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11 为了除掉我这个后患,你不惜用这样的方法逼死爸爸
  311 为了除掉我这个后患,你不惜用这样的方法逼死爸爸

  陆景霄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缓缓抚上了自己的下巴,静思片刻之后,他竟控制不住地低笑了一声。

  “陆先生,要不要我去那边调查一下?”电话那头的人问。

  “不用。”陆景霄嗤笑一声,缓缓吐出四个字,“故弄玄虚。”

  挂掉电话之后他便重新拿起了电脑,漫不经心地翻着那条帖子下的各种言论,虽然整体风向差不多,然而他却仍然觉得越看越觉得有趣。

  正当他几乎将帖子翻到一半的时候,屏幕上却忽然提示有更新。

  陆景霄瞥了一眼那个更新提示,神情微微一顿之后,顺手点了一下。

  博主更新了一条帖子,发出了一张图片。

  陆景霄看到那张图片,眼神蓦地凝了凝,随后,眼波一点点地沉晦了下来。

  那是一张视频截图,截图里,他站在病床边,而病床上躺着的人,是陆正业。

  这张视频截图一放出来,网友立刻纷纷留言,有的因为猜中了事件的男主角而兴奋,有的则因为这么一张不痛不痒的截图而破口大骂,还有的则在期待后面更震撼的料。

  陆景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那张截图之上,直至他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先生!”电话那头的人说,“那个人发帖了,发了一张你和陆正业先生在医院的照片,很明显是冲你来的。”

  陆景霄面容僵冷,闻言却再度低笑出声来。

  他当然知道是冲他来的,那个人既然特意用这个账号来发帖,那么已经有一大半的机会是冲他,如今还爆出这么一张截图——陆景霄伸出手来,指尖缓缓涂抹过那张图片——那么,就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了。

  只是连他也没有想到,对方手里竟然会有这样的视频截图。

  只是,会是谁呢?陆景乔?如果是他,为什么要用这么迂回的法子?他明明可以更直接一点!

  除非,他手里并没有更实质性的证据!

  转瞬间陆景霄脑海中已经闪过许多的念头,而电话那头的人这才开口:“陆先生,我立刻就过去看看。”

  “不用。”陆景霄却缓缓开了口,“我会亲自过去看看。”

  说完,陆景霄就挂掉电话,站起身来,转身离开了露台。

  同一时间,思唯也在自己的卧室里看到了帖子的最新进展,看到视频截图里的陆景霄和陆正业时,不由得呆了呆。

  犹豫片刻,思唯还是决定去露台上问问陆景霄,谁知道刚刚站起身来,忽然就听见汽车的声音,她连忙走到窗边一看,却只见陆景霄的车飞快地驶离了这里。

  ……

  陆景霄来到江月小区的时候,一切似乎都跟从前没有什么差别,他的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入口驶入的时候,坐在亭子里的管理员甚至还跟他打了招呼:“陆先生,您很久没来了。”

  陆景霄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前面的横杆缓缓升起,正欲踩下油门时,他却忽然顿住,随后从怀中掏出皮夹,递过去两百块给那个管理员。

  管理员有些受宠若惊,“陆先生,您这是……”

  “如果过半小时我没有出来,麻烦替我报个警。”陆景霄说。

  管理员一听,顿时脸色都变了变,“啊?”

  “没什么大事。”陆景霄淡淡一笑,“我最近身体不太好,怕上去之后晕倒了没人发现而已。”

  管理员听了,这才连连点头,“原来是这样,陆先生您放心吧,我一定帮您留心着。”

  陆景霄这才将车子驶入停车场,停到了自己的停车位上,下车之后,他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一辆熟悉的车子。

  他也没有过多停留,很快走进电梯,上到了17楼。

  来到1706门前,陆景霄周围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到走廊上的监控摄像头上,这才抬起手来,缓缓敲了敲门。

  很快屋子里就传来脚步声,随后,房门缓缓打开来。

  陆景霄看到站在屋子里的人时,忽然就笑了起来,“景乔,果然是你。”

  陆景乔站在门口,简单的黑色西裤与白色衬衣,分明一副格外放松的姿态,看见陆景霄之后,他似乎也没有多少惊讶,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你来得倒挺快。”

  陆景霄听到这句话,没有再犹豫什么,抬脚走进了屋子里。

  这屋子从前是他的主要活动场所,后来才给了蒋程程,因此屋子里的一切他都再熟悉不过,进门之后,陆景霄淡淡看了一圈,跟从前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依旧是最简洁的家具模式——房子对他和蒋程程这样的人而言,不过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根本不需要什么多余的装饰。

  唯一与从前不同的,大约就是陆景乔放在茶几上的那部电脑。

  陆景霄看了一眼那部电脑,却没有走过去,而是在侧面的那朵沙发里坐了下来,翘起了腿,腰身却没有丝毫放松地看向陆景乔,“如果来晚了,岂不是让你久等?”

  陆景乔坐在电脑前,淡淡垂着视线,没有回答他。

  陆景霄看他一眼,又看看那部电脑,这才又开口:“你费尽心思引我到这里来,是想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引你过来?”陆景霄唇角蓦地勾起一丝笑意,却是一丝温度也无,仍旧没有看陆景霄一眼。

  陆景霄也始终笑着,“你故意在网上发了一张那样的图片,不是为了引我过来,还能是什么原因?”

  “我不过是有些东西想要给全世界的人看,你过不过来,跟我有什么关系?”陆景乔手指在触摸板上静静游走,不知在操作什么。

  陆景霄看在眼里,终究是笑出声来,“别故弄玄虚了,你要是真的有东西可以给其他人看,一早就放出来了,还会等到现在吗?”

  “那你又来?”陆景乔终于抬眸看向他,目似寒霜,如能冻人,“你在担心什么呢?”

  听到这里,陆景霄似乎已经确定了什么,微微摊开手来,“我来配合你啊。我来猜一下,你用那张图片将我引来,无非是想要引我说出那天在病床前发生了什么,对不对?不过真是可惜,我最近记忆里实在是不大好,已经记不清楚了,只能对你说声抱歉。”

  陆景乔听了,缓缓道:“没关系啊,你不记得,有人帮你记下来了。”

  话音刚落,陆景乔轻轻在电脑上敲了一下,随后,伴随着视频的播放,视频里的声音也缓缓地播放了出来——

  “爸,你有没有看到今天网上新出的视频?抽大麻、吸白粉、驾车撞人……你说我们陆家怎么就养出这么个这么出息的儿子?”

  这句话播放出来的顺价,陆景霄脸色猛地僵住。

  下一刻,电脑里传来了陆正业微微有些急促的声音:“这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如今他已经没有再犯这种错误……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还因为十多年前的那件事有气,但他好歹是你亲弟弟,你如今也康复了,能放下就放下吧……”

  随后,却是陆景霄低笑的声音,低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怎么……”陆正业似乎也有些被他吓到。

  “这么说来,你已经准备原谅他了?”陆景霄慢条斯理地开口道,“也对,好歹是亲儿子,再加上那天黎湘说了那么一番感人肺腑的话,你会动容,会原谅他也是应该的。说得对,我也不应该再怪他。我为什么要怪他?事件的起因明明是因为我先在他的车子上做了手脚,他命大,居然撞车都安然无恙,反过来,他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我,也是应该的,对不对?”

  “你说什么?”陆正业的声音蓦地更加急促,“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的亲儿子之所以算计我,害得我双腿残废,是因为我也用同样的方法算计了他。怎么样,听清楚了吗?”

  视频播放到这里,陆景乔忽然敲下了暂停键,声音低沉地开了口:“听清楚了吗?视频的声音原本很小,为了让你能听清楚里面的对话,我特意让人重新调节了声音。你不是不记得了吗?这会儿听得清清楚楚,有没有帮你回忆起来什么?”

  说完,陆景乔才一面按下继续播放,一面看向了陆景霄。

  他满目寒霜,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审视一般地看着陆景霄。

  而陆景霄面部神情似乎早已经彻底僵凝,对上陆景霄的视线,目光之中渐渐透出阴狠来。

  在两个人的目光对视之中,视频继续播放着,里面的对话也还在继续——

  “你……”陆正业的呼吸声骤然绵长与艰难起来,“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景霄的笑声再度响了起来,带着漫不经心的云淡风轻,“没什么啊,看你这个儿子不顺眼而已,就想耍耍他。况且,有他在,岂不是分薄了我的那一份?”

  “你们是兄弟!”陆正业声音中已经隐约带有痛苦的低吟,“你们是亲兄弟!为什么你会这样,为什么——”

  “说起来,陆家好像的确被下了诅咒似的……啊不对,应该说,是你跟妈妈好像被下了什么诅咒,老二几岁的时候就没了,老三十几岁的时候也没了,剩下这么一个老四,又跟你们八字不合的样子,可能也早晚都会被你们克死。”陆景霄缓缓道,“每当这种时候,我就特别庆幸,幸好我不是你跟妈妈亲生的儿子,否则,说不定我也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被你们克死了——”

  “你说什么?”陆正业再一次激动起来,“你是我跟你妈妈的第一个孩子,你是我们的亲生儿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陆景霄声音之中仍旧带着笑意,“事实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倒也不错,至少我是名正言顺的陆家大少爷,可以拥有绝对的继承权。只可惜——不是。”

  “你……你……”陆正业似乎已经不太能说出话来。

  “你一定很想知道原因吧?”陆景霄说,“话已至此,我怎么能不告诉你呢?我也是上大学的时候去献血,才意外发现的这个真相——我根本就不是你跟妈妈生的……我本来以为可能是妈妈给你戴了绿帽子,可是谁知道等我偷偷验了dna才发现……我跟你们两个都没有亲子关系!”

  “……”陆正业已经只剩下剧烈喘息的声音。

  “换句话说,你们当初抱错了别人的儿子,而你们真正的亲生儿子,现在正在叫别人爸爸妈妈——”陆景霄忽然再度笑出声来,“你知道你们的亲生儿子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吗?起初,那户人家倒真是有几个钱的,可惜后来穷得渣都不剩,两口子一起在又脏又臭的菜市场卖菜,你们的亲生儿子就是在那个菜市场里摸爬滚打长起来的……你想不想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

  陆正业忽然剧烈地痛吟了一声,与此同时,画面中的陆景霄抬眸朝心电图看了过去——

  画面一闪,视频就此中断。

  陆景霄依旧看着陆景乔,缓缓咧了咧唇,抬头看了天花板一眼,随后才笑出声来,近乎叹息一般地低喃:“本来以为抓到她的时间已经够及时了,没想到却还是让她备了份,还落到了你手里。”

  “你是他们最疼爱的儿子。”陆景乔声音冷沉地缓缓开口,“哪怕你并不是亲生,可是他们并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陆景霄目光之中隐隐透着邪气,“没有人可以确保一个秘密可以隐藏一辈子,所以,必须要除掉所有后患——”

  陆景乔声音很低,很静,“所以,为了除掉我这个后患,你不惜用这样的方法逼死爸爸,让我彻底跟陆家决裂。”

  陆景霄抬起手来,缓缓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既然你已经拿到了这个视频,为什么不直接送去爷爷或者妈妈面前,反而还要将我引来这里?难不成,你跟我之间还有什么条件可讲?”

  说完,他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笑了起来,“我都快要忘了,湘湘还在看守所里关着呢,很快就要上庭了吧?怎么样,是不是想让我想起来什么东西,在庭上帮湘湘说好话?”

  陆景乔听了,没有回答,只是缓缓站起身来,走到了客厅与餐厅之间那个两米长的鱼缸前,静静站立。

  “真是没有想到湘湘在你心里会这么重要。”陆景霄也随着他站起身来,走过去,看了一眼漂浮在鱼缸里的各种鱼的尸体,有些嫌弃地皱了皱眉,随后才又继续道,“不过也是,你将这个视频公布出去又能怎么样?我只不过是在爸爸的病床前说了一些实话而已,谁能因此控告我什么呢?大不了妈妈和爷爷知道事情的真相将我赶出陆家,可是湘湘……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最好的年华,可就要消耗在监狱里了。”

  “你以为,我还需要靠你来帮我救黎湘?”陆景乔忽然开口。

  陆景霄闻言,转头看向他,低笑,“不需要吗?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法子?”

  话音刚落,陆景乔忽然猛地伸出手来擒住他双手,在陆景霄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抓着他的脑袋就重重撞向了面前那个巨大的鱼缸!

  “砰”的重重一声巨响之后,被陆景霄的头撞到的鱼缸部分一点点地碎裂开来,多日未换、伴随着死鱼恶臭的水哗啦一声涌了出来,浇得两个站在鱼缸前的人全身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