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09 你瘦了,是不是我不看着你,你就不好好吃饭?
  309 你瘦了,是不是我不看着你,你就不好好吃饭?

  陆景乔坐在车里,远远地看着这母慈子孝的一幕,目光始终清冷无波。

  他看见陆景霄扶着陆夫人的背,温言安慰着什么,而陆夫人听他说着说着,原本因为见到他的车而沉下来的面容渐渐地又柔和了下来,最终勾起了笑意。

  这样的画面,与他脑海中久久存在的另一个画面形成强烈的对比与冲击,静静看了许久之后,陆景乔嘴角忽然勾起一丝讽刺的笑。

  随后,他推门下了车。

  陆夫人原本已经被陆景霄哄得平复了心情,一看见陆景乔从车上下来,却瞬间再度转开脸。这一回陆景霄再说什么似乎都没有用,陆夫人转身就走向相反的方向,身影再度没入花园之中。

  陆景霄和陆景乔一前一后地看着,待陆景乔收回视线准备进屋时,却见陆景霄也转身,缓缓朝他走了过来。

  陆景乔顿住了脚步,就在车旁等着他。

  陆景霄笑容格外愉悦,“景乔,你这么久没回来,妈难免有些不适应。再加上湘湘又发生这样的事,妈最近心情本来就不好,你也不要在意。”

  陆景乔目光投向陆夫人消失的方向,“你可真是费心了。”

  陆景霄低头一笑,“没办法,妈妈身边现在就我一个儿子,我不多陪陪她,难道指望你?”

  陆景乔闻言,神情竟没有丝毫波动,这时才看了他一眼,“你有多孝顺,我到今天才知道。”

  陆景霄看着他,又道:“听说你最近不遗余力地试图找到新证据,想要证明湘湘的清白,进展怎么样了?”

  “你会想知道吗?”陆景乔说,“如果证明了湘湘是清白的,那有人可怎么办才好?”

  陆景霄听了,微微挑了挑眉,“说得对,也许我是应该多担心一下的……不过,我只是为湘湘担心而已。”

  陆景乔闻言,又看了他一眼,没有再继续跟他说下去,径直走进了大宅。

  直至将陆景霄的身影隔绝在门外,陆景乔眼眸才一点点地暗了下来,手掌也控制不住地紧攥成拳,一直上到二楼,他的手才缓缓松开,敲开了陆老爷子的门。

  门刚一打开,屋子里忽然就传来老爷子的咳嗽声,陆景乔眉心微微一拧,快步走了进去。

  进到起居室,才发现老爷子就坐在窗边的椅子里,腿间盖着一条薄毯转头看着窗外,只是一个侧脸已经看出精神气比之以往,已经差了许多。

  陆景乔脚步微微一顿,随后才缓缓走到老爷子面前,站定,“爷爷。”

  陆老爷子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你还记得有我这个爷爷。”

  陆景乔目光落到老爷子脸上,静默许久,才终于又开口:“对不起,爷爷。”

  听到这句话,陆老爷子才回过头来看向他,“你后悔了吗?”

  对上老爷子的视线,陆景乔很快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爷爷。”陆景乔说,“时至今日,我的确有很后悔的事情……可是关于黎湘,我不后悔。”

  “我从来都知道你固执。”陆老爷子说,“却没想到你会将这份固执用到一个女人身上。”

  陆景乔看着他,“爷爷从来都是明眼人,您对湘湘也从来没有那么多不满。”

  “如果不是她,你今天就不会面临这样的事情!”陆老爷子说,“你还嫌自己身上的污点不够多?”

  “可是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她的错。”陆景乔淡淡道。

  陆老爷子再一次转开了视线,“那你这次回来是想干什么?”

  陆景乔又安静片刻之后,缓缓在陆老爷子面前蹲了下来,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沉了许多,“爷爷,最近家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知道您一次又一次地伤心失望……爷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无论发生什么事,没有比您身体更重要的。”

  陆老爷子神情依旧僵硬,闻言,眼神却微微顿住了。

  “接下来我应该会很忙,可能很长时间都没办法再回来看您。”陆景乔又说,“您不要怪我。”

  说完这句,陆景乔又看了他一眼,才缓缓站起身来,转身准备往外走去。

  “你知道我不喜欢看到什么事情。”陆老爷子说,“你希望我保重身体,就不要做那些事!”

  陆景乔在门口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却还是回答了他:“我知道。一家人应该亲近和睦,爷爷放心,您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做。”

  说完这句,陆景乔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没想到刚一下楼,忽然就看见已经回到屋子里的陆夫人正站在餐厅里跟准备早餐的司萍说话,陆夫人显然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又一次出现在眼前,脸色很快又沉了下来。

  司萍见状,连忙叫陆景乔,“景乔,难得回来,留下来吃顿早餐吧。”

  “不用了。”陆景乔说,“你们慢用。”

  说完,他便再度抬脚走向大门的方向。

  可是走出几步之后,陆景乔终究还是又一次顿住了脚步,在那里站了片刻之后,他缓缓转身,竟然走向了餐厅。

  陆夫人依旧面容僵冷地站在那里,看见他回头走过来,身体仿佛也愈发僵硬了。

  陆景乔走到陆夫人面前,这才缓缓开口:“您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再为一些无谓的事情伤心伤神了。”

  “无谓的事情?”陆夫人蓦地看向他,几乎立刻就开了口,“什么是无谓的事情?你爸爸被你硬生生地气死,这在你心里是无谓的事情?”

  陆景乔看着她瞬间红起来的眼眶,凝眸片刻,才又开口:“不是。我说的是我。不管怎样,希望您不要再因为我这个无谓的人难过。”

  陆夫人转开脸,“我当然不会。从你爸爸死的那天起,我就只剩下一个儿子了。”

  陆景乔听了,缓缓点了点头,随后再没有说什么,转身再一次往外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从楼上下来的思唯就看见他的身影,又看见陆夫人悲伤眼红的模样,她连忙追向门口:“四哥!”

  陆景乔一直走到门外才停下脚步,思唯一路追到他身后,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陆景乔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开口道:“湘湘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担心,好好照顾妈妈。”

  思唯听到他这句话,不知怎么就难过起来,“你跟妈妈能够和好,就是对妈妈最大的照顾,你怎么会不懂呢?”

  陆景乔抬眸,缓缓看向远方,淡淡道:“也许以后会有机会吧。”

  说完这句,陆景乔才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坐进去,很快启动车子离开了这里。

  *

  一周后,陆氏集团高层会议室里,例行的股东会议正在召开,会议室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所有与会人员瞬间都看向门口,包括正在做报告的陆景霄。

  陆景乔缓步从门外走了进来,目光直直地对上陆景霄。

  陆景霄目光一转,淡淡一笑,还没说话,股东黄有信就抢先开了口:“陆景乔,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已经不是陆氏的人了!”

  “不是陆氏的人,但我还是陆家的人。”陆景乔走进来,拉出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陆家的人?”黄有信冷笑一声,“你气死了你爸爸,陆家还认你这个人?”

  陆景乔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会议室的投影幕布,又看向陆景霄,“在商量出/售这几家酒店的事情?明明都是经营得很好的酒店,为什么要出/售?”

  “现在的国际局势瞬息万变,这几家酒店所处的国家和地区都是敏感区域,未来的旅游发展行业应该会大肆萎缩,鉴于从前在其他一些地区的经验,为了公司的利益,所以才有了这次的提案。”陆景霄看着他,微笑回应了一句。

  陆景乔缓缓点了点头,“的确是深谋远虑。那你怎么解释在出/售对象的备选名单之上,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海珠公司,持有人是你——陆景霄。”

  话音落,会议室里的股东纷纷变了脸色,看看陆景乔,又迅速转头看向了陆景霄,“这是怎么回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样的情形下,陆景霄却依旧只是微笑的模样,双手撑在会议桌上,开口道:“各位,今天的会议不如就暂时进行到这里,关于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回复。剩下的时间,我想跟我弟弟说说话。”

  陆景乔坐在那里,没有看他,听见他说的话,眼眸却又暗沉了几分。

  一群高层与股东各种不满与疑虑,吵吵嚷嚷将近十分钟,才终于逐一离开会议室。

  连秘书也一起离开之后,会议室里就只剩了陆景霄和陆景乔两人。

  陆景霄这才坐了下来,看向陆景乔,“你真是让我惊喜了一把,一面忙着黎湘的事情,一面还能抽出时间来查我——”

  话音未落,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陆景霄看了一眼,很快接起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内容,陆景霄目光似乎凝了凝,唇角的笑容却愈发加深了一些。

  挂掉电话之后,他才又看向陆景乔,“很好,动作很迅速,叫傅西城出高价撬走了我另一家公司的所有中坚力量……不用说,第三家公司你应该也查到了,而且也做出了相应的举措吧?”

  陆景乔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手机。

  “好,现在我所有的私家生意都在你掌控之中,可是那又怎么样?”陆景霄仍旧是笑着的模样,“就算你今天在这般股东面前揭穿我赚陆氏的钱,又能如何呢?你以为这样你就有机会回来陆氏?”

  “况且,你哪有机会回来?”陆景霄说,“你抽大麻吸白粉,还毒驾肇事逃逸,哪家上市公司敢任命这样的人做公司主席?”

  陆景乔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由他说下去。

  “就算你真的凭这些手段让我失去了在陆氏的一切,可是终有一日,我一定可以重新拿回来。”陆景霄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面前的桌面,“而你呢?就算真的可以回来,你还能在公司做到什么职位?屈居人下?你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委屈?”

  说道这里,陆景霄忽然顿了顿,才又微笑着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况且——黎湘可还眼巴巴地等着你去救呢……哦,不对,不久之后,也许她应该是每天都眼巴巴地等着你去探监——”

  “说完了?”陆景霄说到这里,陆景乔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回应了他一句。

  迎上他波澜不惊的眼眸,陆景霄笑意再度加深,耸了耸肩,“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多说的了吧?”

  陆景乔没有回答他,直接站起身来离开了会议室。

  剩下陆景霄独自坐在主席位上,听着陆景乔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唇边笑意才渐渐消失,眼神也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而陆景乔离开陆氏之后,直接驱车来到了看守所。

  仿佛从来没有任何事情这样艰难过,用尽周边所有的关系,他才终于又得到了一次可以见黎湘的特殊机会。

  来到安排会面的房间时,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陆景乔本以为还要等待一阵才能见到黎湘,没想到打开房门的时候,却见黎湘已经坐在了里面。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她,陆景乔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那个身影时,竟然控制不住地顿了顿。

  可是黎湘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的,她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她早就已经想好他来的时候,她该给他什么反应。

  因此黎湘很快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直接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

  陆景乔反手关上门,随后才重重用力将她圈进怀中。

  “喂。”黎湘忍不住小声地轻笑着喊了他一声,“你抱得我好痛啊!”

  陆景乔却没有回答,只是抱着她,静默无言。

  黎湘很快就适应了下来,却依然只是轻笑着,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又轻声开口:“你瘦了好多啊,是不是我不看着你,你就不好好吃饭了?”

  陆景乔缓缓偏过头,吻上了她的耳根。

  “湘湘。”他在她耳边近乎呢喃地叹息,“你后悔了吗?”

  黎湘听了,抬起手来抚上他的背,轻轻地来回抚摸,“四哥,我不后悔,也不害怕。这不是最坏的结果,可是无论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的才行,你说对吗?”

  仿佛又过了许久,陆景乔才终于缓缓松开了黎湘。

  可是怀抱之中刚刚松开一点点,下一刻,他又低下头来封住了黎湘的唇,用力地索吻,几乎去到极致。

  黎湘抱着他的头,努力地迎合着他,可是吻着吻着,她却忽然笑场。

  陆景乔这才终于又一次松开她,沉眸看向她。

  “你能不能轻一点?”黎湘说,“里面那些姐妹很八卦的,要是看见我的嘴巴有异样,肯定会拉着我问个没完。”

  陆景乔听完,才又一次将她拥入怀中,额头相抵,难舍难分。

  “四哥。”黎湘这才又开了口,带着隐约的叹息,“你最近很忙是不是?许律师来见我,每次我问他,他都说跟你见面的时候,你好像都是没有休息过的。我在里面吃得好住得好,你在外面这样子,我怎么放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