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82 黎湘说,你是麻烦精
  282 黎湘说,你是麻烦精

  黎湘将通篇采访看下来,蒋程程虽然并没有明说那个年少时曾经侵害她的人到底是谁,可是明里暗里总是意有所指,再加上写文章的人有隐约的引导倾向,所以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陆景乔身上。

  旁边的几个秘书见她这样仔细地阅读着那篇文章,才知道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一时间,几个人面面相觑,等待着黎湘的反应。

  等到黎湘终于合上杂志抬起头来,迎上众人的视线,她却只是笑着扬了扬手里的杂志,“记者文笔一般,这篇采访可读性不怎么强。”

  说完,黎湘放下杂志,拿着自己的杯子走到吧台上,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可是这篇文章分明就是在暗示陆先生跟这个女人有关系……”小丁快人快语,“现在做杂志的人胆子可真大。”

  黎湘靠在吧台上,喝了口咖啡,笑道:“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越没有底线越能搏出位。你们看看近期的大小事件,哪件事里不是一堆跳梁小丑刻意搅和?到头来被追究责任,又只能玩消失或是灰溜溜地道歉。像这种不实报道,陆氏法律部肯定会做事的。”

  众人听了,顿时连连称是。

  黎湘见状,也不好再留在这里打扰她们八卦,很快拿着自己的咖啡离开了茶水间。

  果然她一走,茶水间里立刻又展开了热烈讨论——

  “看黎湘的样子根本就不相信这篇报道嘛!”

  “切,黎湘是什么人,她真的相信,也不可能表现在明面上让我们看笑话啊。”

  “我还是相信陆总的,看陆总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

  “你看见的是现在的陆总,十几年前的他是什么样子,你会知道?那时候你还刚刚上小学呢!”

  “看陆总的样子肯定是从小帅到大啊!这样子的帅哥在学校里可是很受欢迎的,哪里需要去做这种事……这个蒋程程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来碰瓷的吧?”

  “碰瓷?你没看见这些实打实的照片啊?”其中一个年级较大的秘书开了口,“你们还是年轻,不知道早些年的时候,这个蒋程程在江城的社交圈可是很出名的……相当于前两年的黎湘,可是比黎湘还要夺人眼目!”

  “那你的意思是说,当初的陆总很可能真的被她吸引,进而情不自禁做了错事?”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可观阐述了一下当年的事实而已。”那人笑着站起身来,耸了耸肩之后,很快离开了茶水间。

  剩下几个人见状,也连忙各自散去。

  那一边,黎湘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刚刚在椅子上坐下,手边的咖啡还没来得及喝第二口,一抬头就看见陆景乔带着贺川从电梯的方向走了过来。

  见到他,黎湘连忙站起身来,陆景乔跟她对视一眼,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黎湘原本是想直接跟进去的,可看见陆景乔连打球的衣服都没换,很明显是直接从球场就回来了,黎湘怕有什么急事,连忙拉住贺川问了一句。

  “刚刚接到紧急股东会议的通知。”贺川说,“半个小时之后就要开会。”

  “原因呢?”黎湘问。

  贺川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模样。

  黎湘心里顿时就有了数,“因为蒋程程的那篇采访?”

  “你已经看到了?”贺川听了,先是一怔,随后见黎湘神情无异,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这件事在网上蔓延得很迅速,才一个早上而已,网民已经讨论开了,对公司也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有股东要求陆先生做出交代——”

  听到这里,黎湘点了点头,随后才对贺川道:“那你准备开会,我进去看看他。”

  贺川点了点头,黎湘转身推门走进了陆景乔的办公室,在办公区却没有看到人。她很快又走向休息室的方向,推门走了进去。

  卫生间里水声哗哗,陆景乔应该是在冲凉。

  黎湘走过去,直接打开卫生间的门,倚在门口,看向了站在淋浴底下的男人。

  “陆先生。”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微微偏了头看向他,“对于今天那本杂志上暗示的事情,你是不是应该对我交代一声?”

  陆景乔微微偏离了淋浴,抹了把脸上的水渍,这才看向她,同样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你不是说过每个人都会有过去?这件事情似乎不应该是你会在乎的。”

  黎湘听了,微微轻笑了一声,“我怕我不在乎的话,有人的脸色会更难看哦——”

  她话音刚落,陆景乔忽然就关上花洒,随后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拉进了自己怀中。

  他满身水渍,黎湘被他这么一抱,身上顿时湿了不少,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喂!你弄湿我了!”

  陆景乔却不作理会,只是看着她,“你就这么相信我,相信那件事情与我无关?”

  黎湘眼见身上的裙子该湿的都已经湿了,也就不再纠结,抬眸与他对视着,缓缓开了口:“你说过蒋程程的事情跟你无关,你不过是替人还债而已。况且蒋程程现在是谁的人,我们都知道。”

  陆景乔听了,忽然就缓缓低下头来,轻轻吻住了她的唇。

  黎湘缓缓回吻了他片刻,这才松开他来,低声问他:“待会儿股东会议上,你想好怎么交代没有?”

  “你很扫兴。”陆景乔再度在她唇上压了一下,这才轻轻松开了她,抬手拿过一条浴巾系在腰上。

  “因为你是麻烦精!”黎湘轻轻朝他做了个鬼脸,“你要是惹不上这个麻烦,我也就不会扫兴了。”

  陆景乔猛地在她腰间紧搂了一把,黎湘忍不住笑出声来,顺手拿了一条干毛巾过来给他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随后才又道:“媒体那边可以交给我。之前在碧蓝上班的时候好歹算是积攒了一些人脉,虽然不知道对方出了多少力,但我应该还是可以做一些事情。这件事毕竟年代久远又是捕风捉影,再加上还是谣言,肯定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

  陆景乔看她一眼,缓缓道:“看来我给自己找了个好助理。”

  黎湘闻言,微微偏了头看着他,俏皮一笑,“那记得给我加工资哦,老板。”

  陆景乔再度吻了她一下,这才走出了卫生间,回到卧室里换衣服。

  事实上,这样一件无聊的事情陆景乔的确是没有放在心上,可到底算是负面消息,陆氏这样大的集团一向为外界关注,传闻一出来直接就影响到了公司股价,所以那几个正派守旧的股东顿时就急了,非要他做出交代不可。

  而会议上,陆景乔的确做出了交代,所谓的交代就是两个字:“谣言。”

  几个股东虽然半信半疑,可是对于这桩没有任何确实证据的传言也是没有办法,交代了必须要妥善处理这单新闻以观后效之后,很快就散了会。

  会议全程陆景乔态度都异常淡漠,而陆景霄坐在旁边,只是神情平淡地听取众人的态度,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散会之后,众人都起身离开会议室的时候,陆正业却忽然对陆景乔开了口:“你留一下。”

  陆景乔原本就还没站起身,听见这句话,仍旧是安然地坐在椅子里。

  陆景霄看看他,又看看陆正业,淡淡一笑之后,很快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等到整间会议室就剩下父子两人,陆正业才正色看着陆景乔开了口:“蒋程程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陆景乔缓缓抬眸迎上他的视线,“如果你要问的就是这个,我想我刚才已经回答过了。”

  “那是因为那些股东并不是陆家的人!”陆正业脸色微微沉了下来,“我亲眼见到当初你是怎么对待蒋程程的,这件事如果是真的,你最好如实告诉我。”

  陆景乔听了,缓缓靠到椅背上,安静片刻之后,忽然勾了勾唇角,“如果是真的,您打算怎么做呢?亲自将我送上审判庭……又或者,再让我去美国多待个十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