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81 陆景乔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
  281 陆景乔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

  蒋程程回到公寓时,陆景霄独坐在客厅沙发里,已经抽了好几支烟。

  这公寓原本是陆景霄的,是他们起初幽会的场所,后来,陆景霄玩腻了,对她失去了兴趣,直接就将这间公寓给了她——

  他依旧控制着她的一切,却再也不碰她,也不留下过夜。

  看见蒋程程推门而入,陆景霄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开口:“去哪儿了?”

  蒋程程脱掉大衣,露出里面一袭贴身长裙,也走到沙发里坐下,拿起他放在那里的香烟和打火机,也给自己点了支烟,抽了一口之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你不是知道吗?除了去勾/引男人,我还能去哪儿?”

  陆景霄忽然就伸出手来,在她纤细的腰上重重捏了一把。

  蒋程程被那个万总的手段折腾得浑身是伤,腰上更是严重,被他这么一捏,霎时间疼得脸色大变,差点就跳起来爆粗对他破口大骂。

  陆景霄似乎也对她这样大的反应有些惊讶,挑眉看了她一眼之后,直接将她身上的裙子从脚踝捞了起来,直接推到领口。

  蒋程程不挣扎也不动,就那么半躺在沙发里,将自己满身的青紫伤痕呈现给他看。

  陆景霄一路从她细白的小腿看到她胸口处,目光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暧昧淤痕上掠过,非但没有一丝怜惜,眼眸深处反倒隐隐掀起一股兴奋的风暴。

  “万有恒那个老畜生……”陆景霄竟低笑起来,“看不出来,竟然这么下得去手。”

  蒋程程见他观赏完毕,推开他的手,将自己的裙子一点点放了下来,这才又开口:“不是有事要我做么?这次又是服侍哪个男人?什么口味的?如果对方喜欢纯情派,是不是该等我身上这些伤痕好了才能去?”

  陆景霄的一只手原本放在她身后的沙发靠背上,这会儿却缓缓移动到蒋程程脸上,随后,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力道有些重。

  蒋程程再度吃痛,微微蹙了眉看着他。

  “怨气很重。”陆景霄看着她,淡淡笑着开了口,“不想再伺候男人?”

  蒋程程又抽了口烟,将香烟放到烟灰缸上掸了掸烟灰,随后才对上陆景霄的视线,“我是能离开男人的那种女人?”

  “可是,像一个妓/女一样服侍形形色色的男人,还要被万有恒那样的老畜生这么折磨,实在是很辛苦吧?”陆景霄低笑着开口道。

  蒋程程脸色终于变了变,看着他,“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接受一个采访。”陆景霄云淡风轻地笑着,“接受完这个采访,以后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自己挑——”

  蒋程程呼吸窒了窒。

  这等同于放她自由,条件不可谓不诱人。

  可是……陆景霄怎么会突然给她开出这么好的条件?

  蒋程程再开口时,嗓子已经有一些喑哑,“什么采访?”

  ……

  周一的早晨,陆景乔一早约了人打高尔夫球,因为不需要黎湘陪同,所以黎湘小小地睡了个懒觉,到达公司的时候虽然迟到了,可是因为她的“老板”还没来,所以没有人会苛责她这个助理。

  来到办公室放下手袋,黎湘拿着自己的杯子便走向了茶水间,准备给自己倒杯热水喝,没想到刚走到茶水间门口,却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办公室茶水间这种地方向来是八卦的汇聚地,可是现在是周一的早上十点半,几个秘书在这样的时间点凑在茶水间里八卦,可见八卦事件真的不小。

  黎湘在门口顿住片刻,只听到有人说:“黎湘今天到现在还没来上班,陆总也还没来呢!”

  “该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情在家里吵架打架吧?”有人说,“黎湘看起来也并不好欺负啊。”

  “我觉得不会吧……先不说这件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黎湘和陆总感情那么好,没道理因为这么一件年代久远的事情闹不愉快啊。”

  “所以说你不懂咯,女人就是这么小气的动物。反正换了是我男人身上发生过这种事情,我肯定会撕了他!”

  “我也是!”

  “我也是!”

  两三个秘书纷纷附和,黎湘听到这里,终于抬脚走了进去,看着众人笑道:“一大早上,你们聚在这里说什么呢?”

  众人一看见她,瞬间都是一惊,因为不知道黎湘到底听到了多少,脸色都控制不住地变了变。可是一抬头见黎湘神情并没有什么异常,再加上她平常都与人为善,众人还是很快笑了起来。

  黎湘眼尖,发现有人正在偷偷将一本杂志往身后藏。

  而刚刚为黎湘和陆景乔说过话的小丁却站了出来,来到黎湘面前,轻轻拉了黎湘的手,直接就开口道:“黎湘,杂志上报道的那件事情不是真的吧?”

  众人一听她直接问了出来,顿时都又紧张又兴奋地看向黎湘。

  黎湘看了一眼众人的神情,缓缓走到圆桌旁,朝刚刚偷偷藏起杂志的那人伸出了手。

  那人很快就双手奉上了杂志。

  黎湘一看到杂志封面,眉眼忽然就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她本来以为是八卦杂志上又生出什么幺蛾子,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本颇有格调的综合杂志,而封面上的人物竟然是蒋程程,旁边醒目的标题配合着蒋程程精致明媚的容颜,写的是:平权主义,豁达人生。

  居然会有杂志以平权主义者的身份给蒋程程做了一篇专访,黎湘对此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因为蒋程程似乎从来没有在这方面表现出任何倾向——不过想到她对男女情事的态度,倒的确是够平权主义。

  黎湘一面想着一面翻到她的那篇专访,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之中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

  直到看到蒋程程回忆年少岁月的那段,黎湘的阅读速度才慢了下来,仔仔细细地将那段看了一遍。

  整篇文章最具爆点的就是这一段——

  蒋程程自爆年幼时曾遭性侵,并因此受到极大的伤害!

  “那时候我才十五岁,你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女孩遭遇到这种事情,其实是非常残酷的。”蒋程程在文章里说,“我当时就是因为不会想,所以走上了一条歪路。因为觉得自己不再干净,所以我开始破罐子破摔地折磨自己,放任自己跟形形色色的男人在一起……甚至在十七岁那年,我就有了怀孕流产的经历。不过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要感谢人生中的苦难,感谢自己走错过的那些道路。你经历过黑暗,才会努力地想要从黑暗之中摆脱,虽然过去无法改变,但是未来还可以。”

  虽然关注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一本综合杂志应该做的事情,可是写下这篇报道的记者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伤害她的那个人是谁。

  蒋程程说:“其实这件事情并不算是一个太悲伤可怜的故事,因为当时对方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我们都知道青春期的少年的确是会有这种冲动的时候,所以我当时虽然怪过他,也想歪了,可是到现在,其实已经没什么好责怪。他并不是不可原谅,况且当时我们两家还算是世交。随后的这么多年里,其实他都有对我做出弥补,我得到了很多年的宽容和照顾,都是他的默默付出。而我其实早就已经原谅他了,我们甚至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蒋程程话说到这里,虽然并没有指明到底伤害她的那个人是谁,可是却还是给出了很关键的信息——跟她年纪相仿,两家人是世交。

  而最重要的,则是配图——

  杂志里除了放了好些张蒋程程的精拍大片,还放出了好些张蒋程程的旧照,有青春时候的照片,也有成年后的,而除了蒋程程和家人之外,陆景乔在这些照片中出现了三次。

  专访的倒数第二部分,记者问起了蒋程程的情感状况,并且提到了陆景乔:“从你提供给我们的照片来看,你跟陆景乔先生关系很亲密。”

  蒋程程只是回答:“我们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