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87 湘湘,你今天很漂亮
  287 湘湘,你今天很漂亮

  两个人又在豆浆店里坐了一会儿,黎湘好说歹说,总算是拉着陆景乔离开这里,回到了医院。

  手术室外,陆家的人都静静等候着,陆景霄陪着陆夫人坐在一起,而思唯则陪陆老爷子坐在旁边的位置上,静默守候。

  听见脚步声,几个人都抬头看了过来。

  陆夫人抬眸,还没有看到陆景乔的脸,很快就又移开了视线。

  而陆老爷子目光落到陆景乔脸上,又看了黎湘一眼,这才收回视线。

  而陆景乔并没有看谁,直接就拉着黎湘在最远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

  而黎湘手里还拎着一个袋子,轻轻拉了他一把,见他不为所动,只能自己站起身来,拎着袋子走到了前面的位置。

  “思唯,这是我刚才叫豆浆店现磨的豆浆,还有一些小吃。”黎湘将袋子交给思唯,这才又看向陆老爷子,“没有加糖的,爷爷,您也喝一杯吧。”

  陆老爷子听了,并没有回答。

  黎湘与思唯对视一眼,让思唯劝陆老爷子,自己这才又拿了两杯豆浆,走到了陆夫人和陆景霄身边。

  黎湘没有看陆景霄,只是将豆浆放到了他身边,随后就看向了陆夫人,低声道:“伯母,手术可能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您也吃点东西吧。”

  陆夫人没有抬头,也没有去接她手中的那杯豆浆。

  倒是陆景霄伸出手来,微笑着从她手中接过去那杯豆浆,缓缓道:“湘湘,你有心了。”

  黎湘这才终于看了他一眼,转身就回到了陆景乔身边。

  一行人就这么在手术室外等到了夜里九点,手术室门口亮着的灯才终于熄灭。

  长时间的等候之后,所有人都因为担忧和守候而疲惫不堪,陆夫人甚至已经靠在陆景霄肩头睡着了。

  黎湘原本也静静地靠着陆景乔,却忽然听见陆景乔沉声说了一句:“结束了。”

  黎湘一惊,猛地直起身来,果然看见手术室的灯已经熄灭,连忙站起身来,往手术室的方向走动了两步。

  她的脚步声很快就惊动了另外几个人,陆夫人也一下子就醒了过来,周围看了一眼之后,也在陆景霄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思唯也连忙扶着陆老爷子站起身来,黎湘和陆景乔这两个最先发现手术结束的人反倒站在了最后面。

  而医生一从手术室里出来,也迅速就向众人说明了情况:“这次的情形非常危险,这次的紧急心脏手术之后情况也只是暂时稳定,但是陆先生的身体状况实在是已经不堪重负了,千万不能再让他受到一点刺激,否则情况真的不容乐观。”

  陆夫人听了,脸色不由得白了白。

  “现在麻醉药效还没过,陆先生还没醒过来,你们留一个人照看就好。”医生说着,又看向陆老爷子,“老爷子,您年纪这么大了,不要太过操劳,早些回去休息吧。”

  陆老爷子缓缓点了点头,陆夫人很快开了口:“思唯,陪爷爷回去休息,我留在这里就好。”

  “妈,还是我留下吧。”陆景霄很快开了口,“您已经很累了,跟爷爷一起回去休息,明早再过来看爸爸,反正爸爸这会儿也还睡着。”

  陆夫人闻言,按了按眉心,还没有回答,陆正业已经从手术室中推了出来。

  几个人随着护士推车跟着一起进入了病房,黎湘照旧和陆景乔走在最后,到了病房门口,刚要走进去时,陆景乔却忽然拉住了她,“回去了。”

  黎湘蓦地回转头来看着他,“不进去看看吗?”

  “你没听医生说不能再让他受一点刺激吗?”陆景乔神情很淡,“你觉得我的存在对他而言是什么?”

  说完这句他便径直转了身,黎湘在门口静了两秒,这才追上前去,挽着他的手臂一起离开了医院。

  回到梦园之后,黎湘才又给思唯打了个电话,得知陆老爷子和陆夫人都已经回家休息了,而陆景霄则留在医院照看陆正业。

  黎湘听了,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只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黎湘刚刚结束跟思唯的通话,陆景乔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随意拨了拨还湿着的短发,就那么坐到了床上。

  黎湘见状,放下手机,拿了一条干毛巾走过来,站在床边为他擦着头。

  只是擦着擦着,陆景乔在她腰上轻轻一勾,她便跨坐到了他身上。

  这样的高度刚刚好,黎湘为他擦着头,对视片刻之后,忽然就忍不住凑过去吻了他一下。

  陆景乔很快就接纳,并且回吻了她片刻才松开她,低声说了一句:“你今天很漂亮。”

  可遗憾的是,这样的漂亮竟然没能定格成最美的照片,贴在他们的结婚证书上。

  黎湘很快就听懂他话里的意思,轻笑了起来,“下次我会更漂亮。”

  陆景乔的手圈在她的腰上,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黎湘很快又低下头来,重新印上他的唇,缠绵拥吻。

  两个人彼此都心知肚明,在陆正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现如今怎么都不会是他们结婚的好时机,至少,也得等陆正业彻底稳定下来,这件事才有机会被重新提上日程。

  第二天,陆景乔正常去了公司上班,黎湘知道在这个时候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探望陆正业的,因此下午的时候,黎湘就独自去了医院。

  因为陆正业这次是因为陆景乔的事情而激动犯病,作为和陆景乔最亲密的人,黎湘进入病房的时候也是有些小心翼翼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刚刚做完手术的陆正业躺在病床上,看了她一眼,神情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像是之前在公司里见到她的时候一样。

  “伯父。”黎湘轻轻喊了他一声,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您感觉怎么样?”

  陆正业刚刚做完手术,还不能动,因此只是平静地躺着,听见黎湘的问候,有些冷淡地回应了一句:“总归还活着。”

  黎湘闻言,微微一顿之后才又开口:“我知道您是为了四哥从前的堕落而生气,可是伯父,那毕竟已经是从前的事情了,四哥现在早就已经不一样了,您应该都是看在眼里的,为什么还要因为那么多年前的事情而大动肝火呢?”

  陆正业闻言,缓缓看向她,“看见他那样的视频,你居然不生气?”

  这个问题,昨天陆老爷子向她提及过,思唯向她提及过,如今连陆正业也问她,黎湘不由得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她才又回答道:“说不在意是假的,他在视频中跟别的女人那么亲密,我怎么可能完全无动于衷?可那毕竟是过去的事情,况且,我相信那个时候的四哥不仅没有丝毫的快活,反而活得比我们想象中都要痛苦。”

  “那这样的痛苦是由谁造成的?”陆正业说,“如果不是因为他当初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我怎么可能把他送去美国,让他一个人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

  黎湘张了张嘴,忍不住想说话,可是看见陆正业微微有些变了的脸色,她忽然就打住了。

  她其实很想说,如果不是陆景霄先做了什么,陆景乔绝不可能主动去算计他,让他失去了双腿——

  可是这句话如果说出来,会是什么后果?

  一个儿子的不肖已经让陆正业气成这个样子,这个儿子还不是他最疼爱最在乎的那个……而如果陆景霄也是如此,那他会怎么样?

  黎湘目光落在他身上的病号服上,沉默片刻,终究是没有说出心里的那些话,只是道:“我知道您和伯母之所以伤心生气都是因为从前的事,可是这么久以来,四哥真的已经不一样了。他只是不善于表达,也不愿意去表达而已,再加上伯父您也不怎么表达……所以,在他心里,您还是那个不肯原谅他的父亲,而在您心里,他依旧是那个不知悔改的不肖子。可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伯父,您并不知道,昨天您做手术的时候,所有人都因为担忧而疲惫,可是只有四哥,他从头到尾地看着手术中的灯,等着手术做完。可是到您真的做完手术了,他却连进病房来看您都没有勇气。那并不是他不爱您,而是他懊悔,他自责,他觉得是他的错,他不敢再让您受到一点刺激,他不想再让您因为他而受到一点伤害……“

  黎湘说到动情处,有些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顿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道:“您不知道我看见他这样有多心疼,比看见他从前那些自甘堕落的情形还要心疼……”

  陆正业静静地听着,目光微微凝滞。

  “所以我才会忍不住跟你说了这么多。”黎湘缓缓道,“我真的不希望因为过去的那些事情继续影响你们……如果伯父愿意好好用心跟四哥相处,也许伯父会发现,四哥真的不是您想象中那么不可原谅……”

  陆正业听完,虽然依然沉默着不发一言,可是却控制不住地转头看向了一边。

  “对不起伯父,我知道您刚刚做完手术不能太过激动,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跟您说了这些……”黎湘顿了顿,又继续道,“因为我真的希望,下次来看您的时候,我可以跟四哥一起来,他不需要再因为害怕刺激到您,而连病房都不敢进入……”

  陆正业依然看着旁边,又沉默许久,才回转头来,又看了黎湘一眼,“我相信你是真心为他。”

  “我是为了他。”黎湘说,“可是伯父,我说的都是真话。”

  陆正业听了,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却缓缓开了口:“他来看我,我也不可能把他拦在门外不让他进来。”

  黎湘听到这句,竟控制不住地呆滞了片刻,随后才忍不住有些艰难地笑了起来,“谢谢伯父——”

  陆正业又盯着她看了片刻,淡淡道:“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却看得这样通透。”

  “伯父伯母也只是被伤心和失望蒙蔽了而已。”黎湘轻声道,“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时候。负面情绪很伤人,其实看开了,整个人都会轻松快乐,才会发现从前那些斤斤计较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陆正业听了,缓缓叹息了一声,微微闭了闭眼睛。

  黎湘看了他片刻,才又开口道:“如果伯父真的愿意放开过去的事情,愿意试着原谅和接受四哥,那伯父能不能不要再为过去的任何事情所扰?”

  陆正业缓缓看向她,“你的意思是,那些还没有曝光的视频?”

  黎湘迅速点了点头。

  陆正业又沉默片刻,才回答道:“我只希望,他曾经犯下的错,都是能够救赎和弥补的。”

  黎湘听了,连忙点头:“会的。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手里还有什么视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我相信,四哥肯定是一个有底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