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92 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他都已经听到了
  292 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他都已经听到了

  视频原本就不长,而陆夫人只看了开头的几秒,就按下了锁屏键。

  屏幕瞬间恢复了漆黑如初,可是刚才出现在屏幕画面上的陆景乔,却仿佛已经深深印入脑海之中。

  陆夫人缓缓闭上眼睛,将手机扣在了病床上。

  “妈妈……”思唯见着她这个模样,又伤心又忧虑,忍不住从病床的另一边绕到了这边,一面伸出手来抱住陆夫人,一面伸手去拿那部手机。

  解开手机,先前没有播放完毕的视频继续播放起来——

  思唯全身都瞬间僵了僵,随后,她缓缓抬起头来看向门口。

  那里,陆景乔静静伫立着,而黎湘陪在他身边,两个人都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陆景乔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病床上的陆正业身上,黎湘则缓缓对上了思唯的视线。

  两个人目光相接,再加上之前陆景霄和陆夫人各自看手机时的反应,黎湘已经大概猜到他们在手机里看到了什么。

  可是,怎么会……

  黎湘还没来得及理清思绪,病床边,陆夫人已经重新缓缓睁开了眼睛。

  “妈。”陆景霄低低地喊了她一声,“先回家好不好?这里的一切交给我来处理?”

  陆夫人双目红肿,一瞬不瞬地看着陆正业,缓缓摇了摇头,“我不走,我要陪着你爸爸。”

  “妈,爸爸已经走了,我们要带爸爸回家,还有很多事情要打理……”陆景霄说。

  “我要亲自陪你爸爸回家。”陆夫人说,“你和思唯留下,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都离开。”

  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去异常坚定,刚好传到站在门口的黎湘耳中。

  黎湘蓦地一僵,随即便抬起头来看向陆景乔。

  从站到病房门口时,他的目光就一直落在陆正业身上,直至此时此刻,他的视线才微微转动,终于看向了陆夫人。

  然而陆夫人却一眼都没有看他,她只是专注地望着自己的丈夫,缓缓握住他已经冰凉的手,终究又一次控制不住地落下泪来。

  陆景乔目光停留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安静站立了片刻,忽然转身就往外走去。

  “四哥——”黎湘连忙喊了他一声,陆景乔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黎湘顿了顿,终于转身匆匆追上他的脚步。

  到了停车场,陆景乔准备取出钥匙来打开车门的时候,却似乎怎么都找不着钥匙。

  黎湘看着他的动作,忽然尝试着轻轻拉了拉车门,车门竟然应声而开。

  而陆景乔所寻找的钥匙就放在车里,他之前连车门都没有锁,就直接冲进了医院。

  见黎湘打开了车门,陆景乔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直接拉开驾驶座的门就要坐进去时,黎湘却忽然拦住了他,“四哥,我来开车吧。”

  陆景乔安静地与她对视一眼,没有拒绝,转而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黎湘坐进驾驶座,启动车子,缓缓驶离了医院。

  可是离了医院,又能去哪里?

  黎湘想不出答案,偷偷转头看向陆景乔时,却只见他撑着额头,静静地望着窗外,仿佛仍旧没有任何情绪。

  黎湘没有打扰他,也不再强求一个目的地,只是随意地开着车子奔驰在这个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

  很久之后,当黎湘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将车子停下,再度看向陆景乔时,却发现他靠坐在那里,竟然已经闭上了眼睛,仿佛是睡着了。

  他们生活在一起,她知道他这两天有多忙,她也知道他这样的忙碌是因为什么——

  而正在此时,黎湘忽然想起,在前天,他们曾经约好,今天晚上要一起去医院探望陆正业。

  而那个时间,应该已经是他辞去陆氏集团职务的时间。

  他原本已经打算放弃一切,不再争权夺利,不再兄弟相斗,在尽量保证不会再发生刺激到陆正业的事情之后,以一个儿子的身份回归父亲的身边。

  可是终究是不可能了,终究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黎湘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红绿灯,视线控制不住地模糊起来。

  直至身后忽然传来鸣笛的声音,黎湘才蓦地回过神来,擦了擦眼睛,又看了一眼闭着眼睛靠在座位里的陆景乔,这才重新起步,驶向了陆家大宅的方向。

  他已经连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都失去,在这样的时刻,为什么还不能守在父亲的遗体身边?

  黎湘再没有犹豫,一路将车子驶上半山,最终驶入了陆家大宅。

  大宅内一片清冷肃穆的氛围,车库前的空地上已经停了好些辆车子,有几个陆家的帮佣站在屋子门口迎候着,见到有车子驶入,几个人都纷纷都看了过来,没想到却看到了黎湘和陆景乔。

  黎湘停好车子,这才又看向陆景乔。

  他依旧安静地闭目靠在那里,眉头却是紧拧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放松。

  黎湘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推门下车。

  没想到她刚刚下车站好,却忽然就看见了从屋子里走出来的陆夫人。

  距黎湘和陆景乔离开医院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陆夫人带着陆正业的遗体回到了家,并且已经布置好了一切,而她则换了一条纯黑的裙子,摘掉了身上所有的珠光宝气,只在鬓发旁簪了一朵小白花,美丽而又哀伤。

  可是她却依然是坚强的,前来吊唁陆正业的人络绎不绝,尽管所有人都宽慰她,尽力想要她放松,可是她却依旧挺直了腰板,执意亲自送每一个前来吊唁的人离开。

  这一次,她出来送城中名流宋晔夫妇离开,便正好看见了下车的黎湘。

  然而她却只是往车子的方向瞥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仍旧是沉静地送别宋晔夫妇。

  直到宋晔夫妇的车子离开,陆夫人收回视线,却没有再往黎湘所在的方向看一眼,转身就准备回到屋子里。

  “伯母!”黎湘轻轻喊了她一声,快步走到了陆夫人身边。

  陆夫人背对着她站着,没有回头,只是开口道:“我不想见到你们,请你们离开。”

  “伯母。”黎湘听到这句话,一颗心控制不住地一沉,却仍旧是开了口,“四哥也是伯父的儿子,他应该陪在伯父身边——”

  “应该?”陆夫人蓦地回转头来,看着黎湘,嘴角竟控制不住地勾起了一丝冷笑,“什么是应该?他陪在他爸爸身边是应该,那他气得他爸爸进医院,最终活生生地气死了他爸爸又是不是应该?”

  黎湘蓦地一僵,随后缓缓摇起头来,“不是的,伯母,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够了!”陆夫人缓缓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今天会有很多客人来吊唁,我不想让正业离开了都不得安宁,我不想让别人看了笑话,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正业是被他的儿子气死的……我也不想见到你们,请你们现在就离开,立刻,马上!”

  说完这句,陆夫人转身就往屋子里走去。

  “伯母!”黎湘忍不住还想为陆景乔分辩,忍不住抬脚就要跟上陆夫人。

  可是先前陆夫人已经发了话,这会儿门口的工人们都纷纷满脸为难地拦住了黎湘。

  “少夫人。”有人仍旧按照从前的称呼喊她,“夫人这会儿正伤心,你多多体谅体谅她吧。”

  黎湘站在门口,看着这个自己进不去的地方,竟无言以对。

  陆夫人有多伤心她当然知道,可是陆景乔呢?他有多伤心,多内疚,他心里承受了多少,又有谁知道?

  黎湘站在那里,几乎控制不住地就要掉下泪来的时候,身后却忽然传来了陆景乔清淡的声音:“湘湘,我们走。”

  黎湘愕然回头,转过身才发现,陆景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了她一眼之后,他转身走到驾驶座的位置,弯腰重新坐进了车里。

  “四哥……”黎湘转身回到车子旁边,低低喊了他一声,却又哽咽了。

  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他应该都已经听到了。

  而再多说,又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