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1 湘湘,你怎么这么心急呢?
  301 湘湘,你怎么这么心急呢?

  重新回到屋子里,黎湘转身看向门外,却见那个女人只是站在门口,看了她一眼之后,竟然就那么不动声色地又走开了!

  黎湘呆滞了片刻,看着仍然打开的房门,空荡荡的门口,缓缓退到了沙发里坐下。

  陆景霄将蒋程程关在这里,并且用那样的方法将她绑起来折磨她,现在又将她也一起关到了这里,却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只是在隔壁安排了人守着,不允许她离开这里?

  为什么?

  黎湘想不明白陆景霄到底要干什么,而蒋程程的哭声又始终在房子里回响,黎湘脑子里一片混乱,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想要推开窗看看。

  然而窗户紧紧关闭着,纹丝不动。

  黎湘盯着窗户看了一会儿,很快转身走进厨房和卫生间,一一尝试了那里的窗户,仍然是推不动。

  所有的窗户都被封死了,门却可以自由打开——既然陆景霄将她们关在这里,为什么不将门一起锁上?

  一个不是密室的密室,而且偏偏还是这座房子,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黎湘静思了片刻,转头看向蒋程程,“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外面的天色一片漆黑,黎湘想要确定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她已经被抓到这里来多久,以及陆景乔知不知道她被人抓了?

  蒋程程依然伏在地上艰难而痛苦地哭着,听见黎湘的问话也没有丝毫反应。

  黎湘知道指望不上她,起身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到电视机上,她蓦地反应过来,一下子打开了电视。

  所幸电视机竟然是可以正常运作的,而上面显示的时间清晰地告诉她,现在是深夜十一点,离她被抓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以陆景霄的行动力,一切可能都会做得毫无破绽,并且没有惊动任何人——

  那此时此刻,陆景乔在做什么?

  黎湘捏着电视机遥控器坐在那里,正有些失神地想着,忽然就听见了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缓慢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窝在地上的蒋程程迅速做出了反应,即便黎湘可以确定她的手脚已经磨损到几乎不能动,可是听见那阵脚步声时,她竟然迅速地强撑着自己从原本伏着的地上迅速移到了床头的角落,似乎想要将自己躲起来一般。

  黎湘眼见着她这样的反应,已经猜到了什么。

  她转头看向门口,只是几秒钟之后,一抹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黎湘嘴角隐隐抽了抽,只是看着他。

  陆景霄对上她的视线,竟然缓缓微笑了起来,“还有心思看电视?湘湘,你比我想象中镇定了许多。”

  听到这句话,黎湘竟果然奇迹般地镇定了许多。

  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既然已经身在这里,除了面对他,再无别的选择。

  她缓缓放下手里的遥控器,这才开口道:“这里已经有一个惊慌失措的人了,我想,你并不希望看到第二个。”

  陆景霄听了,缓缓点头笑了起来,随后才走进了屋子,在黎湘身边坐了下来。

  黎湘身体隐隐一僵,随后不动声色地往沙发另一头挪了挪,陆景霄似乎也不介意,依旧坐在原处,微微倚着沙发背,似笑非笑地看着黎湘,“刚才在想什么?”

  “大哥又何必明知故问呢?”黎湘看着他,“换做是你莫名其妙地被人抓来,困在这么一个地方,你会想什么呢?”

  陆景霄听了,忽然低笑起来,随后道:“不用担心,刚才已经有人代你给景乔打了电话报平安,他喝得半醉,也听不出你的声音……再加上反正他今天会在那个酒庄待一整夜,又不会回家见到你,所以,他应该也不会担心你的。”

  黎湘听了,太阳穴控制不住地跳了跳——她原本以为陆景霄是想用她来要挟陆景乔什么,可是现在,他竟然不让陆景乔知道她被困住?

  “所以呢?”黎湘又一次看向他,“你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陆景霄耸了耸肩,“什么目的?请你来聊聊天而已,这也需要一个确切的目的?”

  黎湘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

  不可能这么简单,陆景霄要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那大哥想要聊什么呢?”黎湘又往蒋程程的方向看了一眼,“聊聊蒋小姐为什么也会被你困在这里吗?聊聊她为什么被你折磨成这个样子?”

  陆景霄蓦地笑出声来,“湘湘,你凭什么说,她是被我困在这里的?”

  黎湘一听,知道这个话题走不通,深吸了口气之后,才又开口:“好,那总要有个话题吧?不如就来聊聊大哥你为什么这么恨自己的亲生兄弟,甚至不惜要置他于死地?”

  陆景霄却再度摇头笑了起来,“湘湘,再过几个小时就是爸爸的葬礼,已经是这么悲伤的时刻了,我们就不要聊这种沉重的话题了。不如聊聊你?讲讲你成长过程中发生过的趣事,也未尝不可。”

  “如果是这样,大哥未免也太没有诚意了。”黎湘说,“这个天,我们恐怕聊不下去。”

  “没关系。”陆景霄耸了耸肩,“那就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好了,我耐心很好,可以等。”

  黎湘微微一怔,愈发猜不透陆景霄究竟想要干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近乎僵持地坐着,而蒋程程始终缩在角落,中间似乎还控制不住地昏睡了片刻,。

  黎湘既不说话也不动,就坐在那里看着蒋程程,直至眼睁睁地又看着她突然惊慌失措地惊醒——

  醒过来之后,蒋程程的目光与黎湘相视,眸子里依旧是克制不住的惊慌。

  黎湘仔仔细细地盯着她看了又看,竟一分从前蒋程程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由此可见,陆景霄这个人,究竟有多可怕!

  片刻之后,黎湘站起身来,走进厨房去接了杯水出来,来到蒋程程面前,蹲下将杯子里的水喂给她。

  蒋程程已经干涸许久,迫不及待大口大口地喝着,甚至还忍不住伸出手来想要自己捧住杯子——可是她手腕处的伤实在太严重,刚刚一抬起来,直接就又痛得变了脸色,这下水也仿佛喝不下了,她重新缩回了角落,身体缩成一团,控制不住地发着抖。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陆景霄看戏一般地看完这一幕,缓缓站起身来对黎湘说:“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为葬礼做准备了……你知道,景乔是没有资格参加葬礼的,如果我也不出现,那可就真是乱了套了。”

  黎湘听他又一次提起陆景乔,一颗心控制不住地微微拧了起来。

  她缓缓将手中的被子放到茶几上,目光却又突然落到茶几上那块厚重的玻璃烟灰缸上。

  此时此刻,她已经想不到别的什么,满脑子只是希望陆景乔能够参加葬礼为陆正业送葬,以免一生遗憾。

  而陆景霄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走。

  黎湘忽然再无迟疑,直接就抓起那个烟灰缸,快走两步,在蒋程程震惊的呜呜声中,重重将那个烟灰缸敲到了陆景霄的后脑!

  陆景霄身体猛地朝前一倾,在他抬起手来捂住伤口的瞬间,有鲜红的血缓缓低落了下来——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见到自己的手上的鲜血,陆景霄竟然还笑了起来。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向黎湘,低声说了一句:“湘湘,你怎么这么心急呢?”

  ……

  早晨七点,陆正业的葬礼在一片阴雨绵绵中庄严而肃穆地举行,然而陆景霄却成了遍寻不着的那个人。

  江城风俗,出殡仪式当中必须要有孝子捧灵,在这样的情形下找不到陆景霄,那简直就是乱了套。

  眼见如此情形,有人提议让陆绍谨或者陆绍谦代替,而陆北堂见状,却开口提议道:“我知道景乔就在山下,长子不在,理应由他来代替。”

  “不行。”陆夫人缓缓开了口,“我不同意。”

  陆北堂却只是看向陆老爷子,“大伯,这才是规矩。”

  所有人都看向了陆老爷子,片刻之后,陆老爷子缓缓闭上眼睛,沉声开了口:“立刻叫他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