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13 四哥不可以再蒙受不白之冤,多一天都不行!
  313 四哥不可以再蒙受不白之冤,多一天都不行!

  黎湘只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

  仿佛不知为何就陷入了那样一场噩梦之中,接连而来的恶***件与冲击,从她手中握着的那把刀被插进蒋程程的胸口、现场被戴上手铐、审讯、立案批捕,到律师告诉她能打赢这单案子的机会十分渺茫,她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是这辈子后半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她也会选择接受了。

  然而就在这个噩梦仿佛会无止境地蔓延下去时,却突然有人将她摇醒,告诉她噩梦结束,可以回到现实了。

  许绍钧意外发现的那个视频成了整个案子的关键证据,也成了证明她的证词最有力的证据。

  正是因为这个视频,两天之后,黎湘重获自由,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重新回到外面的自由世界,黎湘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路边一辆车旁等她的宋衍。

  宋衍一见到她出现,立刻快步迎上前来,“湘湘!”

  他许久没见她,还只担心她在里面过着非人的生活,出来之后会变得不成人形,可是没想到黎湘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整个人似乎一点都没有瘦,只除了精神好像差了一点。

  而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闹这么大,她精神应该的确好不起来。

  “陆景霄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黎湘一见到他,直接就开口问道,“里面的报纸只说是跟四哥有关,可是具体情况是怎么样根本就看不到……你知不知道具体情况?”

  宋衍一怔,“许律师没有告诉你吗?”

  “他见我的时候,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他说他也不好透露什么。”黎湘说,“我想他为了四哥的事情应该很忙,所以也不敢叫他再来——”

  宋衍顿了顿,缓缓点了点头,“我……大概可以猜到一点原因。”

  黎湘微微拧眉,“什么原因?”

  宋衍伸出手来扶了她,“我们先上车再说。”

  黎湘听了宋衍的话,跟着他坐上车,刚刚系好安全带,宋衍就将他的手机递了过来。

  黎湘看了一眼,伸手接过来,看见了一个视频。

  “如果我没猜错,事情应该跟这个视频有关。”宋衍说,“你先看看,我送你去见许律师吧。”

  黎湘轻轻点开视频,看见开头的一瞬间,她眼神就已经完全凝住。

  宋衍缓缓将车子起步,而黎湘就坐在他旁边,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视频。

  当视频里,当陆景霄看似漫不经心地吐露当年他被陆景乔算计的真相时,黎湘神情就控制不住地僵住了。而当陆景霄说出他竟然不是陆家的孩子时,黎湘忍不住震惊地捂住了唇——

  视频在进行中戛然而止,黎湘捏着那个手机,全身发冷,有些回不过神来。

  “湘湘?”宋衍见状,伸出手来握了握她的手,惊觉她的手一片冰凉,连忙打开了车内的暖气。

  过了很久,黎湘才终于回过神来。

  当她第一时间得知陆景霄的死讯,并且还听说陆景霄的死跟陆景乔有关的时候,她是震惊而疑惑的,她甚至觉得整件事可能出了什么差错,甚至可能陆景乔也被陆景霄算计了……

  因为那个时候,许绍钧已经找到了她的案子的关键视频,并且那个视频有很大的机会锁定陆景霄的凶手身份,既然是这样,那陆景乔为什么还要杀掉陆景霄?

  可是当她看见这个视频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渐渐清晰起来——

  她终于知道那天在医院里的陆景霄有多可怕,有多可恨,有多不可饶恕!

  她也终于知道,蒋程程为什么一定要死。

  黎湘缓缓转头看向宋衍,“这个视频……是蒋程程拍的?”

  宋衍驾车看着前方,闻言缓缓点了点头,“对,她那天一直打电话给我,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只可惜我去晚了,没有见到她。后来,我在我的收件箱里看到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一张sd卡。我不知道她在多紧急的情况下才会选择用信封把这个东西寄给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寄给我……不过,这个视频至少让我们知道了两个真相……虽然我并不知道,知道这样的真相究竟是好是坏。”

  黎湘听了,知道他是在说陆景乔的事,心中情绪一时复杂难辨,没有再说话。

  宋衍的车子很快驶到了许绍钧的律师行楼下,两个人刚刚下车,宋衍忽然就看见许绍钧的车子从地下停车场驶了出来,连忙上前喊住了他。

  许绍钧一抬眼看到黎湘,立刻停车开门走下来,黎湘也已经快步迎上前来,“许律师,你是要去办陆景乔的案子吗?”

  许绍钧看着她,摇了摇头说:“我是打算去接你,刚刚在办公室研究资料研究得忘了时间,对不起。”

  “没关系。”黎湘连忙道,“你是在研究他的案子吗?”

  许绍钧点了点头,见黎湘满目关切的模样,才又开口:“我们上办公室说吧。”

  上到许绍钧的办公室,他给黎湘和宋衍都倒了杯水,黎湘握着水杯,一口水都来不及喝便又开了口:“许律师,你既然负责这单案子,那没有人比你更清楚来龙去脉,请你在不违反职业守则的情况下详细地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情况,可以吗?”

  许绍钧因为蒋程程的案子跟黎湘和陆景乔都有许多接触,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人在一起时候的状态,可有的时候,分开的接触更能清晰地感知到更多。

  黎湘身陷囹圄时候陆景乔是什么样子,眼下的她就是什么样子。

  许绍钧身为专业律师,此时此刻也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命运弄人。

  他抽开椅子,在黎湘和宋衍对面坐了下来,这才开口道:“案子是发生在江月小区,案发的房子是由本案死者购入,而后来一直由蒋程程居住。事发当天,陆景乔在早上去到那个房里,十一点多的时候下楼到停车场,从车内取了一部笔记本电脑上楼,随后就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帖子,公布了一张视频截图,不久之后,死者也上去了那个屋子里。”

  这些黎湘在先前来时的路上已经知道了个大概,“然后呢?”

  “据他的口供,因为那个视频,两个人在屋子里发生了争执,陆景霄的头撞上玻璃鱼缸受了伤,其后二人继续争斗期间,死者不慎脚下一滑撞到墙上,后脑被墙上的铁艺挂钩插/入,当场死亡。”

  “那应该是意外?”黎湘问。

  “但是警方并不会轻易为这个案子定性,根据我多年经验来看,在这样模棱两可的情况下,最后检方很有可能会以谋杀罪提出起诉。”

  黎湘闻言,忍不住与宋衍对视了一眼,这才又开口:“可万一就是意外呢?”

  “身为律师,我当然会尽量为我当事人争取最大的权益。”许绍钧说,“这单案子不是没得打。”

  “有什么突破点吗?”黎湘连忙问。

  “其一,死者在进入小区的时候就叫了人帮他报警,这一点,陆景乔是知道的;其二,在死者后脑被挂钩插/入之后,他也立刻就拨打了报警电话;其三,在死者之前,我曾经给陆景乔打过一个电话。”

  黎湘蓦地屏息凝神,“也就是说,他们正在争斗的时候,你给他打了电话?”

  许绍钧点了点头,“虽然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但是我告诉了他关于你的案子的最新进展,也就是说,他当时已经知道我们是很有可能可以通过法律来制裁死者的——”

  黎湘听到这里,一颗心却突然控制不住地狂跳起来。

  许绍钧说得对,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辩护点,可是这个辩护点却让她的内心忐忑不宁。

  宋衍似乎看出什么来,忍不住又伸出手来握了握她,“湘湘,许律师已经这么说了,你不要太担心。”

  黎湘缓缓回过神来,抬眸看向许绍钧:“如果这个理由为法庭所接受,那么他会有机会被判无罪吗?”

  许绍钧看她一眼,缓缓开口:“他们当时是在争斗,而且陆景乔的口供中也承认,在陆景霄后脑被挂钩插/入的前一秒,他们仍然是在争斗的。”

  “也就是说……”黎湘脸色有些苍白。

  许绍钧这才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也就是说,案子最后很有可能被定性为过失致人死亡。”

  从律师行离开,黎湘坐在宋衍的车子里,长久地沉默。

  宋衍一时也没有开车,安静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黎湘:“你在想什么?”

  很久之后,才听到黎湘回答的声音:“我在想……陆景霄的死,究竟算不算是报应?”

  宋衍闻言,又沉默片刻,才低声开口道:“湘湘,你知道吗,我从前从来都觉得法律是公平公正的,直到我见识到了陆景霄做过的所有事情,我才知道,有一种人,是法律制裁不了的。就算我们真的可以将他送上法庭,可是他照样有无数的法律漏洞可以钻,最终结果会是什么样?就算真的给他定罪判了刑,可总归不会是死刑,对不对?坐个十几二十年牢……对这种人会有什么效果呢?那些被他害过的、害死的……终究没有办法弥补。”

  “宋衍……”黎湘听了,忍不住低低地喊了他一声。

  宋衍这才看向她,目光专注而坚定,“所以,这样的报应……是他应得的。”

  黎湘与他对视着,很久之后,才终于又转头看向车外,低低叹息了一声,缓缓道:“你说得对,这样的结局,根本就已经是注定。”

  因为陆景霄的野心和贪婪,因为他曾经做下的那些事,更因为他面对着的人是陆景乔。

  所以,这样的结局,其实根本一早就已经注定。

  宋衍缓缓发动车子,驶到街道上,黎湘这才又看向他:“陆家现在怎么样了?”

  “一团糟。”宋衍说,“事情出来之后,陆老爷子住进了医院,陆夫人应该也不太好……两个老人就靠思唯一个人撑着,所以思唯到现在也没空过问陆先生这件事。”

  黎湘微微有些怔忡,“也就是说,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案件里的事情?包括陆景霄曾经做过的事?”

  宋衍缓缓点了点头,“关于那个视频……我毕竟是外人,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黎湘又盯着窗外看了许久,才开口道:“那我们去医院吧。”

  “湘湘,你打算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

  “他们越早知道越好。”黎湘说,“四哥不可以再蒙受不白之冤……多一天都不行!他不愿意解释,那就让我来帮他解释。”

  医院住院部,黎湘正站在护士站询问陆老爷子所在的病房时,身后电梯门忽然打开,站在旁边的宋衍一转头,蓦地对上思唯的视线,一愣之后,才又看见了跟思唯一起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陆夫人。

  “宋衍?”思唯脚步一顿,随后黎湘回过头来,她这才大吃一惊,快步走上前来,“湘湘!你出来了!你没事了?”

  “没事,我没事了。”黎湘匆匆回答了一句,目光就看向了站在电梯口的陆夫人。

  陆夫人形影清瘦,目光却清冷坚决,直接就看向了护士站内的护士,“你们的保安呢?叫保安过来,把这个两个人赶走,不要让他们***扰到病人。”

  “伯母!”护士们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黎湘已经迅速开了口,“我来是有东西想要给你。”

  “你们的任何东西我都不想要。”陆夫人说,“从今往后,你们跟我们陆家毫无瓜葛!”

  “您大儿子的遗言您也不想听吗?”黎湘说,“他都已经死了,你就不想听听,他还有什么话是想说给您听的吗?”

  陆夫人闻言,身体蓦地一震,脸色也迅速大变。

  “湘湘!”思唯连忙跑到陆夫人身边扶住她,同时看向黎湘开口,“你不要刺激妈妈了,妈妈会受不了的。”

  黎湘目光沉静,“思唯,有些事情,你们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早一天知道,早一天轻松。”

  “好!”陆夫人看着黎湘,“我倒想看看,你究竟能拿出什么东西来!”

  黎湘和宋衍跟着陆夫人和思唯一起走进陆老爷子的病房时,陆老爷子似乎刚刚醒过来,躺在病床上,似乎消瘦不少,精神也大不如前,看见走进来的一行人,老爷子目光落到黎湘身上,似乎才一点点地凝聚起来。

  “爷爷。”黎湘低低喊了他一声。

  陆老爷子缓缓闭上了眼睛,“你应该知道我不想见到你。”

  “我知道。因为您觉得,四哥是因为我才会跟陆景霄发生那样的事情……”黎湘一面说着,一面拿出了宋衍的手机,点开视频播放,将手机放到了陆老爷子面前,“可是您和伯母,都不应该对四哥产生这样的误会。”

  视频开始缓缓播放起来,陆老爷子始终目光沉沉地看着,思唯也忍不住走到病床边看着,唯有陆夫人抱着手臂站在窗前,背对着所有人,

  直至视频里传来陆正业的声音,陆夫人才猛地回转身来,看着那部发出声音的手机,一点点地红了眼眶。

  而当视频播放到中段,当陆景霄一点点亲诉过去发生的事——

  思唯不敢相信地惨白了脸,老爷子目光缓缓凝聚,而陆夫人则猛地冲上前来,一把抓起手机,放到了自己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