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296 兰博山庄的星空,旧梦重温
  296 兰博山庄的星空,旧梦重温

  在这样多事的情形之下,黎湘几乎是整晚都没睡着,可是躺在她身后的陆景乔却呼吸平稳地睡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黎湘一早就接到了思唯打过来的电话,告诉她昨天晚上陆氏的那一群股东来陆家做出的决定。

  这样的结果应该是一早就已经料到的,而且陆景乔应该也不会在乎了,可是黎湘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微微叹息了一声。

  刚刚叹息完,陆景乔就从身后将她勾进了怀中,沉声开口道:“一大早就叹气,这可不算什么好开始。”

  黎湘抬眸看了他一眼,安静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好,是我不好,你早上想吃什么,我煮早餐给你道歉。”

  陆景乔闻言,微微眯着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片刻之后,竟然低笑了一声。

  黎湘听着他的笑声,看着他没事人一般的表情,心头忽然就窒了窒。

  起床后黎湘就走进厨房里忙碌起来,陆景乔应该从昨天中午就没吃过东西,她希望能煮个丰富的早餐给他吃。

  黎湘同时打开了两个炉火,再加上电器,正手忙脚乱地有些忙不过来时,忽然还听到了门铃的声音。

  她顿时更加着急,正准备关了火去开门,厨房门口却突然传来陆景乔的声音:“不用急,我去开门。”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估摸着门应该已经打开之后,黎湘还是匆匆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想看看来人是谁,却刚好看见陆景乔和那人一起缓缓走上楼的身影。

  是贺川。

  陆景乔和贺川都没有注意到她,径直上了楼,黎湘在门口看了片刻,心头控制不住地又叹息了一声。

  等她终于搞定中西合璧式的早餐,一样样地摆上餐桌,正准备上楼去看看他们在楼上谈什么时,贺川却刚好从楼上走了下来。

  两个人四目相视,眸光都有些复杂。

  最终还是黎湘先开了口:“你跟他谈完了?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早餐?我煮了很多东西。”

  “不用了。”贺川摇了摇头,“我吃过了。”

  黎湘点了点头,这才又问道:“对了,公司那边……你不会失业了吧?”

  “不至于。”贺川耸了耸肩,“陆先生又没有说要炒我,况且,我还要去筹备你们环游世界的行程呢。”

  黎湘听得一怔,还要再问什么的时候,陆景乔从楼上走了下来。

  贺川这才又微笑着开了口:“那我不打扰你们吃早餐了,先走了。”

  黎湘送他离开,回到餐桌旁,陆景乔已经帮她拨了一碗粥,而他自己则照旧是简单的吐司煎蛋做早餐,只是手边没有咖啡他似乎不太习惯,正准备起身进厨房。

  黎湘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企图,于是说:“没有煮咖啡,要么喝橙汁要么喝粥,你自己选。”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重新坐回位置上,选了橙汁。

  两个人安静和谐地吃着东西,黎湘心里头压着太多事情,总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可是又始终找不出一个。她正拧眉沉思的时候,反倒是陆景乔先开了口:“国内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嗯?”黎湘被他这个问题问得有些懵,抬起头来看着他。

  “环球旅行需要办理的签证手续太多,时间应该也会很长,趁此机会,我们可以先去国内你想去的地方走走。”陆景乔说。

  黎湘轻轻笑了笑,“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都行。”陆景乔说,“今天下午就出发也行。”

  黎湘不由得怔了怔。

  陆正业昨天才去世,而他今天就已经提出可以陪她出去旅行——他似乎是放开了,可实际上却应该是彻底封闭了心里的那个口子。

  黎湘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然而无论如何,陆正业的丧礼还没有举行,他们不可以离开江城。

  安静片刻之后,黎湘微微舒了口气,笑着回答:“那就江城好啦!这么著名的旅游城市,我猜一定有很多景点你都没过去,我们可以一起去走走。”

  陆景乔抬眸看着她,缓缓道:“好。那今天下午去什么地方?”

  黎湘想了想,忽然又笑了起来,“兰博山庄。”

  陆景乔与她对视着,眸色忽然就幽深了几分,“这个地方我去过。”

  “我知道啊。”黎湘搅着自己面前的粥,轻笑道,“可我想念那里的星空了——”

  ……

  事实上,黎湘并不是真的想念兰博山庄的星空,而是因为现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市内的那些旅游景点都不适合她和陆景乔去。

  纵使他不会在乎外界的眼光,更不会理会那些记者的追访***扰,可是黎湘还是希望能够尽量避免这些情况出现。

  因此当天下午,两个人就驱车一百多公里,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兰博山庄。

  那座建在最高处的星空别墅,依然为他们而空着。

  对他们而言,这似乎是一次重温旧梦之旅,毕竟当初两个人在这里交融结合的时光是那么美好奇妙,现在想来,也是满满的温馨与甜蜜。

  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到底还是不同了。

  尽管他似乎已经放开了一切,只是全身心地投入与她的欢爱缠绵之中,仿佛一时一刻都不想分开,可是终究也不是当初的那种感觉了。

  两个人在星空别墅里整整住了两天,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屋子,每天都是满满的缠绵,对陆景乔而言,却似乎犹未足够。

  可是黎湘却在第三天提出了离开。

  彼时陆景乔正拥着她坐在飘窗上,两个人身上裹着同一条被子,连体婴似的分不开。

  听着黎湘说要回市区,陆景乔只是咬着她的耳朵,沉声道:“再住两天。”

  黎湘伸出手来轻轻拨了拨他的短发,笑道:“不行啦,陆伯伯今天下午的飞机回来,我答应了他会去接他。”

  陆景乔听了,眉目中清晰地写满了冷淡。

  黎湘凑上前来吻着他,轻笑着开口:“这样吧,等接了陆伯伯,我们再另外选一个地方去玩……要不,去登山?”

  陆景乔听到“登山”两个人,目光久久地在她脸上停留着,直看得黎湘耳根子都热了起来,尽管已经全身发软,却还是又一次主动地封住了他的唇。

  下午,两个人终于还是回到了市区。

  在他们“消失”的那两天里,刚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傅西城疯了一样地联系陆景乔,急切地想要知道他的近况,因此回到市区之后,陆景乔便去见了傅西城,而黎湘则独自去机场接陆北堂的飞机。

  作为陆景乔身边的女人,黎湘一现身机场,就被长期蹲守在机场的记者逮住了,除了拍照之外还不停地提出各种问题,引得来来往往的旅客也围观了好一阵。

  黎湘面无表情,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然而一颗心还是随着记者各种尖锐的问题沉了下去。

  陆北堂这次又从美国飞回江城,自然是因为陆正业的葬礼,所有陆家人都为这个葬礼而聚集到一起,只有陆景乔仿佛跟这件事情全无关联。

  可是这样的全无关联,该有多伤人?

  哪怕她尽量将他留在江城,可是不能亲自送葬陆正业,只是留在江城,又有什么用?

  周围一片嘈杂的声音中,黎湘独自失神地思考着,直至视线之中恍惚出现了陆北堂的脸,她才一下子回过神来。

  定睛一看,陆北堂果然已经从出口出来,可是却不是走出来的,而是被一位空乘人员用轮椅推出来的!

  黎湘心头霎时一惊,连忙站起身来迎上前去,“陆伯伯,怎么了?你的腿……”

  “没事没事。”陆北堂见她的模样,连忙安抚她,“刚刚在扶梯上被打闹的小孩推了推,跌了一下,可能有些轻微骨折,没有什么大碍。”

  黎湘原本面容已经有些发白,听到他这么说,这才缓了过来,连忙道:“那我陪你去医院做检查。”

  陆北堂微微点了点头,又看了她一眼,才低声说道:“放松点,你精神好像太紧张了。”

  黎湘微微一顿,片刻之后,才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