开车门,她直接就下了车。

  薄易昕在她下车之后才淡淡往酒店大堂的方向瞥了一眼,这一眼,就让他捕捉到一道沉晦锋利的目光。

  两道目光相接,薄易昕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直接就推门下了车,三两步追上了刚刚走进大堂的黎湘。

  黎湘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的时候,薄易昕已经近在眼前。

  她抬眸迎上他的视线,薄易昕看着她,忽然开了口:“我跟我哥长得不像吗?”

  黎湘隐隐一蹙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这么一个问题。

  可是即便她没有回答,薄易昕还是又开了口:“你看着我的时候,难道不会想起我哥吗?”

  黎湘依旧没有说话。

  而薄易昕微微凑近了她一些,再度开口:“我哥是为你而死的。他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是性命……可你不过是一个忘情负义,没有良心的女人。”

  说完这句,他缓缓退开两步,又看了她一眼,忽然转身就离开了大堂。

  黎湘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的身影久久未动,直至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身后,“黎小姐?”

  黎湘诧异回头,忽然看见了贺川。

  随后,她视线一转,就看见了坐在旁边休息处沙发里的陆景乔。

  他仿佛没有看见她,只是安静地坐在宽大的沙发里,长腿交叠,面前一杯咖啡,手里一本杂志,杂志的封面上……正是昨天发生在餐厅里的那出闹剧。

  黎湘的心忽然“咯噔”一跳,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被发现了一般,小小的心虚。

  与此同时,她似乎也终于知道薄易昕为什么会追上来跟她说那么几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应该在她之前就看见了陆景乔。

  而陆景乔……

  而刚才一直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贺川什么也不知道,还对黎湘说:“我跟陆先生刚刚抵达,因为知道黎小姐还在香城,所以我们直接来了这里,陆先生在那边。”

  说完,他抬手指了指陆景乔所在的方向。

  黎湘太阳穴蓦地胀了胀——那人所在的位置,气压仿佛都要低几度,她当然看得见他。

  静默片刻之后,黎湘快步走向了陆景乔所在的方向,直接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伸出手来圈住他的腰,抬头轻笑,“这算是给我的惊喜吗?”

  陆景乔这时才将视线从正看着的那本杂志上收回,缓缓看向了她。

  黎湘唇畔笑意盎然,陆景乔脸上却似乎没什么表情,“似乎你给我的惊喜要多一些。”

  黎湘眸光一闪,下一刻却只是埋进他怀中,轻声开口道:“对……因为我想你了。”

  似乎隔了好一会儿,陆景乔的手才终于缓缓扶上她的腰。

  ……

  傍晚时分,黎湘陷在昏昏沉沉的睡梦之中时,似乎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

  这一认知让她渐渐清醒过来,果然是她的手机,在放在外面起居室的手袋里响个不停。

  宽大的床上只有她一个人,黎湘拿了一件浴袍随意披在身上,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没想到走进起居室,她才发现陆景乔就坐在沙发里,身上同样只是裹着浴袍,一手夹着香烟撑着额头,一手拿着一份文件,正仔细地阅读。

  屋子里烟味有些浓,黎湘往他面前的烟灰缸里瞥了一眼,发现了好几支烟头。

  自从他们重新在一起之后,他其实抽少了很多烟,偶尔还是会抽得比较多,多半是因为公事心烦。

  而眼下的情形,黎湘倒不觉得他是在因为公事而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