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95 我手里同样有可以置你于死地的证据!
  295 我手里同样有可以置你于死地的证据!

  然而还没有等到宋衍可以换号码的时候,蒋程程的电话又一次打了过来。

  那时候宋衍已经驾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电话仍旧不依不饶地响了一次又一次。

  这天晚上的蒋程程的确跟往常很不一样,至少在此前的那么多天里,她从来没有像这样执着地给他打过电话。

  不知道是第多少通电话,当宋衍的车子驶上城市的主干道时,他终于还是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背景音乐有些嘈杂,接起电话的时候,却没有人说话。

  宋衍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等待了片刻,那头才终于传来蒋程程试探性的声音:“宋衍?”

  她的声音沙哑而迷离,宋衍一听就知道她是喝多了。

  他没有回答,然而电话那头的蒋程程却仿佛已经确定了电话这头是他,立刻就笑出声来,“宋衍,我知道你一定会接电话的。”

  “有事吗?”宋衍终于淡淡问了一句。

  蒋程程仍旧笑着,隐隐叹息了一声一般,却道:“有事啊,我想见你,我很想见见你……宋衍,你能不能过来找我?”

  “抱歉——”

  宋衍只说了两个字,便已经被蒋程程轻笑着打断,“又是这两个字……我就知道又是这两个字……宋衍,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有事想要跟你说呢?”

  “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那如果是关于黎湘呢?”蒋程程忽然嗤笑了一声,随后道,“我告诉你啊,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我现在心里很乱,也很兴奋,我很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唯一想到的人就是你……宋衍,黎湘现在很不好受吧?因为景乔,对不对?如果我说,你来见我就能让他们得到解脱,你来还是不来?”

  ……

  与此同时,陆家大宅内,虽然时间已经不早,却依旧有人赶来吊唁。

  陆氏的股东们在陆家人集体缺席的情况下开了一整天的会,眼下才终于一起赶来陆家进行吊唁。

  一些基本的仪式完成之后,一行数人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黄有信看着满目沉静的陆夫人,作为股东代表开了口:“陆夫人,我们想去探望探望陆老爷子。”

  陆夫人听了,目光缓缓在这些人脸上掠过,随后才看向陆景霄,低声道:“景霄,你带这些叔叔伯伯上楼去看爷爷,我随后就来。”

  一直陪在陆夫人身边的陆景霄缓缓点了点头,这才引着几个股东上了楼。

  陆夫人又在楼下操持打理了片刻,眼见着时间渐晚,想着应该是不会有人来了,这才转身也上了楼。

  来到老爷子门前时,一群股东似乎已经对老爷子慰问完毕,转而说起了公司的事情。

  “……虽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这些事情不太合适,可是陆氏到底是江城的龙头企业,牵一发而动全身,今天发生这两件大事,明早一开市股价肯定会受影响,我们必须尽快做出应对的法子。”黄有信依旧作为代表,对老爷子说,“所以我们今天开了会,一致同意罢免陆景乔在陆氏的一切职务。而且老陆又走得这么突然,我们必须要选出一个新的决策人,恢复网民对我们陆氏的信心。”

  陆夫人缓缓走进去的时候,一行人都非常严肃地坐着,等待着老爷子的回答。

  老爷子闭目坐在椅子里,拐棍拄在身前,听见黄有信说完,这才缓缓睁开眼睛,“那这个人是谁,你们心里都有数了?”

  “我们商量过了。”黄有信看看老爷子,又看看陆夫人,说,“景霄加入陆氏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是陆家的长子嫡孙,工作能力又有目共睹,目前行政总裁的职位由他来接任最为合适。陆老、陆夫人,你们怎么看?”

  陆老爷子重新又闭了闭眼睛,一时没有表态。而陆夫人则在片刻之后就开了口:“我同意。”

  所有人顿时都看向了陆老爷子,而陆景霄坐在旁边,只是微微一垂眸,并没有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老爷子才看向陆夫人,不紧不慢地开了口:“既然你也同意,那就权且一试好了。”

  陆景霄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老爷子,“爷爷放心,我一定会为陆氏尽心尽力。”

  老爷子没有再说话,缓缓站起身来,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陆夫人似乎也已经疲惫,没有再下楼,由陆景霄送数位股东离开。

  “景霄啊,以后陆氏就看你的了。”最后离开的万总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比陆景乔懂人情世故,行事作风又稳健,我对你很有信心,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我们的期望啊!”

  陆景霄笑着送了他离开,正准备转身回到屋子里时,却突然看见大门口车灯一晃,竟然又有车子驶了进来。

  陆景霄看着那辆未知车辆,嘴角微微一沉,抬手松了一颗衬衣领口的扣子,目光不耐烦地一寒,隐约低咒了一句什么。

  然而当那辆车驶到近前时,他脸上很快重新恢复了平和从容的模样,迎上前去,看见车子里坐的人之后,脸上很快浮起一丝有些清淡的笑意,“万总,怎么是您?”

  万总推门下车,重重叹息了一声:“我今天听说令尊出事的消息,立刻就订了机票赶过来,谁知道飞机晚点,一直到这个时候才赶来,真是不好意思……”

  陆景霄听了,仍是淡淡一笑,目光之中的悲伤流露得恰到好处,“万总有心了。”

  待万总进行完吊唁仪式,陆景霄很快开了口:“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让人送万总去酒店休息。”

  万总腆着肚子,手背在身后点了点头,缓缓道:“你也不用太费心,之前一直安排我住的那家酒店就挺好的。”

  陆景霄听了,很快点了点头,低笑道:“万总放心,我一定安排妥当。”

  万总闻言,嘴角很快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这才走出主楼,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看着那辆车驶出陆家大门,陆景霄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化作无边的厌恶与僵冷。

  ……

  热闹纷繁的夜店里,蒋程程的手机又一次响起来的时候,她看也不看地就接起了电话,风情万种地“喂”了一声。

  “心情不错?”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男人低沉阴寒的声音。

  蒋程程蓦地一僵,原本已经醉了四五成,竟瞬间变得清醒起来。只是很快她就又冷静了下来,给自己点了支烟,这才开口问道:“陆先生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自然不是我想你。”陆景霄说,“万总来了,酒店房间你都知道,自己过去。”

  蒋程程指间的香烟瞬间变了形,“你说什么?”

  “还要我说第二遍?”陆景霄问。

  “陆景霄!”蒋程程蓦地变了脸色,“当初你说过我做了那个采访,你就不会再让我去陪那个男人!”

  电话那头的男人慢条斯理地“唔”了一声,声音冷淡得不像人:“万总有多喜欢你,你是知道的,甚至来吊唁也满脑子想着你,他根本就是为你而来的,你怎么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万总?”

  蒋程程坐在那里,因为愤怒与不甘,身体竟控制不住地微微发起抖来。

  “半个小时内赶过去,别让万总等太久。”陆景霄再度开口说了一句,似乎就准备挂掉电话了。

  “我不去。”蒋程程却忽然开口回答了一句。

  陆景霄似乎低笑了一声:“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去。”蒋程程缓缓重复了一遍,“陆景霄,我不会去陪那个变态的男人,你别想再威胁我!”

  “喝多了?”陆景霄的声音却依旧一点起伏也无,带着掌控全局的从容。

  蒋程程忽然冷笑了一声:“没错,我是喝多了,可是我也要清清楚楚地告诉你,陆景霄,你不要再用你手里那些鬼证据来威胁我,因为我手里,同样有可以置你于死地的证据!”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很快传来“嘟”的一声,是陆景霄挂断了电话。

  蒋程程捏着手机,在那里坐了片刻,才忽然彻底清醒过来一般,背后忽然起了一层冷汗!

  她猛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拿起手袋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而当宋衍来到这个夜店时,早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