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8 这个视频不会没有作用
  308 这个视频不会没有作用

  许绍钧赶来别墅这边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而他依旧西装领带,手里拿着公事包,只是头发已经有些许凌乱,下巴上也冒出来青色的胡茬,一眼便能看出是还没有睡下的。

  许绍钧走进客厅,宋衍立刻就迎上前来,“许律师,我们发现了新证据,您过来看看。”

  许绍钧闻言,心头到底微微一震,可是一转头,却发现陆景乔站在窗边,指间夹着香烟,目光沉沉地看着远方,一点也不像是发现了新证据该有的模样。

  许绍钧很快收回视线看向宋衍,“什么证据?”

  宋衍将他带到沙发旁边,很快又播放了一遍那个视频,只是这一次,他自己都没有再看,只是让许绍钧一个人看完了。

  许绍钧拧眉沉眸,片刻不漏地盯着视频画面,到了视频最后几秒钟,他还反复拉进度条回看了好几次。

  宋衍转过头来的时候,许绍钧正专注于视频的最后几秒,而那恰恰是宋衍最不忍心看到的画面,因此他很快打断了许绍钧的动作,问道:“许律师,这可不可以作为湘湘案件的辅证?”

  许绍钧沉默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这段视频跟我们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

  “当然有!”宋衍立刻道,“这片子就是本案中的死者拍摄的,也是她寄给我的,这就是陆景霄为什么要杀她的原因,因为他要灭口!”

  “可是证据呢?”许绍钧说,“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段视频是死者拍摄,以及是她提供给你的?”

  宋衍蓦地一僵,顿了片刻之后,他猛地想起什么来,“有,有!湘湘不是说过,医院的监控拍到死者跟陆景霄一前一后离开医院,这就可以证明——”

  话还没有说完,他忽然就顿住,对上许绍钧的目光之后,宋衍沉默了下来。

  的确,那不是什么确凿的证据,那只是一个可以产生无数种可能性的情况……

  宋衍僵硬了片刻,忽然又开口道:“那至少可以证明陆景霄的禽兽行径吧?我们可以报警,将这条片子交给警方,陆景霄是不是会以谋杀入罪?”

  许绍钧听了,伸出手来打开视频,将进度条拉到最后几秒,“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心电图虽然是出现了波动,病人也有病发的迹象,可惜视频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我们没办法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后面同样可以发生无数的可能性,所以即便是上了法庭,这个也是极具攻击点的证据,对方轻而易举就可以脱罪。”

  “她没办法再拍下去。”宋衍看着他,“你也看到了,陆景霄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她再拍下去,陆景霄很可能就会发现她!”

  许绍钧看着他隐隐发红的眼睛,沉默一阵之后,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宋衍的肩膀。

  宋衍激动到身体都在微微发抖,站起身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忽然笑出声来,声音却带着无边的苦涩,“所以她为这个视频付出了性命,到头来这个视频却什么用都没有!太荒谬了!这个世界简直太荒谬了!不是说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吗?你那是什么法律?”

  “对于法庭判罚来说,公平公正是建立在证据确凿、无可辩驳之上,在这方面,这个视频可能是没办法起到关键作用。”许绍钧说,“可是,在其他方面,这个视频应该也并不是毫无作用。”

  说完,他转头看向了站在窗边的陆景乔。

  自始至终陆景乔都背对着他们站在那里,明明将他们所有的对话都已经听进了耳中,却丝毫动静都没有。

  或许是这个视频给他造成的冲击太大,又或者,是他在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他们方才交流的许许多多。

  宋衍情绪终究还是失了控,他没有再停留,直接就转身出了别墅,离开了这里。

  许绍钧见状,这才站起身来看向陆景乔,“陆先生——”

  “时间也不早了。”陆景乔声音传来时,却已然不见了先前的晦涩,只是低沉静谧,将所有情绪都藏匿其中,“许律师最近辛苦,也早点回去休息吧。黎湘的案子毕竟还要靠你。”

  许绍钧听了,又往他的背影看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陆先生了,有什么进展,我们再随时联系。”

  陆景乔站在那里,听着开门关门的声音,很久之后,他才转身,走回到了沙发旁边。

  电脑依旧摆在那里,宋衍的手机也依然放在旁边,屏幕上依旧是先前那个播放了数次的视频画面。

  陆景乔缓缓坐了下来,轻轻在笔记本上一敲,视频就又重新播放了起来。

  他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似乎是一秒不落地看着那个视频,可是凝住的眼波,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进眼中……

  *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辆车驶到了别墅门口,随后司机下车打开车门,将后座上的陆北堂扶了下来。

  陆北堂拄着拐杖,有些费劲地来到门口,按响了门铃。

  很久之后才有人走过来,房门打开,陆北堂看见了站在里面穿戴整齐的陆景乔。

  “你要出门?”陆北堂问。

  陆景乔看了他一眼,淡淡回答了一句:“对。”

  “我有事情问你。”陆北堂看着他,神情竟是严肃。

  陆景乔眸光萧瑟清冷,落在远方,“有事请你快说。”

  “你昨天晚上跟什么人见面吃饭?”陆北堂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陆景乔闻言,这才缓缓收回视线看向了他,“既然你来问我这个问题,那应该知道我跟什么人见了面,又何必多此一问?”

  “我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跟那种人见面!”陆北堂竟前所未有地厉色起来,“跟那种人扯上关系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陆景乔回答了一句,抬脚就准备出门。

  陆北堂直接将拐棍拄到了他面前,“湘湘的事情就跟我有关!你想让湘湘跟那群人扯上关系,我就不会同意!现在还没有开庭,我们还有时间寻找新的证据证明湘湘无罪!”

  陆景乔一垂眸,笑意清冷桀骜,嗓音也淡到极致,“那要是……找不到呢?”

  陆北堂一顿,随后才又道:“总之一日还有希望,我就一日不会放弃!”

  “我也不会放弃。”陆景乔缓缓道,“可是我不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找了半个多月连影子都见不着的证据之上。我说了,我要湘湘无罪,我要她自由,我绝不会食言。”

  陆景乔说完,终究还是越过自己面前的那根拐杖,直接走向了外面。

  “景乔!”

  陆北堂厉声喊他,转身就想要继续劝他,奈何多了一只腿,刚走出几步就看见陆景乔上了车,随后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陆景乔一路驾车,穿过半个市区,竟然将车子驶向了陆家老宅的方向。

  时间尚早,又是周末,道路上车辆很少,他一路疾驰,一个小时不到就将车子驶进了陆家的大门。

  自从陆正业出殡那日后,他再也没有回来过这里,可是此时此刻,陆景乔直接将车子驶到了主楼前面。

  车子刚刚停下,陆景乔目光之中就出现了两个人。

  晨起的陆夫人正在陆景霄的陪同之下在花园里散步,两个人去一家人亲手种下的那片小树林看了看,辨认了一下从前各自种下的树,陆夫人长久没有开怀,今天却笑了好几次。

  两个人正走在回屋吃早餐的路上,却忽然就听到车子的声音,一抬头便看见了陆景乔停在主楼前的那辆车。

  陆夫人本笑着跟陆景霄回忆往事,一看见那辆车,笑容顿时就僵在了唇边。

  陆景霄遥遥看了那辆车一眼,很快收回视线,微微笑道:“妈,事情总要过去,他难得回来,您就不要生气。”

  陆夫人听了,转眸道:“他不回来,我才眼不见心不烦呢。”

  “妈。”陆景霄握了握她的手,微微一拧眉。

  陆夫人抬头对上他的视线,片刻之后,才又微微笑了起来,“不关你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