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2 我成全了你,你也应该帮我一次
  302 我成全了你,你也应该帮我一次

  清晨,城市的交通开始一点点地繁忙起来时,傅西城在有些昏暗的光线中缓缓醒了过来。

  一夜宿醉,刚刚醒过来他只觉得头痛欲裂,睁开眼睛时,却已经看见陆景霄站在临马路的窗边的身影。

  傅西城缓缓从沙发里坐起身来,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恢复了一点,开口问他:“你这是醒了还是没睡?”

  昨天晚上两个人一起喝酒,傅西城一向知道陆景乔的酒量,但是知道他心里郁结索性舍命陪君子,谁知道却还是中途就被放倒,连他这一夜是怎么过的都不知道。

  陆景乔站在窗边,闻言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沉眸看着窗外的马路。

  傅西城揉着额头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看,便知道了他在看什么。

  清晨,这一片的车流量并不大,而陆正业的出殡队伍势必会经过这里。如果不能亲自为他送葬,那么能在这里送他一程,大约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傅西城心头隐隐叹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转身准备走进卫生间里洗把脸的时候,却忽然看见一辆车子从山上驶了下来,直接冲到酒庄前,随后,有两个人匆匆下了车,往酒庄里走来。

  傅西城一愣,“那不是陆绍谨和陆绍谦两兄弟?”

  陆景乔始终沉眸,一言不发。

  然而不过半分钟的时间,陆绍谨和陆绍谦就已经直接进入了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

  看见站在窗边的陆景乔,陆绍谦迅速冲上前来,拉了他就要走,“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大伯马上就要出殡了,现在所有人都在等你,快跟我们回去!”

  陆景乔缓缓抽回自己的手来,眸光清冷地瞥了他一眼。

  “在这个时候你还要摆架子?”陆绍谦与他对视着,“怎么说也是你父亲,难道你不该回去送他最后一程?”

  傅西城见状,连忙拉开陆绍谦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照理说有陆景霄在,出殡仪式就可以很顺利的举行,为什么这两兄弟还会特意跑来找陆景乔?

  “陆景霄现在找不到人,他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大伯可是生了四个儿子,虽然有两个夭折可还有两个是活生生地存在的!”陆绍谦说,“可是没想到到了今天,他竟然会没有儿子送终!”

  听到陆景霄找不到人时,陆景乔眸光似乎终于有所波动,转头看向了从进门开始就站在门边的陆绍谨。

  陆绍谨耸了耸肩,缓缓道:“景乔,你跟大伯、大伯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可是无论如何,这是你最后一次尽孝的机会。如绍谦所言,你也不想大伯没有儿子送终。况且,这是爷爷的意思,你必须回去。”

  半小时后,当陆景乔在陆绍谨、陆绍谦的陪同下缓缓走入灵堂时,所有前来参加出殡仪式、等待已久的人都瞬间看了过来。

  陆景乔走得很慢,也没有看任何人,目光只是落在灵堂中央,陆正业的那张遗照上。

  而陆夫人就站在旁边,目光也落在那张遗照上,自始至终,母子俩都没有对视过一眼。

  很快,司萍拿了所需物件上前来,为陆景乔打点该准备的一切。

  他静静地任人打点,直至司萍在他耳边低低说了一句:“好了,快跪下,好好拜别你爸爸。”

  陆景乔目光近乎凝滞地站在那里,身体也僵硬着一动不动,直到司萍用力掐了他一把,他才骤然失去力气一般,“噗通”一声跪倒在灵前。

  ……

  所有的仪式按部就班地进行,一直到中午时分,陆正业骨灰葬入墓地。

  陆夫人终于又一次哭了出来,这一次没有任何人劝得住,她甚至哭得差点晕倒过去,周围几个人扶着她,思唯更是一边哭,一边紧紧抱着她。

  陆景乔自始至终都是沉静的,甚至连眼眶都没有红过一下,可是他却是最后一个离开墓地的。

  天空始终阴沉,细雨绵绵,他在墓前站了很久,直至身后传来一把声音:“走吧,以后还多得是机会来拜祭。”

  陆景乔缓缓回头,看见了去而复返的陆北堂。

  “无论怎么样,你今天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陆北堂说,“你爸爸在天有灵,应该不会怪你了。”

  陆景乔听完,许久之后,忽然冷笑了一声:“会吗?”

  陆北堂听了,眉心忽然微微一拧,随后才又开口:“景霄在哪里?”

  “你问我?”陆景乔眸光依旧清冷,随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陆北堂却忽然又喊住他,“湘湘难道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听到黎湘的名字,陆景乔缓缓顿住脚步,沉默片刻之后,他蓦地拿出手机来,翻到昨天晚上黎湘打给他的那个通话记录,回拨了过去。

  ……

  那一头,黎湘依旧在小公寓里,安静地坐在床上。而她身后的角落,蒋程程依旧缩在地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又昏了过去,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被黎湘打伤的陆景霄则独自坐在沙发里,哪怕他后脑流出来的血已经浸润了部分沙发,他却仍旧安静地坐着,也不处理伤口,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到了现在,黎湘真是一丝一毫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她将他打伤,本来是想要打晕他,以此来阻止他去葬礼,可是现在,他没有晕过去,却也没有离开,更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企图心——

  黎湘整个人都陷入了迷茫的状态中。

  正在这时,陆景霄身上忽然传来了电话的响铃声。

  黎湘坐在床边,看着他缓缓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下一刻,黎湘一下子就认出来那是自己的手机!

  她倏地一下站起身来,陆景霄靠在那里,瞥了一眼手机,随后才转头看向她,微微笑了起来。

  他将手机屏幕转向黎湘,“景乔打来找你,你要不要接?”

  黎湘看着他没有动。

  陆景霄见到她防备的样子,轻笑一声之后,将手机放到茶几上,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黎湘见状,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手机,一面接听,一面一步步地退到窗边。

  “湘湘?”电话那头果然传来陆景乔的声音。

  听到他的声音,黎湘眼眶控制不住地热了热,随后竟首先开口问道:“四哥,你有没有参加伯父的葬礼?”

  陆景乔沉默片刻,缓缓应了一声。

  黎湘听了,心头控制不住地一喜,下一刻,却又陷入了彷徨之中。

  因为沙发里的陆景霄缓缓睁开眼来,嘴角含笑,静静地看着她和陆景乔通话。

  “你在家里?”陆景乔随后低低问了一句。

  黎湘看着陆景霄,呼吸控制不住地微微紧绷起来,片刻之后,她缓缓开了口:“四哥,我在从前租住的那个小公寓里……陆景霄也在这里……”

  电话那头骤然沉默,仿佛连空气都凝滞了一般。

  一时间黎湘也安静下来,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把手机给他。”片刻之后,陆景乔赫然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黎湘微微一怔,随后才走过去,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推给陆景霄。

  陆景霄与她对视一眼,拿起手机来放到了耳边,“景乔,做孝子的滋味怎么样?”

  “陆景霄。”电话那头的声音分外冷沉,“你敢动黎湘一根汗毛,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陆景霄挑了挑眉,却是答非所问:“黎湘为了能让你做成孝子真是拼尽全力,我只能说,景乔,你真是很幸福——”

  说完,他直接就挂掉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电话很快又重新响了起来,可是这一次,陆景霄似乎没有再接的打算。他只是站起身来,缓缓走向了黎湘。

  黎湘控制不住地退开几步,“你想干什么?”

  陆景霄一面轻笑着,一面从口袋里取出一双手套来,缓缓套到了自己的手上。

  “湘湘,我成全你,让你帮景乔当了孝子,你是不是也应该反过来帮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