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16 这世界真是小,也真是奇妙
  316 这世界真是小,也真是奇妙

  慕慎希低头看着自己的满身狼狈,而思唯则坐在他对面,咳得惊天动地。

  等到他简单擦拭了自己一下,抬起头来看她时,却发现她坐在那里,仿佛是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正拿纸巾擦着眼睛。

  慕慎希看着她,唇角缓缓勾起笑意,“我的酒又没毒,不至于难喝成这样吧?”

  “难喝!难喝得要死!”思唯毫不客气地回呛了一句,继续擦着自己的眼睛。

  慕慎希这才听出来她语调不对,仔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她分明是真的哭了起来。

  他跟傅西城走得近,陆家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得七七八八,眼见这个从前大大咧咧、骄傲不训的大小姐就这么突如其然地哭起来,好一会儿慕慎希才说了一句:“过生日呢,别哭了。”

  思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被酒呛了一下而已,眼泪忽然就控制不住地涌了上来,偏偏此时此刻在她身边的还是慕慎希这个男人!

  她没有理他,捂着眼睛去拿纸巾,却摸了个空,抬头一看,慕慎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她旁边,正将纸巾盒拿在手里,抬手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思唯一把打开他的手,转头在自己的手袋里找起了纸巾。

  慕慎希看着她的动作,又抬头看了一眼在另一头说话的傅西城和黎湘,低笑着开口:“你再哭,回头你的好朋友回来还以为我欺负了你,那我怎么办?据我所知,黎湘可不是好惹的。”

  思唯并不理会他,慕慎希慵懒地靠坐在沙发里,看着她这个模样,忽然又道:“好吧,就当我真的欺负了你……不如这样,我亲你一下,当是赔罪?”

  思唯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他,果然就看见他缓缓凑了过来,她几乎想都没想,抬起手来就朝慕慎希脸上扇了个耳光。

  “啪”的一声,周围好几桌的客人都转头看了过来。

  在另一头的黎湘和傅西城也听到动静,转头一看,迅速走了回来。

  思唯已经拿着自己的包包站起身来,黎湘连忙上前拉住她,“思唯,怎么了?”

  思唯打完那个耳光,似乎已经发泄了不少心里的积郁情绪,眼泪也没流了,抓着黎湘的手就说:“湘湘,我们走,不要跟这种人一起,扫兴!”

  说完,她将黎湘的手袋一并抓了起来,拉着黎湘就径直往外走去。

  剩下慕慎希依旧坐在沙发里,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被打过的那半张脸,唇角竟似乎仍有笑意。

  傅西城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皱起眉来,“你变态啊,被打了还笑?”

  慕慎希放松地靠在沙发里,轻笑一声:“既然她心情不好,那我就让着她咯。”

  傅西城听了,在旁边的沙发里坐下来,摸着下巴打量了他一下,缓缓道:“我怎么觉得……你有种故意送上门让她发泄的嫌疑?”

  慕慎希只是端起酒杯来,“你知道,美人在我这里一向是有优待的。”

  傅西城闻言,只是嗤笑一声。

  离开酒庄,黎湘和思唯一起回了陆家。

  因为陆家大宅短短一段时间里少了好几个人,所以很多时候难免透着让人心酸的冷清,所以黎湘偶尔也会在这边留宿,总归也是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倒也没有多少不适应。

  黎湘和思唯一起走进主楼,刚刚进入客厅,就看见陆夫人坐在沙发里,望着楼梯的方向,目光忧伤而忐忑。司萍陪在她身边,也是同样的神情。

  “妈妈,萍姨。”思唯情绪早已经平复,见状连忙走上前去,“你们在干什么?”

  陆夫人收回视线看了她们一眼,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有说话。

  司萍刚要开口,楼梯上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几个人同时抬头看去,却见许绍钧从楼上走了下来。

  黎湘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陆夫人坐在这里,是因为他在楼上。

  “许律师。”黎湘连忙跟他打了招呼,“你来这里,是案件有什么新进展吗?”

  许绍钧听了,淡淡一笑:“目前一切正常,你不用担心。”

  黎湘听了,这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向陆夫人,却见她目光依旧停留在许绍钧身上,似乎一刻都不曾离开。

  而许绍钧对上她的视线,目光依旧沉稳平静,微微点了点头,说:“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

  陆夫人听了,身体忽然就僵了僵。

  黎湘看看陆夫人,又看看许绍钧,这才开口道:“许律师,那我送你出去。”

  许绍钧点了点头,这才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黎湘陪着他,一路走到外面,才终于问了一句:“许律师,你今天过来,是来向爷爷汇报案子的进展的吗?”

  许绍钧听了,微微点头一笑,说道:“也是一部分。”

  也是一部分?黎湘看着他,忽然就想起了他刚才跟陆夫人对视时候的场景,一时怔忡,许绍钧就已经又向她道别,走向了自己的车。

  黎湘看着他的车子驶离,这才回到屋子里,却见思唯正在安慰陆夫人:“妈妈你不要担心啦,之前不是已经找人打听过这位许律师很擅长打刑事的案子吗?况且爷爷都放心将四哥的案子交给他,你就不要想太多了……”

  陆夫人坐在那里,整个人似乎有些呆滞,司萍见状,才对思唯说:“我们当然信得过他,眼下你妈妈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事?”思唯立刻紧张地皱起眉来。

  黎湘缓步走上前来,轻轻按住思唯的双肩,说:“你不要这么紧张,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陆夫人闻言,缓缓抬起头来,对上黎湘的目光,许久之后,才低声开口道:“他……可能是你们的大哥……”

  思唯猛地握紧了黎湘的手,而黎湘听到这个答案,心跳仿佛也控制不住地停顿了几秒。

  “他可能是大哥?”思唯回过神来,一下子坐到陆夫人身边,“那……那你刚才怎么不跟他说话?”

  “还没有确定。”司萍连忙回答道,“老爷子虽然查到了他家里,可是到底还没有做鉴定,所以就先叫他过来见了个面。”

  思唯听了,依旧是满目的惊疑不定,看看陆夫人,又转头看看黎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先高兴起来。

  黎湘沉默片刻之后,才走到陆夫人面前,缓缓笑了起来,“爷爷既然已经叫许律师来家里见了面,想必已经确定了七八分。这世界真是小,也真是奇妙,不是吗?”

  陆夫人看着她,眼中似乎又有眼泪开始凝聚。

  黎湘轻轻握住她的手,笑道:“我知道伯母心里肯定又期待又忐忑,我也不敢保证别的什么,只从我自己的体会来说,许律师是一个很正派的人,无论如何,他总归是跟陆家有不解之缘的,不是吗?”

  陆夫人听完,眼泪还是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她缓缓反手握住了黎湘。

  这一晚似乎注定是个不眠夜,在好不容易劝了陆夫人回房去休息之后,思唯拉着黎湘坐在露台上喝酒。黎湘心里头同样有情绪激荡,便陪了她一起。

  思唯忍不住感慨:“如果真的可以确定是他,那我今年这个生日过得还真是蛮有意义的,对不对?我又有了一个大哥,妈妈又有了一个儿子,而爷爷又有了一个孙子——”

  黎湘看着她说着说着便红了眼眶的模样,轻笑了起来,“是啊,所以没有吃到生日蛋糕也没关系了,对不对?”

  思唯听了,忽然撑着下巴轻轻舔了舔嘴唇,“可是我心情太好了,突然想吃甜的怎么办?都怪那个该死的慕慎希——”

  话音未落,露台的门忽然被推开,两个人同时转头看去,看见门房上的工人手里拎着一个蛋糕,捧着一束香槟玫瑰走了过来。

  “小姐,这是一位慕先生送过来的,说是祝你生日快乐。”

  思唯一怔,直愣愣地看着那束鲜花和蛋糕。

  黎湘看在眼里,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来,他也不是那么该死,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