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7 视频里的画面,让他这个外人也觉得震惊愤怒,毛骨悚然
  307 视频里的画面,让他这个外人也觉得震惊愤怒,毛骨悚然

  宋衍听到管理员的话,这才应了一声,转身走向了收件箱的方向。

  思唯站在电梯前等他,不一会儿就看见宋衍拿着一摞信件、报刊杂志之类的物件走了过来。

  “这年头还会有人积攒下这么多的信?”思唯挑了挑眉,“你到底是多久没清理过收件箱了?”

  宋衍抱着手里的东西,回答道:“你也会说这年头,还有多少人会时时刻刻查看收件箱?”

  思唯撇了撇嘴,顺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份广告杂志,百无聊赖地翻了翻。

  两个人一起回到宋衍的家里,宋衍将手里的东西放到茶几上就走进厨房去给思唯倒水,趁此机会,思唯在不大的屋子里走动了一圈,顺带参观了一眼宋衍的卧室。

  跟一般独居男人的懒散邋遢不同,宋衍的房子干净整洁,甚至连床上的被子都是整理得整整齐齐的。

  思唯看见,想到自己每天早晨起床都只是随意一撩被子,不由得有些汗颜,可是一转念,她心头却又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声。

  正准备转身回到客厅的时候,她目光却忽然落在床头的一个药盒上,思唯就站在门口,凝目看了一会儿,待看清楚药盒上的字,她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

  “水来了。”宋衍刚好从厨房走出来,见她站在卧室门口,便将水拿了过来。

  思唯接过来,喝了一口,目光便又忍不住看向了床头,随后才问他:“你睡不着觉吗?”

  宋衍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顿了顿之后,缓缓点了点头,“是不太睡得好。”

  思唯轻轻摩挲着手里的杯子,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开口:“宋衍,其实你心里比我们所有人都不好受,对不对?”

  对她和陆景乔而言,现在所需要担心的就是黎湘一个人,而宋衍不仅仅担心黎湘,很有可能,他心里还在为蒋程程的死而难过。

  可是,又有谁会劝慰他一句?在所有人眼中,他都应该是跟蒋程程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只是为了黎湘而拼尽全力的“好朋友”。

  思唯向来不是心思细腻的人,可也许是近来发生的事情太多,她见到这样子的宋衍,忽然就觉得格外难过起来。

  “不是。”宋衍却很快就开了口,“我心里总想着她还在那种地方吃苦,难免会睡不着。”

  思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其实我想跟你说,有不开心的事情还是说出来会好受一些。不过你要是实在不想说,我也没办法勉强你。”

  宋衍安静片刻,只是淡淡一笑:“眼下还湘湘清白才是最重要的,不用担心我,我没事。”

  见他这个样子,思唯也知道他应该是不会跟自己说什么了,毕竟她不是黎湘,也不好抓着他再继续追问。

  即便如此,思唯还是在这里坐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到了该吃饭的时候,她就打电话叫了外卖,跟宋衍一起,盯着他吃过了晚餐,又嘱咐他今天早点休息,好好放松放松之后,思唯才离开了这里。

  宋衍还真是听了思唯的话,送她离开之后,回到家里,他简单收拾了一番,冲了凉之后就躺到了床上。

  不知道为什么,平常到了凌晨都难以入眠的他,今天却很快地就闭上了眼睛。

  宋衍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在此之前,蒋程程给他打了个无数个电话的那天。

  梦里,他一看见来电就迅速接起了电话,随后,他来到蒋程程跟他约定的地点,见到了蒋程程。

  她还是那么美,红裙摇曳,妩媚动人,纤长的手指夹着一根香烟,看到他之后,红唇缓缓漾起勾人的笑容,声音喑哑而性感,“你来了?”

  “宋衍,我等你好久了。”她说。

  宋衍忽然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第一眼便只看到窗外。

  他忘了拉窗帘,城市夜景迷离,霓虹闪耀,都透过窗户映入他眼中。

  安静地坐了片刻之后,宋衍才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十点整,不过才睡了两个钟头。

  这一来却是真的一丝睡意也没有了,宋衍掀开被子下床来,起身走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之后,缓缓坐到了沙发里。

  面前的茶几上是他今天拿上来的信件和报刊杂志,宋衍坐在那里,将那一摞东西分门别类。

  分好类之后,他才拿过那十几个大大小小的信封,一一拆开来看。

  有一些是资料信息,有一些是广告,多数都是无聊的东西。

  然而,拆到倒数几封的时候,宋衍忽然看见了一张手写的信封封面——字迹有些潦草,可是依然看得出字体纤细娟秀,像是女人的字。

  宋衍盯着这个信封看了一会儿,摸了摸里面,却仿佛是空的,只有薄薄的一个信封而已。

  他怔忡片刻之后,缓缓拆开信封,一看,果然是空的。

  为什么有人会手写这么一个空信封来寄给他?

  宋衍再度将信封平放在眼前,手指触到信封左下角时却蓦地一顿。

  在那个角落,他摸到一个小小的,硬硬的东西。

  宋衍迅速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一个小黑片轻轻地掉落在面前的茶几上。

  宋衍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张手机sd卡。

  ……

  夜里十二点,陆景乔的车刚刚驶回别墅,车头忽然就猛地蹿出来一个人影,吓得司机猛然一个急刹车,原本闭着眼睛坐在后排的陆景乔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陆先生!”宋衍急切的声音从司机位的窗外传了进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陆景乔听到了,却仿佛连回应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伸出手来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司机连忙开口道:“宋先生,陆先生今晚应酬喝多了,有什么事不如明天再——”

  司机话音未落,宋衍已经直接打开后座的车门,弯腰看向了坐在车子里的陆景乔,脸色急切而苍白,“是很重要的东西。”

  陆景乔缓缓转头看向他,迎上他的视线之后,原本还有些迷离的目光渐渐地就沉淀了下来。

  陆景乔很快推门下车,快步走进了别墅里。

  宋衍跟在他身后走进去,看着陆景乔走进了卫生间,他一转头看见客厅方几上放着一部笔记本电脑,便快步走了过去,打开电脑之后,迅速将自己的手机连接到了上面。

  陆景乔用凉水冲洗了一下头和脸,拿毛巾擦着头上的水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见宋衍坐在那里操作电脑,他才走上前来,“跟湘湘的案子有关的东西?”

  宋衍手指微微一顿,转头看向他,似乎有些不确定地回答了一句:“也许吧……”

  陆景乔听到这个回答,眉心微微一拧,目光落到电脑屏幕上,却见宋衍点开一个视频,播放起来。

  陆景乔原本是站在沙发后面看着,可是当画面中清晰地出现了躺在病床上的陆正业和站在病床边的陆景霄时,他目光终于渐渐凝聚,一步步走到沙发前面,伸出手来拿起电脑,直接放到了自己面前。

  宋衍站起身来,看看电脑里播放着的画面,又看看陆景乔,神色复杂。

  然而陆景乔却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表情,唯有眼眸的颜色,于无声无息中愈见深邃与暗沉。

  直到视频播放完毕,宋衍才又看向他,“陆先生,这个视频——”

  “哪里来的?”陆景乔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晦涩到极致。

  宋衍神情微微一顿,缓缓道:“应该是蒋程程寄给我的,可是我到今天才发现。陆先生,我不确定,也许这可以作为湘湘那单案子的辅证?”

  陆景乔没有回答,宋衍再看向他时,却见他眼眸微沉,周身气韵已经与先前截然不同,寒意森然。

  宋衍早已经料到过这样的情形——即便他这个外人看了视频里的画面,也觉得震惊愤怒,毛骨悚然,更何况他这个陆家人?

  宋衍安静片刻,才终于又开口:“又或者,可以引出另一单……谋杀案?”

  陆景乔听了,却似乎隐隐冷笑了一声。

  宋衍只觉得听得不真切,再转头看他的时候,却见陆景乔已经转身走向窗边,与此同时,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声音依旧低沉晦涩:“许律师,请你过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