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0 昏迷醒来,她在自己的床边看见了蒋程程!
  300 昏迷醒来,她在自己的床边看见了蒋程程!

  黎湘缓缓抬眸,再度对上这个男人似笑非笑的视线时,一颗心似乎都震了震。

  一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生出这样一副心肠和嘴脸?

  面对着他的笑容,黎湘恨不得立刻撕开他虚伪的面具,将他所做过的事情通通剖白于天下!可是她知道不行,还不是时候,在找到可以真正让所有人相信他的证据之前,无论她说什么,他都有无数的机会和借口为自己脱罪。

  而她也不可以将自己暴露在他面前,所以,黎湘无论如何也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伯父葬礼在即,大哥应该有很多事情忙才对。”黎湘说,“我又怎么敢耽误大哥的时间呢?”

  陆景霄听了,再度缓缓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能将时间浪费在你身上,我其实很乐意。”

  “大哥真是有心。”黎湘说,“不过这份心思,还是留着去给伯父伯母尽孝吧。”

  说完这句,黎湘刻意深看了他一眼,却见眼前的这个男人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眼波也没有一丝波动,唇角的笑意似乎还加深了一些。

  黎湘见过无数的人情冷暖,也看清过无数的人心,这一眼,她已经可以看出这个男人并没有丝毫的悔意和惧意,哪怕是在提及陆正业的时候,他也丝毫不为所动。

  可怕,真是很可怕,像这样的人心,黎湘还是第一次见到。

  因此她更不愿意让自己再跟他多说什么,轻轻拿开陆景霄的手,弯腰坐进了车里,关上车门之后就吩咐司机开车。

  陆景霄却再度弯腰靠在了车窗处,微笑着看着黎湘,“好吧,你执意要走,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没关系,反正很快又会见面,不是吗?”

  黎湘又看了他一眼,很快升起了车窗。

  车子很快驶离,而陆景霄却始终站在原处,静静地看着那辆车子驶出陆家大宅,他才缓缓收回视线。

  随后,他转身走进车库,随意坐进一辆车里,发动了车子。

  ……

  黎湘乘坐的车子一路往山下驶去,想到方才陆景霄的神情,她身体里仿佛依旧控制不住地冒着寒气,忍不住吩咐司机打开空调,将车内温度升高一些。

  司机一面答应着一面打开空调,黎湘则从手袋里翻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陆景乔。

  可就在这时,下方忽然有一辆越野车高速驶来,并且还占据着黎湘的车所在的车道逆向而行!

  司机脸色一变,连忙重重鸣笛示警。

  黎湘听到鸣笛声,蓦地抬起头来看向前方,却只见对面那辆越野车毫不退让,直接就这么冲了过来——

  砰!

  一声巨响之后,车身剧烈震动,黎湘的头重重撞到前排的座椅,随后倒在后座。

  然而她并没有失去知觉,隐隐约约,她听到了司机的哀嚎声,似乎是受了伤。

  那一刻,黎湘脑子里竟然还生出了报警的念头。

  她下意识地就去摸自己的手机,可是还没有摸到,忽然就有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黎湘只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大碍,感觉到自己被人扶了起来,还准备开口叫对方先救司机,可谁知道下一刻却忽然有一张带有剧烈刺鼻气味的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黎湘只吸了一口,便失去了知觉。

  几乎是在她昏迷的同时,陆景霄驾驶的车到达了现场。

  陆景霄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的这幅情形,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

  点一支烟的时间,便有人抱着黎湘来到他车旁,打开他的车门将黎湘放了进去。

  陆景霄这才缓缓抬起头来,淡淡吩咐了一句:“处理好现场,不要留下蛛丝马迹。”

  说完这句,陆景霄很快驾车,绕过车祸现场,离开了这里。

  ……

  黎湘全无知觉,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沉睡了多久,直至感觉到有人用力地踹着她的腿时,她才一点点地有了知觉,醒了过来。

  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之后,黎湘看见了一间公寓,一间似曾相识的公寓。

  她大脑还没完全恢复运转,一时还没想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身后传来的踢踹却依旧没有停止。

  黎湘艰难地转过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却让她猛地清醒过来!

  与此同时,黎湘终于反应过来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她曾经租住过半年的那个小公寓!

  此时此刻,她正躺在公寓的床上,而一直踢踹着她的那个人,竟然是嘴巴被封着,双手被绑着半吊在床边的蒋程程!

  黎湘霎时间坐起身来,看向了面前的蒋程程。

  蒋程程嘴巴被封堵,蓬头后面,双目赤红,似乎已经被困许久,此时此刻,她只是看着黎湘,一只脚艰难踮在地上,而另一只脚仍然不停地踹着黎湘,嘴里发出呜呜声。

  黎湘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见到蒋程程,然而震惊过后,她也迅速回过神来,猛地起身来试图解开绑在蒋程程手腕处的绳子。

  那绳子将蒋程程绑在一个钢制晾衣架上,让她只能脚趾尖着地,时间长了之后,她的手腕和脚趾都已经磨损得不成样子,鲜血混着灰尘,格外怵目惊心。

  黎湘只想快点将她放下来,没想到那绳子却绑得格外紧,根本就没办法解开——

  黎湘猛地起身来,跑进厨房找了一把刀,随后用力切割了许久,才终于将那根绳子割断!

  而失去支撑力的蒋程程“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顿时卧地不起!

  黎湘快速将刀扔到了旁边,随后才将蒋程程扶起来,撕开她唇上的胶布,有些急切地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陆景霄将你困在这里的?你知道了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蒋程程满脸狼狈,再也没有昔日丝毫美艳的模样,她看着黎湘,只一瞬间就哭了出来。

  “你说话啊!”黎湘用力摇了摇她的肩膀,“你那天在医院里到底看见了什么?”

  蒋程程却依然只是哭,声音沙哑到有些诡异,仿佛除了哭声,她再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察觉到这一点时,黎湘忽然猛地打了个寒噤,随后仔细捧着蒋程程的脸看了看,“你不能说话了?”

  听到她这句话,蒋程程眼泪瞬间更是决堤一般地涌出来——

  黎湘有些僵硬地松开她,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动了一圈。

  自从她回到江城,住进了陆景乔为她准备的公寓,她就退掉了这间小公寓,将自己的生活用品都搬走了,一些自己添置的家具倒是留给了房东。

  时隔半年多,当她再次回到这个公寓,却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丝毫变化,分明还是她从前租住时候的模样!

  屋子并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尽,黎湘重新看了厨房和卫生间,发现屋子里确实只有她和蒋程程两个人。

  可是陆景霄既然绑了她来,又怎么可能放任她和蒋程程单独待在一起?

  想到这里,黎湘走到大门边,尝试着开了一下大门。

  没想到就那么轻轻一转,大门竟然就开了!

  黎湘站在门口,呆滞片刻之后,忽然猛地转身回到屋子里,开始寻找手机。

  可是没有,她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也找不到屋子里的座机。

  “你的手机呢?”黎湘猛地低下头来问蒋程程,“你的手机还在不在?”

  听到“手机”两个字,蒋程程瞬间哭得更惨了,连点头摇头都忘了回应黎湘一般,只是伏地痛哭。

  黎湘见到她这个样子,哪里还猜不到答案,她顿了顿,转身就往外走去。

  纵使此时此刻她看起来似乎是自由的,可是黎湘走出去的时候却还是格外小心翼翼,结果当她刚刚走到隔壁邻居的门口时,那个房门忽然猛地打开来,随后竟然有一个女人出现在门口看着她。

  黎湘原本张口就准备向她求救,可是对上那个女人的视线时,她却忽然打了个寒噤。

  这个女人的眼神……有些可怕。

  黎湘忽然意识到什么,连连后退,那个女人随即上前,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那间小公寓里一推,重新将她推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