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3 那一刀,直刺入她的心脏!
  303 那一刀,直刺入她的心脏!

  黎湘看着陆景霄戴上手套的动作,神思忽然就滞了滞。

  他戴上手套,是想干什么?

  陆景霄见她的模样,却缓缓笑了起来,随后走到床边,捡起了黎湘用来割断蒋程程手上绳子的那把刀。

  就在他弯下腰的瞬间,躺在角落里的蒋程程忽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然而一睁开眼睛,她便对上陆景霄的视线,霎时间发出一声尖叫。

  然而却因为她嗓子已经遭到破坏,那尖叫的声音极其古怪,黎湘听在耳中,仿佛被一把生锈的钝刀割过,全身上下都难受起来。

  可是就是这股难受,忽然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黎湘看着弯腰捡刀的陆景霄,再看看因为他而恐惧到面容几乎扭曲的蒋程程,她忽然间打了个寒噤!

  蒋程程知道陆景霄做过的事情,所以陆景霄不会放过蒋程程;

  而陆景乔和陆景霄这么多年的恩怨瓜葛,陆景霄同样不会让陆景乔好过。

  所以,这就是他将她和蒋程程都困在这里的原因,这也是他哪里都不选,偏偏要选这间房子的原因!

  黎湘清醒过来,忽然抬脚就想往外跑——虽然明知道外面同样有他的人,再逃跑可能都是徒劳,可是她终究要试一试!

  可是就在黎湘要从陆景霄身后跑过的瞬间,陆景霄忽然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她的手之后,直接就将她拉进了自己怀中。

  黎湘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将自己包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随后便用力挣扎起来。

  可是没用——她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再加上没有睡觉的体力消耗,而男女之力又过于悬殊的情况下,陆景霄轻而易举地制住了她的双手,让她没办法再挣扎的同时,陆景霄缓缓将那把刀塞进了她的手中。

  触到那微凉的刀把,黎湘全身都仿佛僵了僵,下意识就要松开手的瞬间,陆景霄直接用他的手裹住了她的手,让她再也没办法松开那把刀!

  两个人以这样的姿态站在蒋程程面前,蒋程程整个人似乎已经吓得呆掉了,她目光只是停留在那把刀上,眼睛里除了恐惧和战栗再没有其他情绪。

  “陆景霄!”黎湘控制不住地怒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陆景霄站在她身后,却蓦地低笑起来,“湘湘,不用这么激动,你看,她都已经吓傻了,你完全不用费丝毫力气——”

  至此,黎湘终于完全确信了他的想法。

  陆景霄想借她的手来杀掉蒋程程,嫁祸给她之后,一箭双雕,连带着打击陆景乔,让他再无翻身的余地!

  “陆景霄!”想到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黎湘终究还是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你为什么非要这么做?他是你的兄弟!他已经辞职了!他已经放弃了一切!他不会再跟你争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他?”

  陆景霄闻言,却再度轻笑了一声:“湘湘,我没有对他做任何事,甚至还给他机会,让他去当了一回孝子,不是吗?”

  黎湘艰难地摇起头来。她明知道这个男人最擅长虚与委蛇,他嘴里根本没有一句真话,为什么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她还要浪费口舌跟他争辩什么?

  眼见着黎湘沉默下来,陆景霄却仿佛有了更高的兴致。他低头看看黎湘的侧脸,随后又瞥了一眼缩在角落里的蒋程程,眼睛里都是兴奋的嗜血光芒,“湘湘,这个女人知道了我一个秘密,所以她必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帮我这一次,也不枉我一次又一次地包容你,对不对?”

  黎湘说不出话来,她只是紧抿着双唇摇着头,仿佛已经预见到事情的发展,终究还是有眼泪控制不住地滑落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直缩在角落里的蒋程程却忽然奇迹般地站起身来,她猛地大喊了一声,声音异常凄厉诡异,随后她用力推了黎湘一把,抬脚就往门口跑去。

  然而她才刚刚跑出一步,陆景霄只用了一只脚,就让她重新重重摔到了地上。

  黎湘还没来得及回神,陆景乔已经猛地捉住她握刀的那只手往蒋程程身上插去!

  “不要!”黎湘惊叫。

  蒋程程一下子翻转过身体来,似乎还想看看事情究竟发展到哪一步,可是她刚一回过身,便只看见刀尖没入自己的身体——

  黎湘霎时间全身僵冷。

  而蒋程程看着没入自己胸口的那把刀,仿佛已经痛得发不出声音,她只是控制不住地抖着,脸上渐无人色。

  黎湘清晰地听到她的呼吸,一下又一下,那么清晰,又那么沉重……

  正在这时,陆景霄再度握紧了她的手,重重往下一插——

  那一刀,应该直刺入蒋程程的心脏!

  黎湘已经全然无法动弹,也发不出声音,她只是看着蒋程程,而蒋程程也看着她,鼻翼翕动,呼吸越来越短促。

  黎湘看着她张了张嘴,仿佛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只有一个音,她只张嘴做出了一个字的口型,忽然就直直地躺了下去,再也没有一丝反应。

  “蒋程程?”黎湘忽然开口,声音极其喑哑地喊了她一声。

  没有反应,那个女人躺在那里,再也不会给她任何反应。

  陆景霄却在此时低笑一声,缓缓松开了她的手,说:“湘湘,我说过不用太紧张,不是吗?”

  他站起身来,而黎湘的手却依旧僵硬地握在刀把之上,仿佛再也没办法松开。

  就是这把刀,此时此刻她手里握着的这把刀,结束了面前的这一条人命……

  陆景霄看着她的模样,轻笑着一步步退开,回到了沙发旁边,回到了他之前坐了几个小时的那个位置。

  黎湘不知道自己在那里蹲了多久,直至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混合着脚步声、说话声以及敲门声。再后来,敲门声就变成了撞门声。

  黎湘在那撞门的声音中猛然清醒过来,站起身来的瞬间,却见陆景霄坐在沙发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仿若昏迷一般。

  而下一刻,屋子的大门已经被人撞开来——

  黎湘看见有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员从门外冲了进来,她还看见了隔壁的那个女人站在门口,靠在一个男人怀中,满目好奇与惊恐地往屋子里看。而那个男人一面搂着她,一面跟别的听到动静出来查看的邻居解释着:“我们从昨天半夜就听到这边一直传来奇怪的响动,所以就报警了……”

  “啊!有死人!杀人啦!”门口有人尖叫。

  “不许动!”接警前来的两个警员似乎也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个立刻就跟黎湘对峙起来,防备地拔出了配枪。

  另一个则迅速查看了一下蒋程程的情况,又查看了一下沙发上的陆景霄的情形,随后立刻说道:“这个还有呼吸!立刻打120!一死一伤,立刻通知局里支援!”

  当陆景乔驱车抵达公寓楼下,迅速上到楼上的时候,却只见到楼道里挤满了人,都在往黎湘从前租住的那个小屋子里看。

  陆景乔脚步微微一顿,下一刻却更加迅速,拨开面前的人群快速移动到了门口。

  “不要挤!命案现场不许进入!”其中一名警员站在门口阻拦外面看热闹的人。

  陆景乔还没有看清环境,只听到“命案现场”四个字,便已经直接冲进了屋子里,“湘湘!”

  屋子里,黎湘站在另一个警员面前,正被他戴上手铐。

  猛然间听到陆景乔的声音,黎湘赫然转头,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身影,陆景乔已经冲到近前,直接将她抱进了怀中。

  黎湘控制不住地也想张开双手来抱住他,可是动了动,才发觉自己的手已经被拷住,根本没办法张开。

  “四哥……”黎湘只是低低喊了他一声。

  “你干什么?你是什么人?立刻出去!否则我们会将你当做嫌疑人同伙对待!”两个警员霎时间都紧张起来,又一次防备地跟陆景乔对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