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324 你回来了,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324 你回来了,就是家里的顶梁柱

  花圃里的几株腊梅开了花,一大早,陆夫人便带着司萍在花园里剪了一些枝条下来,准备放到客厅里。一抬头看见一辆熟悉的车子驶了进来,司萍立刻就笑了,“太太,黎湘和萌萌回来了,你快去当二十四孝奶奶吧。”

  陆夫人听了,瞥了她一眼,却还是很快将手里的剪刀交给了她,自己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自从有了萌萌,陆夫人可谓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萌萌身上,常常带萌萌一整天也不觉得辛苦,有时候几个小时没见到小家伙就会想得厉害。

  昨天早上黎湘一早就带萌萌出了门,后来说是回别墅去住一晚,相当于一整天没在家。陆夫人从昨天晚上起就想念得不行,这会儿看见车子回来可算是松了口气,迫不及待地就想见到孙女。

  她快步来到车前,后面的车门正好打开,陆夫人偏头去看,正微微笑着要喊出“萌萌”的时候,却忽然就僵在那里。

  陆景乔护着萌萌的头走下车来,一下车,便正好与陆夫人目光相视。

  阔别一年多的母子俩,就这样近乎静止地对望了片刻。

  陆夫人看着陆景乔短短的寸头,比之从前消瘦的容颜,几乎立刻就想起了上一次他们说话的情形——上一次,时隔一年多的上一次,那样不愉快的上一次,却依旧清晰地存在她记忆中,挥之不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看着眼前的陆景乔时,她心中的内疚与痛苦顷刻间翻涌上来,霎时间冲击得她红了眼眶。

  陆景乔看着她,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黎湘从另一边下车,见状连忙走过来扶住陆夫人,低低说了一句:“妈,是高兴的事情,不要吓到萌萌。”

  陆夫人听了,连忙看了孙女一眼,果然见萌萌微微张着嘴,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连忙转开脸,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这才又回转头来,勉强扯出一丝笑意,喊了一声:“萌萌。”

  “奶奶!”萌萌立刻甜甜地喊了一声,随后就从陆景乔怀中投入了陆夫人的怀抱。

  陆夫人伸出手来抱过孙女,萌萌却忽然指着陆景乔,对陆夫人说了一声:“粑粑!”

  这似乎是在向陆夫人介绍她新“认识”的爸爸,黎湘在旁边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陆夫人红着眼眶,也轻轻笑了笑,说:“嗯,是爸爸。”

  说完,陆夫人似乎又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又一次看向陆景乔,低声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陆景乔脸上表情依旧淡淡的,似乎没什么情绪起伏。

  陆夫人听了,又看看他,随后才看向黎湘,说:“难怪昨天晚上你们没有回来……只是你们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让人准备准备啊!”

  “妈,家里要什么有什么,他回家而已,又不是来作客,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呀?”黎湘说,“有他一口饭吃就行啦。”

  陆景乔听了,看黎湘一眼,伸出手来揽住了她。

  谁知道陆夫人怀中的萌萌一见这情形立刻就急了,“嗯嗯”了两声,愣是从陆夫人怀中挣回了黎湘怀中。

  遇到这样的情形,黎湘只能无奈地笑了笑,而陆夫人见状,微微笑着开口道:“总是这么小气,连爸爸也不能跟妈妈亲近啊?”

  萌萌只是靠着黎湘,哼唧了两声。

  正在这时,司萍捧着剪好的腊梅走过来,一看见陆景乔,先是整个人都僵硬了片刻,随后才快步走上前来,“你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都不提前说一声?”

  陆景乔听了,淡淡一笑,“萍姨,这不是刚回来吗?”

  “你啊你……”司萍看着他,似乎是又生气又心痛的模样,仿佛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最终却只是化作眼泪红了眼眶,微微有些狠声地说了一句,“还不进屋,傻站在外面干什么?”

  说完,她自己先捧着腊梅枝进了屋,随后立刻上上下下地通知了一声,让全屋子的人都知道陆景乔回来了。

  见到司萍风风火火的背影,陆夫人这才又看向陆景乔,说了一句:“进屋吧,外面冷。”

  陆景乔点了点头,这才伸出手去扶黎湘。陆夫人见状,转身先进了屋,陆景乔和黎湘随后才走进去。

  两个人刚刚进屋,楼上忽然就快速冲下来一个身影,直接扑上前来,重重投入了陆景乔怀中。

  陆景乔生生地被她撞得退开两步才稳住,刚一扶上她的背,就听到她带着哭腔的声音:“四哥,你终于回来啦——”

  黎湘见思唯这个模样,不由得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而她怀中抱着的萌萌则又是微微有些惊讶和迷惑地看着那一幕,片刻之后,萌萌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萌萌粑粑!”

  思唯那边还紧紧抱着陆景乔想要抒发一下伤感情绪呢,猛然听到这句,顿时哭笑不得起来,松开陆景乔,转身看向小侄女,“你这个小东西,抱你妈妈你说萌萌妈妈,抱你爸爸你又说萌萌粑粑,怎么样,你专属哦?”

  萌萌似乎也听不懂思唯在说什么,直接笑眯眯地说了一声:“嘟嘟——”

  思唯顿时就泄了气,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这个口甜舌滑的小东西!”

  “嘟嘟是什么?”陆景乔问。

  思唯立刻跺了跺脚看着他,“你女儿话也说不清楚,不会叫姑姑,只会叫嘟嘟,也不知道是遗传自哪里!”

  这时,陆夫人忽然在旁边说了一句:“你小时候也是这样,那么大个人了,好意思说萌萌!”

  “你看吧你看吧!”思唯立刻看向黎湘,“当初就叫你生个儿子吧,你偏要生个女儿,搞得我失宠啦!”

  黎湘微微耸了耸肩,看了陆景乔一眼,说:“那我有什么办法呀?这又不是我决定的。”

  思唯听了,这才又凑到陆景乔面前,小声地说了一句:“都怪你!”

  陆景乔垂眸看着她,淡淡道:“怎么还是这么咋咋呼呼的?”

  思唯与他对视片刻,忽然又伸出手来拥抱住了他,重新有些哽咽地开了口:“因为你回来了啊,你回来了,就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我还要继续做我的公主,不行吗?”

  陆景乔听了,这才问了一句:“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

  思唯刚要回答,楼上忽然又传来脚步声,所有人转头看去,都看见陆老爷子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

  陆景乔这才松开思唯,快步走到楼梯口,伸出手来搀住陆老爷子,低低喊了一声:“爷爷。”

  陆老爷子盯着他看了片刻,却只说了一句:“回来就好。”

  陆景乔点了点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

  一旁司萍见状,连忙张罗着开饭,招呼一家人都坐到了餐桌旁。

  萌萌被抱到了一边玩,餐桌上吃早餐的人注意力自然都在陆景乔身上。

  只是陆景乔早餐一向吃得简单,即便司萍、思唯包括陆夫人在内都有嘱咐他多吃一些,他还是按照从前的惯例,一杯黑咖啡、一块三明治就解决了早餐,随后便离开餐桌找萌萌去了。

  陆景乔一走,陆夫人也就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你们慢慢吃,我上去换身衣服。”

  思唯见状,不由得跟黎湘对视了一眼,朝黎湘使了个眼色。

  黎湘喝完面前的粥,也放下了筷子,对老爷子说了一句“爷爷,您慢用”,随后便站起身来,也走上了楼。

  到了楼上,她敲开陆夫人卧室的门,见陆夫人正站在窗边,她走进去的时候,看见陆夫人的手正好从脸上放下来。

  黎湘上前一看,陆夫人果然是在控制不住地流泪。

  “妈。”黎湘见状,伸出手来扶住她,低声道,“您别这样,四哥回来是好事,不是吗?”

  “我知道。”陆夫人低声回答,“我心里也高兴,可是……湘湘,我真的觉得没办法面对他……”

  每当看着陆景乔,她就控制不住地想起自己曾经对这个儿子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越是想起,就越是觉得难以承受。她甚至想过,要是陆景乔回来,会选择给她脸色看,给她甩冷脸不理她,或者她心里还会好受一些。可是偏偏,他向从前一样云淡风轻,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让她愈发觉得难堪,愈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辜负了最多的儿子。

  “妈妈,您别这样。”黎湘缓缓道,“我理解您现在的心情。”

  陆夫人缓缓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懂,你怎么会懂……”

  “我真的懂。”黎湘说,“就像当初,四哥对我很好,我却一再地拒绝他,也坐了一些过分的事情,到头来他却根本不在乎,依然对我那么好。那时候我面对着他,也是很内疚,很无措。虽然跟您现在的心情没办法彻底相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像的。”

  “可四哥就是这样一个人啊,他对一个人好,就会固执地一直好下去。同样,他心里渴望得到您和伯父的理解,这样的渴望也是不会消失的。但是他偏偏太会隐藏情绪,纵使心里已经天翻地覆,但表面上依旧云淡风轻,这一点,您应该也是知道的。”

  “所以,您真的不用在意他的态度是不是平静或者冷淡。你们之间的隔阂存在了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重新面对面,要消除隔阂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说到这里,黎湘忽然笑了笑,“就像昨天四哥回来见到萌萌,萌萌那么小,什么都不知道,四哥也是到了今天早上才稍稍得到了萌萌的青睐。更何况您和四哥都不是小孩子,你们心里都有自己的考虑和顾忌,所以这一步难免会走得有些艰难。可是您完全不用担心,无论如何,这一步迟早都是会跨过去的。因为您已经知道四哥的心思和心意,而四哥始终都是爱您的。”

  “妈妈,来日方长,您真的不用着急。”黎湘轻声道。

  陆夫人听了,缓缓握住黎湘的手,却愈发地有些泣不成声起来。

  黎湘理解她为什么哭,也不再劝她,只是当楼下出现陆景乔和萌萌一大一小走在花园里的身影时,黎湘才忽然喊了她一声:“妈妈,您看。”

  陆夫人抬起头来,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下去,看见陆景乔耐心地带着萌萌,放下高冷姿态,一路想尽办法逗萌萌的模样,很久之后,才终于也控制不住地含泪笑了笑。

  “不知道父女、母子之间的这种感觉是不是天性使然?”黎湘说,“就算分开再久,隔得再远,始终还是可以回到最初的状态。就像四哥和萌萌,像大哥和您,还有四哥和您之间,这种由血缘联系的感情,始终是斩不断的。”

  陆夫人听了,只是默默地握紧了黎湘的手。